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五百五十六章 谁要离开

第五百五十六章 谁要离开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第五百五十六章谁要离开

杨开眉头一皱,询问道:“什么档次的?”

说起来,他对万药灵液,灵乳,灵膏的档次都还不清楚,因为迄今为止,无人给它们定过档次的高低,现在听梦无涯这么说,自然有些在意。

梦无涯没有回答,反而若有所思道:“八大家觊觎的就是这个吧?”

“差不多。”杨开微微颔首,心中狐疑,他发现,只要涉及到一些高端的东西,梦无涯从来都会转开话题,不愿多谈,杨开也不知道为什么。

他不愿说,杨开也不好打破砂锅问到底。

“这东西我用不上,你好好收着。”梦无涯一边说,一边又将万药灵膏递了回来,若有所思地望了地魔一眼,嘿嘿笑道:“老魔,你有福了,借助这个,说不定你也能一举突破到神游之上。”

“这东西真的能助人堪破神游之上的桎梏?”杨开闻言欣喜万分,上次凌太虚借助万药灵膏,一举达到现在的成就,杨开还以为只是巧合,可是现在梦无涯这样说,也让他意识到万药灵膏的珍贵之处。

“这东西里面暗含了天道法则,对突破瓶颈有很强大的作用,这老魔本就有底子,有了它若还无法突破,那他干脆自杀算了。”

地魔嘿嘿笑着,赶紧将那一小块万药灵膏收了起来,如获至宝。

“这东西的形成时间不短吧?”梦无涯看了杨开一眼。

“差不多有五六千年。”杨开如实回答。

“那就对了,几千年岁月的沉淀……好东西啊,好东西,可惜我的封印,用这个无法完全解开。”梦无涯叹息一声。

“那就用这个。”说着,杨开又取了些万药灵液出来。

梦无涯接过,仔细一看,不禁咦了一声:“这个也不错,虽然不如刚才那个精粹纯净,但也是鲜有的好东西了,拿来恢复伤势最好不过,唔……这玩意似乎还能帮人洗经筏髓呢。”

“梦掌柜目光如炬。”杨开竖了个大拇指。

梦无涯轻哼一声:“老夫连这点眼力都没有么?你从那弄来的,还有多少?”

杨开吸了吸鼻子,随口报出一个数字。

三人险些凌乱,瞪大了眼珠子望着杨开。

“给老夫的徒弟一些,这东西对老夫虽然没用,可对凝裳却有大作用。”梦无涯当下叱喝起来,一点也不客气。

“早就给了。”

梦掌柜恍然大悟:“怪不得凝裳这一两年来实力的提升比以前要迅速好多,原来有这层原因。府上武者服用的玄丹,也加入了这东西吧?”

“恩。”

凌太虚苦笑摇头:“杨家这次可真是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若是他们知道杨开手上有这么多万药灵液,不知会不会后悔对他的不管不问,变相威逼。

若是杨家能好好对待杨开,不要开口闭口的就要废去他的修为,将他归类为邪魔之徒,以杨开手上掌握的资源,他肯定不会介意分杨家一点好处。

他掌握的资源太庞大了,即便是他的亲朋好友一起,一辈子也不可能用完,能提升家族的实力,他何乐而不为?

但杨家的种种做法,却是硬生生地将这样一个巨大的助力,推到了自己的对立面,逼迫的杨开奋起反抗。

从梦无涯的房间中出来,杨开先去探视了一下秋忆梦。

秋大小姐已经没有大碍了,她捅自己的那一下并不算太深,让苏颜照顾一番之后,到现在差不多已经痊愈。

与她说了自己要离开的决定,秋忆梦只是神情苦涩,也没反对,现在这局势,杨开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去把所有人都召集起来吧,我有话说。”杨开淡淡地吩咐一声。

秋忆梦怔了下,瞬间明白他要干什么了,轻轻点头,出去召集起来。

虽说她昨天早上离开过一次杨开府,到了夜间又带人前来攻打,但最后时刻,所有人都明白了她的苦衷,对她还有霍星辰,都已不再记恨,反而还有些同情。

逼不得已走到对立面,他们心中的苦楚,又有谁知道?

秋忆梦,依然还是府中的第二号人物,这个位置无人能够撼动。

偏殿中,所有势力的领军人都已经聚齐,但每个人的表情都有些悲伤,甚至就连以往最没正经的霍星辰,此刻也是一脸正色。

众人静静地等待着。

好片刻之后,杨开才站起身道;“夺嫡战到现在已经差不多有十个月的时间了,杨开在这里感谢大家的支持和这么长时间的努力。虽然我们一度离胜利很近,但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让我们一而再再而三的功亏一篑。如今夺嫡战也不再是夺嫡战了,而我本人也不准备再继续下去,几日后,我就会离开这里,辜负大家这么长时间的期望了。”

所有人都没出声,只是静静地望着他。

众人都知道,杨开做出这个选择和决定,也是逼不得已。

“正如我之前所说,继续跟着我,会与中都八大家为敌,会牵连到各位背后的宗门家族的安危!之前,我也不太敢肯定,只是给大家提个醒,但是经过昨夜的事,这个担忧已成了事实。现在的局面,已不是你们能够决定的,所以我希望诸位能够好好考虑,为自己的宗门家族多想想,是不是现在还应该留在这里,想现在就走的,我不会阻拦,对于诸位这段时间的损失,我会尽最大可能的补偿,丹房和炼器室里这段时间积攒了不少节余,足够分配给大家。”

说完之后,静静地站在那里,等待着。

所有人都望着他,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