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六百三十一章 这是做什么

第六百三十一章 这是做什么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在那血泊之中,云萱瞪大了眼睛,双眸无神地躺着,丰腴饱满的**暴露在空气中,平摊的小腹处有一道创伤的裂口,鲜血涌出,将那洁白的身躯染上一层妖艳的美感武炼巅峰。

她还有呼吸,并没有生命危险,但杨开敏锐地察觉到,她已无求生的**。

似乎刚才经历的事,让她生出了死志。

撑着虚弱至极的身子,杨开缓缓走向她,捡起自己的裤子穿好,再拿起自己的上衣,撕成两半。

沉吟了下,杨开又取出一些万药灵液,涂抹在云萱小腹的伤口上。

手指的抚摸让云萱的娇躯一阵阵轻颤,她终于回过神,待看清眼前的局面之后,美眸中泛起了无比复杂的神色。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你现在最好别说话,等活下来,要打要骂随便你,反正该做的都做了,不过你放心,我不会缠着你,我也不希望你缠着我,大家就当是做了一场春梦,等一切稳定,咱们就分道扬镳!”杨开的神态一丝不苟,似乎在自言自语。

用一半的上衣,将云萱小腹处的伤口清理一番,再用剩下的一半,替她包扎好。

云萱有心反抗,全身上下却使不出一丝力气。

高峰的余韵,让她的身体现在极度敏感,在被杨开触碰的时候,内心深处可耻地浮现出不可抑止的愉悦和快慰。

这样的感觉让她无地自容,闭上美眸嘤嘤哭泣起来。

动作轻柔地替她穿戴好衣衫。杨开这才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自修炼以来武炼巅峰。好像从来没有受过这么严重的伤势,若不是紧要关头避开了要害位置,魅妖那一击只怕会要了杨开的命。

这一次的计划冒险至极,但杨开之前听了云萱的讲解之后,脑海中灵光一闪,生出了引诱魅妖靠近自己,自己再伺机反击的念头。

只是他没想到,魅妖相当谨慎。导致自己不得不硬着头皮演了全套。

两人所在的地方,依然被魅妖施展出来的手段隔绝了。

魅妖死后,这四周的禁制也变得及其薄弱,可杨开奇怪地发现,在外面的阮心语和周骆两人竟没有丝毫动静。

勉力打出一道真元,轰破了包裹在旁边的禁制,等杨开看清阮心语和周骆的状态。顿时释然。

魅妖大概是怕她在吸食精血的时候,这两人逃跑,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将他们弄晕了过去。

“休息一会吧,他们大概不久就要醒来了。”杨开叮嘱一声。

云萱依然在嘤嘤哭着,泪珠滑落下来。没有搭理杨开。

知道她现在心里有些不太好受,杨开也不再多言。

诡秘无声,杨开盘膝坐在地上,运转真元,化解万药灵乳的药效。

说起来。他自己也是第一次服用万药灵乳,虽然早就知道这第二档次的灵药对疗伤有很大的作用。但杨开很快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它的强横。

小腹处的疼痛很快消失不见,变得有些酥酥麻麻,那里的血肉似乎在蠕动增生,弥补伤口处的伤势。

趁着这段空闲,杨开将神识遁入识海中,吸收起魅妖死后留下的神识能量。

时间缓缓流逝。

半日后,阮心语和周骆先后自昏迷中苏醒过来。

仿佛还有些没弄明白眼下到底是什么局面,两人苏醒之后互相望了望彼此,眼中一片迷茫。

怔了一会,终于记起在昏迷前遭遇了什么。

阮心语当即变得面色大变,凝神检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待发现自己完好无损之后,不禁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

周骆转头看看四周,眼珠子险些瞪出了眼眶。

因为他发现,就在不远处的地方,那轻松击杀了独傲盟十几个弟子和一位超凡境高手的魅妖,居然死得惨不忍睹,那让任何男人都动心不已的娇躯支离破碎,整个脑袋都被打得四分五裂。

云萱坐在一旁,两手环抱着膝盖,一副凄苦无依的模样,眼泪水已不再滑落,但那两只眼眶却是通红无比。

她直直地盯着同样在不远处打坐的杨开,美眸中神色复杂。

“云萱,你没事吧?”周骆赶紧走上来,殷勤地询问。

云萱失神落魄,没有回应。

“这是怎么了?魅妖是怎么死的?难道有路过的高手救了我们?”周骆喋喋不休地问出好几个问题,本以为这次是死定了,没想到还能活下来,周骆自然会有些兴奋。

“你先别说话。”阮心语黛眉微蹙,她赫然发现云萱此刻的精神状态有些不对劲,连忙走上前来,蹲在了云萱的面前,轻咬着薄唇,眉宇间一片挣扎,好一会才柔声问道:“云萱,能不能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云萱依旧不出声,只是那么专注地盯着杨开。

这种眼神让周骆神色一沉,冷冷地朝杨开所在的方向看了过去。

“呀,你受伤了?”阮心语终于发现了云萱小腹上的伤口,虽然已涂抹万药灵液,也被包扎,但小腹上那渗出的殷红血迹,却是显而易见。

“受伤了?我看看!”周骆大惊,连忙走过来要观察伤口。

阮心语扭过头,冷冷地盯了他一眼,周骆讪笑一声,顿在原地。

伸出一只手,搭在云萱的脉搏上,查探一番,阮心语才轻声道:“没有大碍,气息虽然有些弱,但调养些日子应该就好了。恩?这是什么味道?”

阮心语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她从云萱身上嗅到一股不太寻常的味道,有点腥腥的,不像鲜血。

听她这么一说,周骆顿时也嗅到了,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