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六百四十六章 挑衅

第六百四十六章 挑衅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正如杨开之前的猜测,魔神堡这些人被封印在小玄界这么多年,晶石对他们来说已经是稀罕物了。

这里的天地灵气虽然不稀薄,但如果有晶石辅助修炼的话,那魔族人的实力也能迅速提升,可无数年下来,魔神堡的晶石越来越少,渐渐地,已经所剩无几了。

丽蓉让莞儿送给杨开的那几十块晶石,已是她本人最后的储藏。

所以一听到杨开手上居然有晶石这种东西,那潘朗不可避免地就动心了。..

“区区一个人类武者,有什么资格使用晶石?”

“你想干什么?”那魔族人顿时意识到不妙,“潘朗你别动什么歪心思,丽大人这段时间对这人类武者可是照顾有佳,明确说了,任谁都不要欺负他。”

“谁说我要欺负他了?”潘朗冷哼一声,“又有谁看到我欺负他?”

那魔族的武者神色犹豫起来,挠着脑袋想了一会儿,面sè迟疑不决。

潘朗yīn测测地望着石室,嘿嘿怪笑几声。

石室内,杨开静待莞儿指挥那些少女将东西放下,这才大刺刺地坐到桌边,狼吞虎咽起来。

莞儿不屑地撇撇嘴,一脸愤愤之情。..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两个月前开始,丽大人似乎都相当照顾这个人类武者,给他的待遇让不少族人都眼红无比。

自己也问过丽大人其中的缘由,丽大人却没有言明。

“撑不死你!”莞儿噘了噘红唇,羡慕死了。

杨开招了招手:“一起吃吧,这么多,我也吃不完。”

“谁稀罕!”莞儿哼了哼,转身走了出去,隐约间,杨开听到了吞咽口水的声音,不禁哑然失笑。

从莞儿这些天对自己的态度来看,她送过来的这些吃食。定是好东西。

杨开也清楚地感觉到。吃了这些东西之后,自身的血肉都在无声无息地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很快,杨开将送来的东西一扫而空,莞儿带来的那些少女将东西收拾干净,依次走了出去。

杨开伸了个懒腰,休息一阵。干劲满满,一头扎进了炼丹术的世界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正在石室中炼丹的杨开,忽然神色一动,支起了耳朵。

他听到外面有一些轻微的脚步声,还有人压低的呼吸声。正在悄悄地朝石室这边摸过来。

杨开的表情顿时玩味。

自己来这里已经好几个月了,魔族的这些武者虽然有很多人看不起自己,但从来没有哪一个敢来找自己的麻烦,怎么今天有人破了例?

而且来人还不少,足有六七个,全都是神游境层次的武者,为首的一个,更是已经到了神游境顶峰的程度。

察觉到这些。杨开神色不变。依然不慌不忙地往丹炉里打入真元,凝练丹炉里药材的药效。

吱呀一声。石门被打开,旋即,六七道人影鱼贯而入。

进来之后,他们迅速将石门关闭。

杨开抬头撇了一眼,看到为首的一个人是个鹰钩鼻面sèyīn霾的青年,正嘿嘿狞笑地望着自己。

他的模样轻蔑中夹杂着鄙视,跟大多数魔神堡的族人一样,都相当看不起自己。杨开也不以为意,暗暗摇头,没有搭理他。

“咦,潘朗,这人类挺有意思的,居然一点也不怕咱们呢。”其中一个魔族武者惊奇地嚷了一声。

“嘿嘿,他以为丽大人会保护他,自然无需怕我们。”那潘朗冷笑连连,一边说,一边迈着大步朝杨开这边行来。

待到杨开面前时,蹲下了身子,嘴角含着讥讽的微笑,凝视着杨开。

杨开不为所动,依然有条不紊地朝面前的丹炉里打入真元,控制火候。

这种无视的态度让潘朗有些恼火,伸出一只大手,在丹炉上一拍,真元灌入,里面的药材瞬间变成了焦炭。

“人类,你很猖狂啊。”潘朗嘴角上扬,一脸的挑衅。

“有事就说,不要坏我的药材!”杨开轻轻地吸了一口气,神色淡然地看着他。

“这里的药材是我魔神堡的所有物,可不是你的东西。”潘朗哼了哼。

杨开皱了皱眉,面上涌出一丝不耐之sè,这青年一看便是来故意找茬的,杨开也没那么大耐心跟他周旋,冷声道:“到底有什么事?”

“没什么事,我只是听说,你是个炼丹师?”潘朗站了起来,四处打量一番,待看到摆放在一旁的那些玉瓶之后,眼前不禁一亮:“这就是你炼制出来的丹药?”

杨开这段时间炼制出来的丹药,全都放在这些玉瓶中,他也没有要据为己有的意思,毕竟材料全都是有魔神堡提供,他能利用这些材料提升自己的炼丹术就很满足了。

这些丹药如果丽蓉需要的话,杨开不介意全送给她。

而且也都是地级天级的丹药,档次不算高。

没想到,潘朗一下子盯上了。

他身后跟来的那几个魔族人冲上来,捡起玉瓶打开嗅了嗅,神色喜悦道:“档次还不差,天级的对我们还有点作用。”

潘朗大手一挥:“都拿着。”

那几个魔族人喜形于sè,顿时将玉瓶瓜分干净。

“这些是要给你们丽大人的,你们拿走了,我如何交代?”杨开皱了皱眉。

“我管你如何交代,说你自己服用了也好,炼制失败也好,编个理由你总会吧?”潘朗冷笑一声,“不但这次的丹药我要拿,以后你炼制出来的丹药,要留一半给我,要不然……嘿嘿。”

一股浓浓的威胁之意,迎面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