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五百四十九章 够了

第五百四十九章 够了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第五百四十九章够了

停电到现在……

啥都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啊……

焦灼的战斗在继续着。

七大家联军的损失越来越惨重,九位施展了霸血狂术的神游境九层的血侍,成为他们击败杨开府最大的屏障。

一次次地冲突纠缠,血战不休,依然无法将这九人击退。

他们九人,每两人一组,能够牵制住整整一个世家的武者。剩下一个影九,则无时无刻不守护在杨开身边,肃清企图敢靠近他的敌人。

叶新柔和高让风等人的神色变了。

因为血侍们这一次施展霸血狂术能够持续的时间太长了,根据他们得到的情报,杨家血侍的这一禁忌之术,顶多只能维持大半个时辰。

可这时间早就过了,九位血侍依然不见气血衰竭之象,反而越战越勇。

直到此刻,众人才意识到,杨家屹立八大家之首这么多年不倒,果然是有原因的。

同是出身超级世家的强者,七大家联军却拿九位血侍没有办法,不免又急又怒。

战圈中,杨开也无时无刻不在观察局势。

虽说九位血侍生猛无匹,地魔也不含糊,但府上那些神游境却是越来越少了,这些人数量的减少,也能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战局的走势。

凌太虚和梦无涯两人没有出手,杨开可以理解,因为他们两人一旦出手,事情就可能演变到不可收拾的程度。

战城内,可不止他们两位顶尖高手。

杨开更不赞成他们两现在出手,这两位更合适做为威慑存在。

这一战,不打到最后,谁也不知道结果会如何。

一道洁白的身影从侧旁闪了过来,杨开感应到一股亲切熟悉的气息,连忙后退,与之汇合。

扭头一看,苏颜已经冲出来了。

“秋忆梦没有大碍了,正在休息。”苏颜轻轻地说了一句。

杨开点点头。

“我帮你。”

“好!”

苏颜本没打算参与这一次的战斗,但对方人多势众,来势汹汹,杨开又已经言明,这一次不再是夺嫡之战,她哪还坐得住?安顿好秋忆梦之后立刻过来驰援。

与之同来的,还有凌霄阁的四大长老。这四人的实力也不差,加入战圈之后,立刻让己方取得了一些局部性的优势。

那一面玄级中品档次的镜子秘宝被苏颜取了出来,冰寒刺骨的冷意瞬间蔓延,真元往内灌入,一座座巍峨雪白的山峰在镜面上若隐若现,镜子内的世界,一片银装素裹,寒意逼人。

光芒绽放,一个巨大的结界忽然笼罩下来,将七大家十几位强者笼罩结界内。

康斩的眼眸顿时战栗起来,惊声道:“是那件秘宝!”

十几天前,南家和向家的四位神游境顶峰高手,就是被这件秘宝困住,然后冻成冰雕的。如今再见到这一幕,康斩顿时感到惊恐。

“这秘宝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叶新柔赶紧询问。

康斩面色凝重,将自己知道的一切娓娓道来。

听着他的讲述,叶新柔的俏脸也变了颜色,一旁,高让风和孟善衣同样面色冷肃。

这样强大的秘宝,谁能破解?

说话间,那笼罩在大地上的结界忽然破碎开来,从里面走出两道身影,众人定眼看去,果然不出所料,这两人正是杨开和苏颜。

而之前被笼罩进结界内的强者们,此刻全都变成了冰雕,静静地矗立在原地,摆出千奇百怪的造型,生死不知。

前前后后不过半盏茶的功夫而已。

这还没完,刚刚收拾掉十几个强者的苏颜,再一次往镜子内灌入真元,在叶新柔等人惊悚的注视下,一如刚才的结界成型。

这一次,又有十几人被笼罩进去。

“不可能。”叶新柔失声尖叫起来,“这样的秘宝施展起来及其耗费真元,她就算是神游境也不可能接连使用两次!”

以苏颜自身的本事,确实无法接连使用两次,真的这样做了,只怕是会耗尽真元,那样即便能困住敌人,也拿敌人没有办法,到头来可能还会在结界内被敌人擒拿。

但她身边还有一个杨开,两人修炼的是阴阳合欢功。

真元在彼此身上流转不停,源源不断。这种程度的消耗,苏颜还承受的起。

一阵不安莜然自叶新柔的心中升起。

单靠这样的一件玄级秘宝,杨开和苏颜便能料理掉绝大部分对手,若再让她施展几次,那自己这边还有什么人?

正惊慌失措时,结界第二次破碎,又有十几人被冻成冰雕。

哗……

光芒再一度绽放,避之不及的七大家强者们,第三次被镜子的结界笼罩进去几个。

叶新柔终于惶恐了,面色难看,心思急转着,却想不出有效的破解方法。

她头一次感觉到深深的无力,心里不禁想,若是二公子在这里就好了,以二公子的心性和手段,说不定能想出克制这一招的办法。

这一招,虽然无赖单调,却及其有效,至少对七大家联军是如此。

“够了!”一声怒喝忽然自虚空中响起,带着无尽的威严,听到这一声怒喝的人,全都不由自主地停下手上的动作。

有一种恐怖的威压诞生,循着压力来临的方向望去,众人赫然发现,在那虚空中,出现了一只似实似虚的巨大掌印。

那只掌印缓缓朝下拍来,目标正是苏颜用秘宝制造出来的结界。

碰……

掌印拍在结界上,一阵地动山摇,所有人都立身不稳。

哗啦一声脆响,似乎固若金汤的结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