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六百三十二章 你没这个本事

第六百三十二章 你没这个本事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迟疑只是一瞬,周骆便回过神,狰狞咆哮:“要你死!”

杨开冷笑:“要我死?你怕是没这个本事。”

“大言不惭!”周骆往后跳出两步,手上忽然出现了一柄三叉戟形态的秘宝,这秘宝莜一出先,便迸发出冷冽的杀机。

真元灌入其中,三叉戟上传出一阵阵嗡鸣的声音,威能被催发,周骆信手就将三叉戟投掷了出去。

破空的三叉戟蓦然化为一只威风凛凛的猛虎,张开血盆大口,朝杨开咬了过来。

他显然不想跟杨开多废话,一心只想杀了他,以解心头之恨!

杨开冷哼一声,神色迅速变冷,对方这般不假思索地冲他下杀手,他也被激怒了。

身形一晃,避开了三叉戟的攻击。

全身力量涌入自身,霎那间,杨开的气势为之一变,一股让周骆胆战心惊的气息,弥漫在杨开身旁。

以杨开为中心,一股无形的气浪悠然荡开,卷起了阵阵狂风。

云萱停止了哭泣,怔怔地望着杨开,面色惊讶无比,为杨开的转变而震惊,短暂地忘却了刚才所遭遇的一切。

连那阮心语也不禁捂住了嘴巴,傻了眼。

轰轰轰……

杨开一步步迅速踏出,身形如骤浪,让人无法琢磨,只是片刻便冲到了周骆身旁,在他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狂暴的真元印在他的胸口处。

惨叫声传来,周骆猝不及防如纸鸢一般飞了出去。半空中喋血不止,模样凄惨。

杨开冷冷地注视着。并没有去追击。

碰……

周骆的身躯重重跌落在地,又连忙爬了起来,伸手擦去嘴角边的鲜血,眼眸中一片残忍的光芒闪烁:“扮猪吃老虎?你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直到此刻,才清楚地认识到杨开的真实实力远非他表现出来的神游境七层修为这么简单。

一击就能将他这个神游境九层打伤,这哪是什么神游境七层能做出来的事。

“心语,随我一道,将他杀了。”见识到杨开的实力之后。周骆不但没有善罢甘休,反而想将阮心语也拉下水。

在他想来,自己一个人不是对手,加上阮心语总不可能打不过他吧?

他再厉害,也只是个神游境。

周骆是铁了心要取杨开的性命。

杨开眼中森冷的光芒一闪,刚才没有一击杀死周骆,也是顾忌到他是独傲盟的弟子。杨开现在还不太愿意招惹麻烦上身,没想到,自己的手下留情却让他会错了意。

扭过头,淡淡地望了阮心语一眼,后者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依然一副瞠目结舌的表情。

这女人如果一口答应下来。杨开不介意在这里大开杀戒。

“心语!”周骆爆喝。

阮心语总算反应了过来,皱了皱眉,娇喝道:“你有病吧?无缘无故地为什么要杀他?”

周骆面色一青,痛心疾首地望着阮心语:“连你也向着他?难道在我昏迷的时候,你也被他给玷污了?”

这话顿时让阮心语暴怒不已。张嘴骂道:“你放屁!周骆你清醒一下行不行,不要无理取闹。”

“呵呵。我无理取闹?”周骆神经质般的笑了起来,似乎因为这一次的打击,让他确实神智不清了。

就在这时,云萱缓缓地站了起来,幽幽地看了杨开一眼,捋了下耳边潮湿的秀发,深吸一口气道:“周骆,住手吧,你再敢对他出手,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周骆的身躯蓦然踉跄,不可置信地望着云萱,不断摇头道:“果然是贱婢,身体被他玷污,连心也是他的了么?”

云萱有些恼羞成怒,冷声道:“一码归一码,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这些,我的事也无需你来操心,你管好自己就行了。”

“我管好自己,呵呵!”周骆冷笑连连,模样如颠似狂。

他已彻底发狂。

目光逐渐变得仇视,望向云萱和阮心语两女的时候,周骆的神色变得痛心和鄙夷,伸手一招,那柄三叉戟又飞了回来,冷笑道:“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无需跟你客气了,今天我是非杀了这小子不可!”

云萱缓缓摇头:“你没这个本事的。”

“连你也这么说!”周骆暴跳如雷,刚才杨开这般评价他,现在云萱说出来的话跟杨开之前所言几乎一字不差,当即让他感觉受到了羞辱,咬牙道:“那你就瞪大眼睛看看,我周骆到底有没有这个本事!”

这般说着,一身真元狂暴,一个个磨盘大小的光球,忽然自他的身体内涌了出来。

“不好!”阮心语花容失色,“周骆疯了。”

这一招是周骆最强大的一招,平日里根本不会动用,但是此刻在面对杨开的时候他居然使了出来,显然已分不清现实善恶,被仇视和屈辱吞噬了心神。

说话间,阮心语连忙后退,免得被波及到。临走之时,还不忘拉了云萱一把,躲避得远远的。

杨开一直没有多话,冷眼旁观,直到周骆体内的那些能量光球涌出,神色才微微有些凝重。

他能感受到,这些能量光球中蕴藏的巨大杀伤。

但他怡然不惧!

那些光球忽然飞射了出来,中间夹杂着周骆的那柄三叉戟,两者配合相得益彰,杀伤力比起刚才足足超乎了几倍。

这才是一位神游境九层武者全力爆发应该具备的能力。

“小心啊!”云萱脱口惊呼,喊完之后脸色也是一红,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要提醒杨开,总感觉自己和他的关系,因为刚才那意乱情迷的一幕,变得有些怪怪的。

她痛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