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六百一十四章 一路走好

第六百一十四章 一路走好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感冒了,全身乏力武炼巅峰。。。

距离杨开和水灵百丈外,二十多位神游境和刑宗驻足不前,面色凝重地望着前方,眼眸深处流露出深深的忌惮。

“刑殿主,那里可是废土的绝对死亡地带,我们真要进去?”之前的那个大汉有些惊恐地询问。

所谓绝对死亡地带,便是一旦靠近那地方,无论是谁,都不会活着离开。

即便超凡境高手也是如此!

当年有一位天狼的超凡境高手企图寻找废土中隐藏的奥秘,就是在这附近陨落了,消息传开,整个天狼震动,从那以后,这一片方圆百丈范围的土地,便被称为绝对死亡地带。

凡是来废土寻觅机缘的人,都会远远地避开这个地带。

他们没想到,自己追逐的两个大汉武者,居然跑到了此处,顿时让他们有些为难了。

刑宗也有些犹豫不决,前车之鉴后事之师,由不得他不小心。

好一会,神色忽然坚毅起来:“怕什么,他们既然平安无事,想来传言也非实,诸位若是没这个胆子,便在外面看着,区区两个大汉的武者,我随手便可解决他们。”

之所以在路上将这二十多人带过来,刑宗也是怕事有万一,虽说他是超凡境,对付两个大汉的武者并不费什么事,但在废土之中,一切都不能用常理衡量,人多好办事啊。

这般说着,便迈步朝内走去,一脸的暴怒和仇恨之色。

那二十多人迟疑了下,纷纷跟了上去。

百丈的距离,迅速被拉近。

待到刑宗走到杨开面前五丈处,看清他和水灵的面貌之后,神色不禁一怔。

似乎没想到自己追的这两个大汉武者居然如此年轻。

“森罗殿殿主?”杨开歪着脑袋。一脸不知天高地厚的表情,随意地开口问了一句。

刑宗冷哼,面上的肌肉抽搐,双眸赤红:“能认出我的身份,你应该便是杀害我孩儿的凶手?”

杨开笑着摇了摇头:“不是我,是她杀的武炼巅峰。”

一边说。一边伸手指了指水灵。水灵挺了挺酥胸,一副敢作敢当的样子,并无丝毫怯弱,躲在杨开背后狐假虎威。

她不知道杨开在面对一位超凡境的时候为什么一点都不怕,但正是因为这份镇定,才让水灵意识到,杨开是有些依仗的。

刑宗眼帘一缩,那双慑人的眸子盯在水灵身上,神色狰狞道:“不管是你们谁动的手。今日都必须得付出代价!”

杨开好整以暇地望着他,嘿嘿轻笑:“不知道刑殿主要我们付出什么代价?”

“杀人偿命!唯有你们的鲜血和灵魂,才能慰藉我儿的在天之灵!”

“不能好好商量商量嘛?”杨开皱了皱眉,“老实说,我虽然看你儿子不顺眼,却也没有要杀他的心。但我这边这位女伴是个暴躁脾气,你儿子出言调戏了她,被她一招灭杀,也算是咎由自取。”

“混账!”刑宗怒吼一声,打断了杨开的解释,“只是因为调戏了她便要我儿付出生命的代价?”

“我若不杀他,那就不是单单被调戏的命运了。你儿子什么德行,你自己应该清楚。”水灵气哼哼地说道。

刑宗深深地吸了口气,上下打量着水灵,从那灰尘仆仆的脸庞上。也看出一点清秀娇丽的影子,当即明白过来,刑保调戏她也不是没有缘由的。

“这么说,倒是我儿有错在先。”

“不错。”水灵点头。

“好,那我给你们一个选择的机会——选择自己怎么死!”

刑宗背后一群强者,顿时哈哈大笑起来,目光戏谑地望着杨开和水灵,暗暗摇头不已,心想这两个大汉的武者真是有眼无珠,杀谁不好,居然杀了刑殿主的儿子,活该遭此厄运。

“那就没得谈了。”杨开苦恼摇头,“我来天狼,也只是路过而已,其实并不想与你们天狼的人发生什么冲突,也不愿杀人。”

“你还想杀人?”刑宗闻言,看傻子一般看着杨开,冷哼一声:“你没这个机会了,今日之后,你便是一具死尸,永远也别想再杀人。”

杨开咧嘴一笑,忽然,一面巨大无匹的骨盾出现在他的面前,那骨盾足有几间房子大小,造型乖张,边缘处一根根倒插的尖锐至极的骨刺,张开的兽口中散发出惊天的能量波动。

“一路走好!”杨开隔着骨盾,冲天狼一群人摇了摇手。

刑宗和那二十多位神游境,顿时生出一种及其不安的惊悚。

念头刚起,那兽口中便骤然喷发一股毁天灭地的威能。

肉眼可见的能量光柱,从兽口中冲击出来,其中蕴藏着庞大的虚空之力,直射千丈,将废土打出一条真空地带。

这千丈距离,所有的一切,都在刹那间支离破碎,被虚空之力切割成了无数块细小的粉末。

天狼一众神游境高手,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便化成齑粉。

唯独刑宗技高一筹,勉力抵挡了一瞬,却也在那源源不断的冲击中招架不住,惨叫而亡。

水灵呆住了。

虽然她知道杨开是有依仗,才会这么淡定自若,却没想到他的依仗是如此凶残。

导致她还没回过神,敌人便全部死了,其中还包括超凡境高手。

水灵从未想过,超凡境高手居然也有如此脆弱的时候。

一团团神识能量被杨开识海中的吸引力牵引,飞窜进他的脑海,无声无息。

手上那巨大无匹的骨盾,在这一次爆发之后,也迅速缩回本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