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六百一十七章 我可以帮忙

第六百一十七章 我可以帮忙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水灵之前给杨开透露过不少这边的信息,更直言不讳地承认,如果按照大汉那边的势力档次划分,水神殿在这边勉强算个一等势力,因为有入圣境高手坐镇武炼巅峰。百书斋baishuzhai..baishuzhai。

她的谦虚让杨开误以为水神殿不怎么样。

可现在一看独傲盟这几个人的神色转变,杨开忽然觉得,水灵出身的势力,似乎也还不错的样子。

最起码,以少妇为的几人,听到水神殿三个字,神色都变得凝重起来,敌意收敛不少,眼眸中涌出一丝忌惮。

迟疑地看了看水灵,少妇与那几个人退后了几步,窃窃私语起来。

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杨开并无意去窥探人家的悄悄话,只是静静等待。

水灵一脸的放松,她之前没弄明白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并不敢暴露自己的身份,但听到他们说自己是独傲盟的人,便没有顾忌了。

因为水神殿距离独傲盟并不算太远,来回一趟也只需要半个月的时间而已,而且两者之间偶尔还有些贸易往来,也算是有些交情。

独傲盟的几人一边私语一边有意无意地打量杨开和水灵,似乎在探讨水灵所说之话的真实性。

好一会功夫,少妇才轻轻地呼了口气,冲水灵扬声喊道:“姑娘,你说自己是水神殿的人,可有什么凭证?”

“有啊。”水灵笑了笑,取出一块湛蓝的玉牌,随手朝少妇抛了过去。

少妇接过,用心感受了一下,面色变得越凝重不少,点点头道:“这玉牌确实蕴藏了水的力量,应该是精通水系力量的高手雕琢而已。不过很抱歉,我们并没有见过这样的玉牌,所以也无法肯定你就是水神殿的弟子。”

一边说着,一边又将玉牌抛了回来,脸上的敌意虽然收敛许多。可还是有些警惕。

沉吟了一会儿,开口道:“这样,如果方便的话,两位能不能去我独傲盟盘亘几日?如果能够查清姑娘确实是水神殿的弟子,那今天这事就当没生,如果不是……恩。你们懂的。”

少妇一番话软硬皆施。说得不卑不亢,倒也显示出她缜密的思维和临机应变的能力。

“好啊。”水灵嘻嘻一笑,并没有拒绝武炼巅峰。

反正她的身份也不是假的,只要独傲盟这些人去打探一番,定会明白过来。

“杨开你觉得呢?”水灵又征询了下杨开的意见,毕竟杨开的个性是吃软不吃硬,别人明摆着要软禁自己两人,万一激得杨开邪性大,搞不好就要打起来。

杨开耸了耸肩膀:“无所谓。反正我也不知道去哪里。.baishuzhai.”

水灵不禁松了一口气。

少妇和煦点头:“两位请!”

这般说着,她便在前领路,杨开和水灵跟在她后面,另外六七个神游境则在杨开和水灵身后,呈前后包围之势。

这般行事,足见他们的小心谨慎。

行走在沼泽地上。那少妇也有意无意地在向水灵打探信息,水灵有恃无恐,自然不会隐瞒。

聊得越多,少妇越是觉得水灵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

“对了,你们说的那赤血真兰是怎么回事?”水灵随口问了一句。

少妇苦笑连连,也没避讳,当下将刚才生的事说了一遍。

听罢。水灵扭头冲杨开吐了吐舌头。

杨开一脸无辜的表情,他也不知道别人正在紧要的关头。

“它这一逃,最起码也是半年不会现身,极有可能还会离开这片沼泽。想要再找它就难了。”少妇叹息一声。

“赤血真兰对你们很重要啊?”

“对我们倒不是很重要,但是对琅琊福地的少主却是必不可少的,我们答应在半个月后将赤血真兰交给琅琊福地的人,如今丢了天地灵物,也不知道该怎么交代。”

“琅琊福地的少主,穆辉?他受伤了?”水灵一惊。

“姑娘认识穆少主?”

“恩,认识。”水灵点了点头。

少妇的眼神闪烁着,忽然笑了起来,态度也变得亲和许多:“看样子姑娘果然是水神殿的人。”

“当然是了,我们水神殿与琅琊福地也颇有交情。既然是穆辉需要,我倒是可以帮帮你们。”

“恩?”少妇顿住了步伐,疑惑地望着她。

“那赤血真兰是遁入了泥沼之中?”

“不错。”

“带我去它消失的地方,我看看能不能将它再找出来。”

独傲盟的一群人愕然地望着水灵,好一会,那少妇才苦笑摇头:“姑娘,好意心领了,但这沼泽下方全是泥水,深达几千丈,即便是精通水系力量的高手,也不可能找到它的。我知道你们水神殿的人都主修水系功法和武技,但……”

“我可不单单只精通水系力量。”水灵自信一笑。

她本就是水灵之体,是特殊的体质,在有水的地方,她能挥出十二成的实力。

少妇迟疑了下,忽然点点头,转身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那跟我来。”

事已至此,她决定让水灵试一试,不成功也没关系,如果成功了,那半个月后独傲盟就能给琅琊福地一个交代了。

不多时,一群人便来到了赤血真兰之前逃遁的地方,在那片沼泽地上,杨开感受到了一些禁制和陷阱的气息,当下也明白过来,这些人应该没有说谎,他们确实是在捕捉赤血真兰,不过最后关头功亏一篑了。

“就是这里了。”少妇指着面前的沼泽说道。

杨开微微放开神识,在这附近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