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六百一十章 森罗殿外

第六百一十章 森罗殿外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面对这几个少女的询问,杨开一直冷脸保持沉默,扮高人风范武炼巅峰。<>

倒是水灵,对什么都好奇新鲜,很快便与她们打成一片,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但对于她们询问关于杨开的信息,水灵也很聪明地三缄其口。

一路走下来,几个少女颓丧地发现,根本没探听到任何有用的情报。

她们还是不知道这一男一女去森罗殿的目的,与紫陌大师姐又有什么关系。

半日后,杨开的神色忽然一怔,凝神朝一个方向望了过去,嘴角噙出一抹微笑。

他感觉到了一丝亲切,那是属于自己神魂的气息。

紫陌,应该就在那边。

几个少女依然慢腾腾地走着,也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杨开懒得奉陪,身形一纵便朝感应的来源冲去。

“喂……”森罗殿的几个少女大惊,连忙呼喊一声,杨开却已不见了踪影。

一炷香后,一片丛林的上空,杨开悬浮在半空,居高临下地俯瞰着,眉头微皱,表情怪异。

下方,山脉起伏,并无想象中超级势力的踪影,反而在三十里外,杨开看到了一片起伏绵延的建筑群,庞大恢宏,即便隔了三十里,杨开依然能从那边感应到不少强者的气息。

那里,应该就是天狼国的森罗殿了。

可是紫陌为什么会在这里?

入目所及,并无人影,山腹内应该别有洞天,杨开心头了然。

微微放出自身的波动,很快,从那山腹中便传来一声娇喝:“你们还想怎样?我们都已经离开了森罗殿,难不成还要赶尽杀绝,多少也念点旧情,大家好歹都同出一个宗门。”

杨开愕然,哂笑道:“你这女人。火气怎么那么大?不问青红皂白,质问些什么?”

“你是……”山腹内那女子的声音微微一颤,似乎在回忆来人的身份,好一会才惊呼道:“混蛋杨开?”

“混蛋两个字就免了?”杨开脸色一黑。

“咯咯……”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从山腹内传来,不多时,一块巨大的石头忽然往旁移去武炼巅峰。露出一个洞口。从那洞口内,闪出一道娇柔的身躯。

正是紫陌,还是一如既往豪放的打扮,那精美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惹人遐想,她一脸喜出望外地看着站在天空中的杨开,似乎没想到隔了几年,居然还能再见到他。

轻轻地撇了撇嘴,道:“你这混蛋。不在大汉作威作福,跑到我们天狼来干什么?”

“想你了,来找你啊。”杨开笑了笑。

紫陌白了他一眼:“我可不是什么小丫头,任你哄骗。”又看了一眼站在杨开身边的水灵,啧啧称奇道:“身边居然又带了一个美女,你这色痞。果然是无美不欢。”

“喂,别乱说话,我跟他可没什么关系。”水灵不乐意了。

“无所谓了,反正在他身边待久了,你迟早是他的人。你要想是保住自己的清白之身,就离他越远越好。”紫陌娇笑着。

“几年不见,你不用这么诽谤我。我又没对你干过什么坏事。”杨开大感头疼。

紫陌噘了噘红艳艳的嘴唇,哼了哼道:“没干什么嘛?当年你可是又摸又亲了,若不是发生了点意外,我只怕早就被你霸王硬上弓了……”

说话间。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泫然欲泣,似乎受了天大的委屈。

水灵望着杨开,一脸的警惕之色,咬牙切齿道:“原来你是这种人!”

“她污蔑我你也信?”杨开大怒。

“大师姐,大师姐!”就在这时,被杨开甩掉的几个少女也终于追了上来,纷纷飞落到紫陌身旁,满是警惕地指着杨开道:“这个人说要来找你。”

“恩,知道了,不用紧张,他不是敌人。”紫陌微笑地解释,“虽然很混蛋,但也救过我的命。”

“哦。”几个少女点点头,放下心来。

“远来是客,你就这么招待我的?”杨开轻轻叹息一声,“女人果然无情啊。”

“少在那说风凉话。”紫陌哼了哼,沉吟了片刻道:“你进来说。”

“大师姐……”那几个少女大惊。

“无妨,待会我禀明师傅就是。”紫陌安慰一声。

杨开的目光闪了闪,心中虽然有不少疑惑,却也知道还是不要问的好,问得越多,麻烦越多。

与水灵两人闪身落了下去,走进那山腹的通道中。

紫陌打了几个印诀,洞口处的那块大石,再一次将山洞封闭。

山洞的洞壁内,隔着十几步,便有一些晶莹的光芒闪烁,倒也明亮。

紫陌领路走在前方,一脸的愉悦开心,走起路来也是身态轻盈,似乎很久没这么放松过了。

领着杨开来到山腹内一个宽敞的石室内,紫陌安排他和水灵歇息下来,又让几个少女送了些鲜果过来。

“这里也没什么好招待的,你们将就下。”紫陌嘻嘻笑着。

杨开点头,表示无所谓,拿起一只红彤彤的果子,在身上擦了擦,随手丢给了水灵。

水灵接过,满是不乐意地咬了一口。

“你们先等等,我去跟师傅说一声,这里毕竟不允许外人进来。”紫陌笑着道:“也就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才先斩后奏的。”

“看来我的面子可不小。”杨开哂笑一声。

紫陌走后,那几个少女便坐在一边,排成一列,全都好奇地打量着杨开,一双双美眸里充满了期翼和好奇的神色。

杨开不知道她们在期待什么,也不多话去询问,只静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