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六百一十一章 这人脑袋不正常?

第六百一十一章 这人脑袋不正常?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所以一听说杨开提出这样的要求,水灵就显得有些激动武炼巅峰。

紫陌不禁咬牙道:“我就知道,你这混蛋是没这么好心特意来还我自由,果然有别的目的。”

杨开呵呵一笑。

紫陌嗔了他一眼,神色凝重起来:“废土那边这段时间可不太安宁。

“哦?怎么说?”杨开来了兴致。

“一直以来,天狼这边的强者们都认为废土里隐藏着什么惊天的秘密,时常便有人前去打探,前段时间,这边有不少势力联手,进了废土中,这个时候你若是进去,一旦被人发现肯定会生出些波澜,以你现在的修为,只怕是凶多吉少。”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我既然敢进,自然不会怕那些人。”

紫陌哼了哼:“口气还是这么猖狂。”

沉吟了下道:“你等会吧,我去回禀下师傅,若是师傅允许我外出,我便带你们去一趟,若是师傅不允许……我给你们指明路线,你们自己找过去,那里也不是太难找。”

杨开轻轻点头。

紫陌再一次深入山腹中消失不见。

几个少女依然好奇地打量杨开和水灵,水灵啃着水果,杨开神色淡然,静静等待,也没搭理她们的想法。

过了好一会,紫陌才面露喜色地走了回来,招呼道:“师傅说,既然你对我有救命之恩,那这次我就得帮你,跟我走吧。”

杨开微微一笑,站起身,与水灵两人随着紫陌朝外走去。

顺着山腹角道往外走了许久,再一次来到那块巨石前,紫陌将其移开,三人出了山腹武炼巅峰。

才刚露面,杨开的眉头便皱了起来有些不耐地朝一个方向望去。

紫陌也是黛眉紧锁,凝视着那边。

那个方向,迅速出现了一批人马,以一个青年为首,面露戏谑之色,朝这边望来。

那青年赫然拥有神游境三层的修为想来资质也算出色,而他身边的人,大多都有神游境的修为,人数不多约莫十来个左右。

这群人大刺刺地走上前来,挡住了三人的去路,嘿嘿冷笑不已。

待看清水灵和杨开的装束之后,一群人不禁都皱了皱眉,尤其是对水灵一头淡蓝的秀发,那青年表现出相当浓厚的兴趣,不停地扫视打量水灵眸子深处时不时地闪过一丝隐晦的淫光。

水灵的姿色也是相当出众,再加上她不同于常人的秀发,在某些时候自然会成为瞩目的焦点。

“刑保,你又来这里干什么?”紫陌当即跨前一步,冲那青年冷喝起来俏脸上一片厌恶的神色。

那叫刑保的青年呵呵一笑,好整以暇道:“紫师妹这话说的倒是有意思这里是我森罗殿的地盘,我为什么不能来,哦对了,师妹如今已经不是森罗殿的弟子了,我应该称呼你为紫姑娘才是!”

说话间,面上一片得意。

他身后一群人都是满脸椰揄,一副幸灾乐祸的嘴脸。

紫陌的娇躯微微有些轻颤,冷哼道:“我御虫一脉只是暂时离开森罗殿而已并没有脱离师门。”

“紫姑娘难道还不知道,殿主已经下令将你们御虫一脉逐出森罗殿了么?要不然为什么你的老鬼师傅要将你们带到这里来居住?既然不是我森罗殿的弟子,就不能继续留在森罗殿的地盘上。你们还是赶紧滚吧,再敢留下来,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紫陌脸色铁青:“你们非得如此绝情?”

“哼不为我所用,要你们干什么?”刑保冷哼忽然又笑了起来,开口道:“不过也不是没得商量,只要你能劝你的老鬼师傅归附我父亲,你们依然可以重新返回森罗殿。”

“痴心妄想。”紫陌鄙夷冷笑,“想要我师父恒附你父亲?做梦去吧。”

刑保缓缓摇头:“执迷不悟,你们都会付出代价的。”

说话间,把手一挥,喝道:“给我把这两个大汉的武者抓过来,让紫姑娘看看,得罪我们到底有什么下场!”

一声令下,他身后的那些人迅速出动,一个个狞笑地朝杨开和水灵扑了过来。

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刑保不太愿意对紫陌这一脉的人动手,但是杨开和水灵一看便是大汉的武者打扮,他自然毫无顾忌。

杨开无奈摇头。

他早就看出森罗殿这边有些不太对劲,一直没有去询问紫陌到底发生了什么,就是怕被卷入这场是非中耽搁时间,却不想在临走之前还是遇到了麻烦事。

水灵扭头看了他一眼,似乎在等待指示。

杨开抬头看天,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

水灵哼了哼,素手往前一指,一个个水泡诡异地浮现在冲过来的那些人面前。

这些水泡本只有巴掌大小,但当那些人的身体触碰到这些水泡时,它们忽然膨胀,裂开一道缝隙,猝不及防,将那些人直接包裹在其中。

那些气势汹汹的武者们,刹那间就像是落水的猫儿,不断地挣扎蠕动,却怎么也摆脱不了水泡的束缚,全都悬浮在半空中。

水灵再一伸手,那刑保顿时也被一个水泡包住了。

十几个人,十几个水泡,悬浮在半空中,任由他们如何努力,爆发真元,也打不破薄薄的水膜,所有人都仓皇失措,惊骇满面。

紫陌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似乎没想到这个秀发异于常人的少女,居然有这等强悍的实力。

而且手段还如此诡秘。

“贱人,快放我出去。”刑保在半空中手舞足蹈,仿佛失去了重心一般,头下脚上,对着水灵大呼小叫,“你敢伤我,你就死定了。”

“不知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