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五百八十章 杀了

第五百八十章 杀了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24x7小时不间断快发此小说在八大家的阵营中,有两位超凡境强者赤红着眼珠子,眸中一片仇视和忌惮,死死地盯着杨开府的众人。

他们是黄晓和姜哲。

十几天前,两人仓皇逃窜到中都,将自己经历的事禀告了八大家。可让他们失望的是,八大家的人根本不相信他们说的话。

杨开府上的武者高手有多少,分别都有什么样的水准,八大家是再清楚不过。纵然这些情报只是半年前的,也不至于象黄晓和姜哲两人所说的那样,突然蹦出九位超凡境的血侍。

这太不现实了。

尽管黄晓和姜哲两人信誓旦旦,赌咒发誓,口口声声言明自己所说的一切并无虚假,但八大家的人依然没有听信他们的言辞,只当他们是以此为借口,不让族中精锐前来驰援。

因为这个原因,黄晓和姜哲两人饱受质疑,不但不被八大家重用,其他前来驰援中都的一等势力也都排挤他们。

这笔账,如今已经算在了杨开头上。

若不是杨开手段残忍,下令击杀了他们两家的精锐,他们怎么可能落到今日这田地?

两人虽然愤怒交加,可好歹也算头脑清醒,知道以自己两人的实力,拿杨开府是没有任何办法的。

彼此交汇了下眼神,阴测测地笑了起来,悄悄地纵向一旁,来到另外两个超凡境高手身边。

与黄晓和姜哲相同,这两位超凡境同样仇视无比地盯着杨开,眼眸中一片杀机腾腾,似乎与杨开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

“向兄南兄,那小子便是杀了你们两家继承人的凶手,如今仇人见面,两人难道没什么想法么?”黄晓阴阳怪气地说道。

向宁听出他话语中的蛊惑之意,不禁冷哼一声:“我向南两家与杨开之仇不共戴天,若有机会,自然会取他性命。不劳黄兄费心。”

向家南家是一等世家,自然也接受了八大家的征召令,前来中都驰援,是为数不多的已经赶到中都的大势力。

这些天战斗下来,两家损失不小,向家家主向宁和南家家主南希楼心情也相当糟糕。有心退出中都却没这个胆量。如今一看到杀害向楚和南笙的凶手,两位家主都分外眼红。

南希楼扭头望了下八大家那边,面色阴沉道:“不知道那边对待杨开是什么态度。”

黄晓冷笑:“杨开和八大家早已反目,这是众所周知的事,两位担心什么?”

姜哲也冷笑道:“仇人就在眼前,两位难道还要忍气吞声?”

向宁和南希楼同时冷哼,虽然他们也想亲手诛杀杨开,为死去的向楚和南笙报仇雪恨,但他们也不是傻子。自然看得出包裹在杨开府外的天行宫不太简单。

那结界一般的光幕,只怕凭借自己的实力是没法打破的。

打不破结界,自然没法报仇雪恨。

正踌躇间,杨开那边忽然动了。

他就这么肆无忌惮,毫无顾忌地迈步走出了结界,身后十三位血侍和地魔。李元纯,吕斯等人紧紧跟随,无数神游境也全部迈开步伐。

这个动作让所有人都愕然当场。

似乎全都没想到杨开的胆量如此

之大,居然敢走进这混乱的战场中。

环视四周,打量了一眼,杨开吩咐道:“杀!”

一声令下,那些神游境高手齐齐扑向怔在原地的苍云邪地武者。刹那间,僵持的局面被打破。

杨开府这边,有足足四五百位神游境高手,如猛虎下山般。气势汹汹,那些身心疲惫的苍云邪地武者根本无力招架,只是一个照面便兵败如山倒,节节后退。

惨叫声响起,鲜血飞溅。

杨开感觉到自己识海中的金仁独眼,再一次产生了莫名的吸引力,将那些神游境高手死后崩溃的神识能量,吸纳进自己的识海。

浑身振奋,杨开一脸喜色,静静地站在原地,享受着吸纳的过程。

血侍们依旧没有动,只是守护在杨开身旁,以防苍云邪地的超凡境高手对杨开不利。

而见到这一幕之后,八大家的家主们神色纷纷怪异起来,他们没想到杨开居然主动出击,而且直接朝苍云邪地下了死手!

“开战!”杨应豪精神大振,朗声喝道:“配合杨开,给我吃掉这批邪魔之徒!”

听到他的命令,八大家那些神游境高手和前来驰援的各大势力也纷纷动作起来,趁着杨开府武者大肆作为的时候,气势如虹地扑向前方。

“机会来了向兄南兄,就看你们能不能好好把握了。”黄晓嘿嘿笑了起来,话里透着深意。

向宁和南希楼对视一眼,眼眸中虽然有些忌惮和后顾之忧,但那杀子之仇却同样熊熊燃烧,几欲摧毁他们的理智。

好一会,两人的神色才坚定下来,身形一晃,不见了踪影。

向南两家的精锐,随着自家家主也朝前冲去。

黄晓和姜哲两人静静地站在原地,怪笑不已,面上一片得意和幸灾乐祸。他们知道,向宁和南希楼已经被他们说动了,只怕马上就要领教到杨开府的强横实力。

这十几天,向宁和南希楼处处挤兑他们,让他们一肚子怨愤,而如今,这股怨气总算发泄了出去。

黄晓和姜哲只感觉通体舒畅。

“杨开,纳命来!”蓦然,一声怒喝传入杨开的耳中。

正在吸纳死亡高手的神识能量,杨开闻言抬头看去,只见那边飞窜过来两位超凡境强者,杀机腾腾地朝自己扑来。

这让他很费解,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得罪过他们。

神色不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