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五百九十二章 地底探寻

第五百九十二章 地底探寻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今天两更,晚上不用等了……………

整个中都城地动山摇,大片大片的建筑倒下,尘烟四起,一片末日来临的景象武炼巅峰。

即便再不清楚局势的人,也意识到此地有些不太安全了。

八大家和杨开府的强者们每一个都爆发出自己十二分的实力,凶猛朝阳柏进攻,企图干扰他的动作,无奈六大邪王紧密地守护在他身边,不突破六邪王的防御,根本没法对阳柏造成什么伤害。

六大邪王,除了扇轻罗之外,剩下的五人全都是超凡二层境,其中影王和力王伊然已到了二层境的极限,不顾自身安危,拼死守护阳柏,也是防御的固若金汤。

扇轻罗的美眸闪动着异样的光芒,忽然,玄级秘宝轻罗扇捏在了小手上,真元灌入其中,点点荧光挥洒。

轻罗扇上那些栩栩如生的美人画像,一个个如被赋予了生命般,从扇面上飞了出去,每一个都极尽放荡之本能,骚首弄姿,衣衫半解,露出大片大片诱人的春光。

一阵阵呢喃的声音响彻在天地间,似乎能唤醒所有人心中最深处的,让人化身为发情的野兽。

这一件玄级秘宝是妖媚女王一脉代代相传的,配合妖媚女王一代的无边媚功,鲜有人能够抵挡。

即便是同为超凡境的强者,也会在短瞬间失神,陷入温柔乡中无法自拔。

而扇轻罗此刻施展轻罗扇的威力,针对的对象却是五大邪王和阳柏。

心思最为单纯的力王,一双眼珠子瞬间红了起来,鼻息粗重,下身处高高鼓起,宛若顶了一个帐篷。

其他四大邪王眉头紧皱,显然也受了一点影响。

“贱婢!”力王蓦然又清醒过来,正因为他心思简单,所以中招快,脱离扇轻罗的媚功也快,怒吼一声,凶猛一拳朝扇轻罗捣了过去。

妖媚女王花容失色,俏脸一白,不敢抵挡,匆忙后撤,可半边娇躯依然被力王爆发出来的拳劲扫中,惨呼一声便朝地面跌了下去武炼巅峰。

阳柏一脸冷漠地望着扇轻罗,摇头道:“轻罗,你让我很失望,这就是你的选择么?”

扇轻罗神色淡然,任由身子朝下坠去,轻声道:“我说了,我已经是他的女人!自然不可能帮你对付他,”

“你会后悔的。”阳柏微微叹息,“武道之巅,果然是高处不胜寒。”

说话间,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止。

有八大家的强者欲追下去,直接取了扇轻罗的性命,却被唐雨仙捷足先登。

血侍们都知道杨开和煽轻罗之间的微妙关系,自然不会为难她,唐雨仙追下去,只是想营救扇轻罗。

眼看着唐雨仙将妖媚女王接住,杨开才松了一口气。

咻咻咻……

一道道庞大无匹的能量忽然从地下激射了出来,这些能量之雄厚远超所有人的想象,每一道能量都浓郁的肉眼可见,宛若从地上涌出来一条条光柱,覆盖了整个中都。

从上方俯瞅,如今混乱而支离破碎的中都城,正闪亮着一条条直通天际的光柱,从那光柱中,散发出让人心惊胆战的能量。

阳柏大笑一声,身形一晃,随意寻了一道光柱,直接俯冲下去,很快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五大邪王依然在原地拼死守护。

“果然有地脉!”杨应豪失声道。

见到眼前这一幕,八大家的老家主们顿时知晓.自家典籍中的记载并非空穴来风,中都城下,确实是有一条巨大的地脉。

如今,这条地脉已经被阳柏利用自己的手段寻觅到了。

“不管他要利用地脉干什么,都不能放任不管!”杨应豪神色难看,说了一声后,与其他七人也紧随着阳柏,就近寻觅了一道光柱,顺着光柱的来源,冲进了地底。

杨开刀头皱了皱:“我们也去看看。”

地魔急忙跟上。

杨开府。

一直坐镇在杨开府维持天行宫,保护杨开大后方基地的梦无涯,神色忽然惊喜激动起来,身形一晃来到半空中,望着整个中都既萧条又能量充裕的场景,眉宇间迸发出浓浓的喜色,惊呼道:“地脉!”

怔了一会,忽然大笑起来:“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凝裳,随为师走,已到为师解开第一道封印的时候了!”

夏凝裳闻言也是精神一震,连忙点头。

她自小便被梦无涯收养,一直大力栽培,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寻觅到机会,替梦无涯解开自身的枷锁封印。

夏凝裳也知道,想要解开梦无涯的第一道封印,就必须有巨大无匹源源不断的能量供应,不管这能量的来源是什么,只要分量足够,她就能利用自己的特殊体质,以梦无涯的身躯为炉鼎,以那些能量为源泉,将第一道封印炼化掉。把人当丹炼,这是只有药灵圣体的人才能做到的事情。

师徒二人也同样就近寻觅了一道光柱,在梦无涯的守护下,遁入地下。

中都城上,八大家和杨开府的强者们依然在围剿苍云邪地的武者,来犯之人死伤无数,如今只剩下寥寥百余人,还有一些芶延残喘的妖兽。

五大邪王虽然还有一战之力,可被数十位超凡境强者包围,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直等他们力竭便能将其击杀。

局面渐渐明朗起来。

中都城下,杨开与地魔两人顺着光柱的来源不断地往下坠落,似乎永无止境般,虽然周身被浓郁的能量包裹,让人甘之如饴,可这样的坠落却不免让人心头惶恐,不知何时才是个尽头.

足足有一炷香的时间,两人才踩上实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