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六百三十五章 烈火城

第六百三十五章 烈火城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三日后,一行三人抵达烈火城。

还未到城池,杨开便感觉到一股炙热的气息迎面扑来,连脚下的大地似乎都是灼热的,马匹行走在上面,浑身上下渗出了许多汗水。

这样的炙热,让杨开很是舒爽,不禁心情也好了许多。

烈火城的特殊环境,也吸引了大批大批修炼火系功法和武技的武者们驻扎在这里,没人知道烈火城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有这样的异常,但修炼了火系功法和武技的武者却能清楚地感觉到,在这里修炼的速度,比在别的地方要快很多。

似乎连空气中,都聚集了超出旁的地方好几个档次的火系灵气。

有人传言,烈火城的地下有巨大的岩浆在涌动,才造成这方圆百里特殊的地貌,但传言不过是传言,也没人能证实。

杨开到了这里,神识放开感受,确实能察觉到地下有烈焰的能量穿梭。

他的本意是将云萱和阮心语护送到烈火城便离开,毕竟这里也有独傲盟的分部,只要到了烈火城,她们就等于回到了独傲盟。

但两女却坚持让他留下来歇息几日再出发。

杨开想了想,也就答应了下来,他自己的伤势也还需要将养。

进了烈火城,报上身份,烈火城的城主纪炎连忙出来相迎。

纪炎有超凡一层境的修为,与孙营是同一个档次的武者,因为他修炼的正是火系功法。实力不俗,所以便作为一方城主镇守在烈火城。

也是独傲盟一支不俗的力量。

纪炎生得五大三粗。兴许是习练火系功法的缘故,连裸露在外的皮肤都呈现出暗红之色,看上去有些豪爽奔放,亲自带人将云萱接进城主府,安排下人服侍照顾。

得知了这一次独傲盟三支小队在外执行任务的遭遇之后,纪炎也是大吃一惊,细细询问起来。

阮心语和云萱似乎也达成了共识,并没有将杨开暴露出去。只是说有一位路过的高人出手相助,斩杀了那魅妖,才让她们得以保全性命。

这样的说辞让杨开很满意,也感激地看了两女一眼。

他还挺担心云萱和阮心语将实情道出,真要是那样的话,且不说这个纪炎会不会相信,自己铁定是离不开独傲盟了。

所幸。云萱和阮心语并没有出卖杨开的意思。

她们的解释也合情合理,纪炎详细地打探了下那莫须有的高人的模样,云萱早有腹案,细细描绘了一番,纪炎唏嘘不已,表示要将这位不知名的高人列为独傲盟的恩人。日后见到,定要报答云云。

“这事我得尽管上报到总盟,云姑娘受惊了,且在烈火城休息些日子,待伤势康复。我会亲自送你回总盟。”纪炎叮嘱一声,便急匆匆地离去了。

独傲盟一下死掉近二十位神游境高手和一位超凡境。这等大事他自然得赶紧汇报上去。

“这下你满意了吧?”阮心语哼了哼,有些不太舒服地望着杨开。

“满意。”杨开捏了捏鼻子,“等我伤势康复我就离开这里。”

“滚得越远越好。”阮心语是彻底不待见杨开了。

云萱无奈摇头,一言不发地躺在床上。

告罪一声,杨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盘膝坐下,一边运功疗伤,一边查探从魅妖那里得来的好处。

魅妖的神识能量中蕴藏了神识之毒,不过这份毒素已经被杨开的神识之火和金仁独眼的金光净化干净,仅仅留下精纯的能量和魅妖的意境感悟等等。

吸纳了这些意境和感悟,杨开对自身神识的变化也有了一些了解。

他直到此刻才清楚,神识并非是没有属性的。

武者修炼到神游境之后,会在脑海中开辟出识海,凝练神识。一般人的神识大致都相同,属于混沌无属性的神识,但是某些人,因为各种各样的机缘造化,得以让神识获得了变异。

比如杨开本身吸收了玉中真灵的能量,神识就变得如火一般的灼热。

更有的人,神识或冷若寒冰,或迅如闪电,或疾如劲风。

不一样的神识,能发挥出来的作用就不同。而且这种变异神识比起普通武者的神识,所具备的破坏力和杀伤力,都要超出好几个档次。

杨开甚至在想,自己的神识之火,若是用来炼丹会不会收到什么奇效。

他从炼丹真诀中窥探到不少炼丹大师的心得和经验,不过这些炼丹师都不具备神识之火,也没有先例让他参考。

但他隐隐觉得,用神识之火来炼丹,或许比用真元更加有效,更加方便。

念头转了转,杨开又放弃了这方面的念想,毕竟现在在炼丹术上,他才刚刚起步,还有待学习。

等日后在炼丹术上有所造诣,再考虑这些事才算现实。

一番感悟,时间迅速流逝,小腹处的伤口也以极快的速度在恢复着。

万药灵乳的药效非比寻常!

两三日后,夜间,云萱站在杨开的房门外,玉手举起,却又神色迟疑,始终下定不了决心敲门而入。

阮心语鬼魅一般地出现在她身边,怪笑不已。

“吓死我了,你这鬼丫头!”云萱闹了个大红脸,拍了拍高耸的胸脯,嗔了她一眼。

“你要干啥?”阮心语一脸的暧昧之色,啧啧不已,“难道你想夜袭?”

“别瞎说。”云萱脸蛋更红,不由自主地想起几日前旖旎的一幕,芳心不禁一颤。

阮心语撇了撇嘴,哼道:“这么多年洁身自好,一旦破了禁,忍不住了吧?”

“哪有的事?”云萱轻声道,“他明天大概就要走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