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六百一十二章 觅踪虫

第六百一十二章 觅踪虫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紫陌急匆匆地将杨开和水灵领着,走出了那片丛林,朝废土的方向疾奔,似乎是怕自己的师傅又改变主意武炼巅峰。

半日后,她的速度才渐渐缓和下来,轻轻地喘着气,一脸无奈之色,望着杨开和水灵道:“你们呀……哎……”

“你师傅倒是有意思的很。”杨开呵呵一笑。

“师傅不是不分是非之人,他也很感激你们出手击杀了那些人,所以才会放你们走的。”

“感激?”杨开摇了摇头,“我倒是没看出来,他会放我们走,也是有自己的考虑。”

“什么考虑?”紫陌讶然。

杨开微微笑着,伸手在手背上一划,那里迅速出现一道伤口,鲜血涌出,杨开眼疾手快,在那伤口中,捏出一个小东西来。

“觅踪虫?”紫陌面色大变,怔怔地望着杨开,忽然反应过来:“是师傅在你身上种下的?”

“你说呢?”杨开反问,脸上一副戏谑的表情。

紫陌顿时不好意思起来。能神出鬼没给杨开种下觅踪虫,也只有师傅才能做到了,而且这虫子的档次不低,一看就是师傅培养出来的。

“不用在意,你师傅这么做,一来确实是不想杀我们,毕竟我们算是为你们御虫一脉出气,而且我对你也有救命之恩。二来也是要留下些线索,以平息森罗殿殿主的怒火。”杨开分析起来,似乎是看穿了紫陌师傅心中的想法,一边说着,一边又将觅踪虫放回体内。

“你……”紫陌傻眼,“你怎么又放回去了?”

“我要是杀了它,你师傅如何跟森罗殿殿主交代?”杨开笑了笑:“如果我没猜错,这虫子可以定位我的位置?”

“嗯,觅踪虫是雌雄双生,种在你身上的是雌虫,借助雄虫便可以寻找到你。”紫陌轻轻点头。

“那雄虫武炼巅峰。此刻应该在森罗殿殿主的手上了。”

杨开三言两语,便已将眼下的局面剖析清楚,紫陌一脸佩服的神色。

“你不怕?”紫陌凝视着杨开。

杨开摇了摇头:“他敢来,我就要他有来无回。”

“真是够猖狂。”

“不说这个,你们森罗殿到底什么情况?”杨开终于按捺不住询问起来。

之前装傻不问,是不想卷入麻烦。如今已经卷入了。自然要了解一下。

紫陌轻轻地吸了口气道:“森罗殿是天狼唯一的一个超级势力,但殿内却有五大支脉,像我们御虫一脉便是其中一支,也是最弱小的一支。每隔十年,五大支脉都会各出一人,争取下一任殿主的位置。这一任的殿主,便是刚才那个刑保的父亲,刑宗。他也算是个人物,不过权利欲太重。眼看任期将满,便动用了一些手段,拉拢征服其他四个支脉的支持。我师父不愿意妥协,想要依祖训来办。但受到了刑宗的打压排挤,自一年前开始,我们御虫一脉便被排挤出了森罗殿。进入那片山林中生活。”

杨开轻轻点头,有些了解森罗殿的局势了。

御虫一脉只有百来人,虽有超凡境高手坐镇,但面对森罗殿殿主的打压排挤,恐怕也无法安生,逼不得已离开了宗门。

“尽管我们暂时离开了森罗殿,远离了是非的漩涡。可依然不得安宁,那个刑保隔三差五便会带人来找麻烦,给我们施加压力,想要我们妥协归顺他的父亲。但师傅一直没有松口。”

“怪不得我刚来的时候,你会对我说出那番话。”杨开了然。

紫陌微微一笑:“我又不知道是你来了。我还以为这些年不见,你死在什么地方了呢。”

顿了顿,叹息道:“情况就这样了。”

杨开默然,没太多表示,如果紫陌是大汉的武者,他还可以向其发出邀请,让她去中都。但她是天狼的人,杨开就不方便说这话了,即便紫陌愿意去中都,她师傅也不会去的。

从他师傅不对刑宗妥协的态度来看,那老头就是有些顽固的人,这样的人,一般都不会愿意背井离乡,离开生养自己的土地。

人家宗门的事,杨开是不愿意插手的。不过如果人家惹上自己,杨开也不会手软。

与此同时,森罗殿三十里外的那片丛林中。

一个一脸威严,看起来只有四五十岁的大汉,忽然飞临到这片上空。

目光颤抖地望着下方的一片肉末和血水,大汉的气息紊乱起来,狂暴的真元凶猛迸发,怒吼道:“流云,滚出来!”

“殿主,流云等候多时了。”紫陌的师傅诡异现身,淡淡招呼。

“刑保为谁所杀?”刑宗怒喝,一身气息浮沉不定,显然是在爆发的边缘,一脸不善地望着流云,一副自己若不满意便要下杀手的模样。

“两个大汉的武者。”

“大汉的武者?”刑宗暴怒,“大汉的武者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是不是你勾结了什么人,对我孩儿不利?”

“殿主说笑,我若想动手,刑保早不知死了多少次。只是看在殿主的面子上,老夫才一直容忍他的放肆。”流云冷哼,也是丝毫不惧刑宗。

刑宗的怒火微微收敛了些,却不肯善罢甘休,喝道:“到底怎么回事?”

流云简单地将之前发生的事讲了一遍,随后道:“老夫也没想到那两人说杀就杀,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那他们现在何处?”刑宗追问,“是不是已经被你擒住,等我来发落?”

流云缓缓摇头:“他们逃了。”

刑宗眼帘一所,气息再次危险起来:“有你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