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五百六十一章 说不通

第五百六十一章 说不通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康斩是真糊涂了,虽说杨开自夺嫡战开始到珑在,每每都有惊人之举,让任何人都不敢小瞧他,但他突然说这么一句话没头没脑的话,康斩还是觉得有些好笑。

杨开也看出他脸上的不信任,沉声道:“我没时间跟你解释太多,信我就赶紧离开这里,不信我,你继续留下来,你的生死与我无关!”

说话间,便朝前迈出一步。

他这一动,立刻引起七大家联军的警惕,无数强者连忙凝聚起力量,凝重地望着他。

杨开的双眸寒光四溢,面上一片不耐。

小、公子……”叶新柔忽然在人群中出现,应该是有人给她通报了消息,急急赶了过来,俏脸上浮现出一抹促狭的神色,道:“你说这话,是不是有些危言耸听了?苍云邪地的人不龟缩在自己的地盘上,跑到这里来送死么?”

“白痴!”杨开唾骂一声,“叶新柔,我知道你对我有成见,上次的事我做的确实有些过火,但是现在我不想跟你争辩什么,也没时间跟你争辩,叫他们让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小公子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人家好怕呢。”叶新柔怯弱地望着杨开,忽然又鄙夷一笑:“你说苍云邪地的人攻过来了,可有什么依据,你又能拿出什么证据?”

杨开冷漠地望着她,一言不发。

他哪有什么依据?他的依据只是对扇轻罗的信任,对碧洛的信任!金羽鹰被派出去观察情况,现在也还没回来,即便回来了,金羽鹰带来的消息,也只有他能洞悉,依然还是他的一面之词。

见他沉默,叶新柔嗤笑一声,摊手道:“无凭无据,你让人家怎么相信,这难道不是小公子你耍的手段么?”

“我没必要耍手段。”杨开缓缓摇头,“夺嫡战,我已退出。杨家之主与我无关,大哥二哥谁想要,尽管拿去,现在我只想带着我的人离开这里。”

“呵呵。”叶新柔娇笑连连,“小公子,不管夺嫡战你是不是退出,你都不能离开这里的。”

“谁说我不能离开?”

“你可以试试。”

“别逼我。”杨开的气息危险起来。

叶新柔的笑容也迅速收敛,冷声道:“杨开,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虽然你府上有高手,但你别忘了,你这样做是与八大家为敌,注定没有好下场,你以为凭你的本事,能抵挡整个中都?你太看得起自己了。”

“叶妹妹,现在不是争论这些的时候。”秋忆梦站了出来,“苍云邪地的人,真的已经打过来了。就算你与杨开和我之间有什么私怨,等避开这次麻烦之后,活下来再说行不行?”

“这不是秋姐姐么?”叶新柔抿嘴笑了起来,集狭地望着秋忆梦道:“怎么,昨夜捅了自己一下,今天就康复了?秋姐姐的体质真是异于常人呢,又或者说,昨天你只是在演戏而已?”

秋忆梦的脸色陡然变得难看。

叶新柔这般不知进退,摆出一副要将杨开府众人拦在这里的架势,让她也心中怒气,本想和她好好说说,现在看来,却是对牛弹琴了。

叶新柔心中对杨开和秋忆梦的嫉妒仇恨,已让她没法正常思考。

“和她说不通了。”杨开缓缓摇头,面上涌出一丝无奈。

叶新柔忽然冷喝道:“杨开府上众人听着,尔等现在立刻离开他身边,归顺八大家,以前的事,既往不咎,若不然,我八大家必会将尔等背后的宗门和家族视为敌人,后果如何,想必你们自己也清楚。”

杨开身后诸人,齐齐变色。

叶新柔冷笑一声:“归顺了八大家也是有好处的。只要你们愿意现在站到我这里来,我保你们的家族和宗门顺风顺水……这一点,柳公子可是有发言权的,是吧柳公子?”

说话间,美眸盈盈地朝旁瞥去。

在那人群中,柳飞生神色艰辛地站在那里,杨开府无数道目光投到他身上,顿时让他如芒刺背,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柳飞生,我草你全家!”怔了一下,董轻寒忍不住骂了起来。

天元城这个少城主,才从杨开府离开不到一个多时辰,现在居然就已经被叶新柔给收服了。

这等于是当着众人的面,在打杨开的脸。

亏得他离去的时候,杨开还道谢送礼,感谢他天元城这段时间的付出。

听到董轻寒的怒骂,柳飞生的面色一阵青一阵红。

“只有柳飞生一个么?”杨开淡淡地看了叶新柔一眼。

叶新柔撇了撇嘴道:“端木家和紫薇谷倒是有些骨气,直接离开战城了,不过只有一个也足够了。”

听她这么说,骆小曼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她还真怕自己的师兄范鸿禁不住叶新柔的劝说招揽,也改投到她那边去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骆小曼哪还有脸面留下来?

“柳公子,跟他们说说吧,你与他们共处这么长时间,应该也了解他们,说说你天元城得到了什么好处,说说你现在的感受。”叶新柔得意洋洋地望着杨开,嘴上却在对柳飞生下达命令。

柳飞生神色艰辛至极,双手紧握成拳,面对杨开府那边投来的目光,他几乎已无法立足在此地。

“小公子………….对不起,我别无选择。”柳飞生神色愧疚,喃喃道。

“不用,这就是你的选择。”杨开缓缓摇头,也没有多大的情绪波动,似乎对柳飞生叛变如此之快,根本不在意。

叶新柔愕然,顿时生出一种挥出重拳却打在棉花上的挫败感,忍不住俏脸有些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