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六百五十七章 他若死,你便死!

第六百五十七章 他若死,你便死!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在独傲盟的时候,杨开了解了不少晶石的奥秘,自然听说过圣晶这两个字。

相同体积的一块圣晶和晶石,蕴藏的能量却是天差地别,前者的价值,超出后者百倍有余。

这只是单纯能量的对比。

而在真正价值上的体现,一块圣晶的价值,根本不是晶石能够相提并论的,因为晶石随处可见,但是圣晶却是及其稀少。

向来物以稀为贵!

“这里居然有圣晶?”寒菲彻底坐不住了,眼睁睁地看着杨开开采晶石,自己却没有储藏能力本就是一种煎熬,可是现在他居然得到了一块圣晶!

这可是对入圣境高手都有巨大帮助的好宝贝,有圣晶在手,连她都可以迅速提升一些实力。

这样的收获,让寒菲羡慕又嫉妒。

有没有储藏能力已不在寒菲的考虑之列,她连忙冲到洞壁前,开始轰击起来。

杨开也不甘示弱,速度陡然变快了许多。

石屑纷飞,间或夹杂着被轰击出来的晶石,寒菲的神识高度集中,在那些飞溅出来的晶石上一扫而过,待发现它们不过是普通的晶石之后,根本没有理会的意思。

杨开体内的真元却是凶猛迸发,在意念的控制下,幻化成一道道无形的力量,将寒菲置之不理的晶石统统收集起来,塞进黑书空间。

叮咚……

一声清脆的声响传来,寒菲眼疾手快。先杨开一步将一枚看起来与众不同的晶石拿捏在手,感知一番。面色一喜,连忙握在手心处,神情振奋。

她也得到了一块圣晶。

但下一刻,她就咬牙切齿起来,因为杨开居然又收获了一块,夹在手指上正冲她摇晃不已。

“等着瞧!”寒菲暗暗发狠,手上动作更快许多。

一时间,两人都象着了魔一般。卖力采集。

圣晶的数量及其稀少,只是偶尔才会出现那么一两块而已,即便如此,在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时间之后,杨开也收入了十几块之多,而寒菲的收获更多,她的修为毕竟强悍一些。速度也更快,每每发现圣晶都会被她先抢到手上。

但在她开采出来的那些普通晶石,却是没办法带走了,这些全都便宜了杨开。

所以在收获上,两人基本是相差无几。

“轰……”

伴随着一声巨响,面前的洞壁忽然坍塌了下去。露出一条真空的通道,而在那通道中,一股股让人心悸不安的能量,正涌动出来。

似乎因为两人打通了这下方的通道,而让这里的能量起了不得了的反应。

咔嚓嚓……

一阵阵龟裂般的声响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

杨开和寒菲同时面色一变。全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静静地站在原地。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

咔嚓嚓……

那动静越来越大,越来越猛烈,两人头顶的上方,渐渐地有石屑掉落。

杨开的眉头跳动着,神色阴沉,低声道:“有些不太对劲啊。”

“我想……我们该走了。”寒菲轻轻颔首。

“走!”杨开爆喝一声,再也顾不得其他,连忙转过身,闪电般顺着来路返回。

寒菲紧随其后,寸步不离。

大地忽然摇晃起来,这甬道中的天地能量也变得及其紊乱不稳定。淅淅沥沥的石屑和尘土不断地从上方掉落下来,龟裂的动静也越来越大。

杨开一边观察四周的环境,一边卖力朝前冲去。

他知道,这里本就是不稳定的火山内部,自己和寒菲两人在这下面肆意非为了这么些日子,恐怕也引发了其他的变故,这样的变故,让整座火山彻底爆发。

而在火山下的溶洞,应该也变得不安全了。

生死存亡关头,两人的速度一个比一个快,只不过眨眼的功夫,便来了之前歇息过的那巨大溶洞中,顺着之前走过的甬道一路往上,很快,那灼热的岩浆便印入了眼帘。

“过来!”杨开低喝一声,一把搂住了寒菲的腰肢,阳炎之翼展开,将她和自身包裹,窜进岩浆内,顺着岩浆喷发的方向,全速朝上方冲去。

被凶猛喷发的岩浆带动,回去的速度比潜入时不知要快出几倍。

轰轰轰……

巨响声震耳发聩,感受到四周涌出的带着毁灭气息的庞大能量,杨开和寒菲的神色都凝重至极。

与此同时,火山口外,一道道身影悬浮在半空中,这些身影的主人,每一个都散发出强大的气息。

此时此刻,这些人分成两批,正互相对峙,分庭抗礼。

左边的一批,正是以楮见为首的激进好战的古魔族人,而在右边的,却是丽蓉和花墨率领的另一部分族人。

正如杨开之前的预料,丽蓉确实一直关注楮见那边的动向,当得知他居然带领不少高手离开了自己的领地后,丽蓉顿时意识到他要干什么了。

当即传信花墨,也带领自己魔神堡的族人赶来驰援,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当她和花墨抵达这里的时候,杨开和寒菲已经被楮见逼进了火山中,生死不知。

向来仁慈宽容的丽蓉,为此头一次对楮见动了杀心!

但在没有确定杨开和寒菲两人的下落之前,丽蓉还是忍了下来,责令楮见帮自己一起寻找两人。

这些日子,古魔一族的强者们纷纷潜入火山内部寻找杨开和寒菲的踪迹,丽蓉甚至亲自出马,但依旧一无所获。

到了今日,已有大部分古魔族人确信,那人类和寒菲统领已经丧身在这火山里了。

楮见神色阴郁,面上不但没有丝毫愧疚之色,反而带着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