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六百五十二章 争斗的焦点

第六百五十二章 争斗的焦点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时间匆匆,一眨眼,便是一个月。

杨开知道机会难道,在这一个月内自然是不遗余力地运转真阳诀,疯狂汲取阳元之气。

一个月后,丹田内竟隐隐有种饱和了的感觉。

无数滴阳液汇聚在丹田,最开始杨开还挺在意阳液的数量,但到最后,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聚集了多少。

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

这么多阳液,杨开估计自己可以挥霍好些年都无需发愁了。

而且随着杨开的疯狂汲取,这附近的岩浆似乎也受到了一点影响,变得不再如以往那么灼热,反而有要凝固的迹象。

以他所处的地方为里左右,天地大减。

杨开很想深入到这火山底部去探探情况,看有没有更多的机缘造化,但与寒菲约定的期限就快到了,也只能等待。

他可不愿意招惹那个冷艳的女子,让她有质问自己的借口。

左等右等,寒菲始终没出现。

杨开一咬牙,窜出了自己的藏身之地,顺着岩浆涌出的路线,往下深入。

真元包裹在体外,形成了一层保护膜,尽管那岩浆温度逼人,但对杨开却是造不成任何损伤。

似乎没有止境般,杨开越是往下,越是能感觉到能量的充裕和富饶,这里的环境非常适合他这样的武者修炼,但对古魔一族的人来说。却是个敬而远之的地方。

他并没有要逃跑的意思,在这被封印的小玄界是没有自己的藏身之地的,除非躲在这火山下一辈子不出去。

他只是想看看,这下面到底有什么样的奥秘。

足足下潜了一个时辰,还是没有到底,四周的温度和热意已经高到了一个让杨开都无法忍受的程度。

顿足在原地,想了一会,杨开懊恼地摇了摇头。

虽然他很想下去窥探究竟,但现在看来。继续往下的话,连自己都会有危险,在不知是否能得到好处之前便贸然这样行事,实在有些得不偿失。

思量片刻,杨开无奈放弃,掉头朝上飞去。

又是一个时辰后,总算回到了自己之前修炼的位置。

在那里。寒菲一脸冷冰冰地打量四周,好像是误以为杨开已经逃跑,正恨得咬牙切齿。

待看到杨开之后,连忙怒喝道:“你去哪了?”

“下去看了看。”杨开耸耸肩膀。

“下去?”寒菲细长的眉毛微微皱起,“你能下去?”

连她都无法深入太多,在这个位置差不多就是她的极限了。这个人类居然能够深入到更底层的位置,不免让她有些诧异。

“我修炼的是阳属性功法,在这里就如鱼得水啊。”杨开呵呵一笑。

这个解释并不能让寒菲满意,因为纵然修炼的是阳属性功法,若没有其他本事。这里也不是能随便深入的地方。

她并没有深究,只是道:“你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吧?”

杨开微微颔首。

“那我们走。丽大人应该已经等急了。”寒菲说着,也不等杨开再回答,挥出真元包裹着他,纵身朝上飞去。

很快,两人便飞临火山口上方。

就在这时,杨开忽然拉了拉寒菲的胳膊,轻声道:“等等!”

寒菲娇躯一僵,忍不住怒视杨开:“干什么?”

她似乎很不习惯被人触碰,尤其是被男人触碰,很小的一个动作引得她产生了超乎常规的反应。

“自己查探查探!”杨开神色冷峻,淡淡答道。

寒菲一怔,神识放开,很快,俏脸更加阴沉了。

连杨开都能察觉到火山四周的异常,寒菲又如何察觉不出来?只不过刚才她并没有太警惕,也没关注四周的情况而已。

“我们似乎有麻烦了。”杨开嘿嘿冷笑,一双鹰隼的眼眸,在虚空之

“你别说话,我来应付!”寒菲叮嘱一声,美眸忽然盯在一个位置上,冷喝道:“楮见,出来吧!”

一声爽朗的大笑传来,杨开之前见过一面的楮见自隐蔽的位置露出身形,目光戏谑地望着寒菲,眼秽的光芒,笑道:“寒菲统领,真是巧啊,居然在这里碰面了。”

这般说着,那狭长的双眼阴森森地打量了下杨开,随即撇开了目光,灼灼地盯着寒菲,一点也没把杨开放在眼br/>

“楮见,你在这里干什么?”寒菲声音冰冷,一脸不善地望着对方。

火山附近,是古魔一族的禁地,谁都不愿意轻易涉足,她可不相信楮见与自己是不经意碰到的。

而且在楮见说话的时候,四周浮现出一道接一道的身影,这些身影都是楮见领地上的强者,个个都狞笑地朝这边望来,将火山口团团包围。

对方明显是有备而来,显然是得到了这边的消息,早早就埋伏在此地。

“我不想干什么。我只想请寒菲统领行个方便,让我将这人类小子带走!”楮见好整以暇,冷笑不迭。

“你胆子不小!”寒菲美眸芳心动怒,“这异族人是丽大人的贵客,也是我们古魔一族的希望,你想斩断我族的希望么?楮见,你不要再这般胡闹下去了,丽大人对你仁慈,不代表她会一直纵容你!”

“丽大人?”楮见冷哼一声,“早晚有一天我会取代她,成为魔神堡真正的主人!我古魔一族是骁勇善战的一族,即便被关押在这里,也不应该沦落到被岁月磨掉獠牙的程度,丽大人心肠太软了,不适合掌管魔神堡,我楮见才是最合适的人选!”

四周那些楮见的手下们,听闻这番话,气息顿时暴戾危险起来,确实如他所说,即便被关押了无数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