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五百三十五章 黑书第七页

第五百三十五章 黑书第七页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偏殿内,面对叶新柔明目张胆的诱惑,杨开站起身,直直地朝她走了过去。

叶新柔抬起眼帘,娇羞地看了他一眼,胸腔内传来剧烈的心跳声,面上隐隐浮现出一丝期待。

对杨开,叶新柔确实比较感兴趣,能与这样少年霸主般的人物共享鱼水之欢,想必也是一件快乐的事。

随着杨开的靠近,叶新柔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片刻后,杨开与她擦肩而过,一声低沉的讥讽传入她的耳中。

“不好意思,我对破鞋没什么兴趣。”

叶新柔面上的期待迅速收敛,娇美的面孔陡然变得阴森可怕,娇躯簌簌发抖,霍地转头,娇喝一声:“杨开,你给我站住!”

杨开没搭理她,依然迈步朝外走去。

叶新柔怒火攻心,迈步去追,但还没靠近杨开,便被一股无形的气浪掀飞出去,等落下地之后,杨开已不见了踪影。

“杨开,你敢这样对我,我要你不得好死!”叶新柔嘶吼起来,如疯婆子般歇斯底里。

偏殿外,秋忆梦神色古怪地望着走出来的杨开,脸蛋红红地道:“你也太过分了吧?这样对一个女子。”

“有什么过分的。”杨开轻哼一声,“没把霍星辰叫来对她来说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我这人对女人向来仁慈。恩,她现在是你的了。”

“嘻咖……”,秋忆梦笑了起来,面上不禁浮现出一抹期待的神色。

虽说以叶新柔的身份地位,秋忆梦也不能拿她怎么样,但给她点苦头吃吃,还是可以的两个女子本来就不怎么对付,叶新柔现在居然又明目张胆地来勾引杨开,这让秋忆梦心中生出一股无明业火。

待杨开走后,秋忆梦才轻轻地拍了拍手。

立刻便有几个侍卫般的武者冲了过来,恭声问道:“秋小龘姐有什么吩咐?”

秋忆梦嘴角上扬,露出一丝恶魔般的笑容,扬声道:“在偏殿外守着,没我的吩咐,任何人不得进入!”

“是!”

偏殿内,叶新柔花容失色,忍不住娇呼起来:“秋姐姐,秋姐姐,绕了妹妹这一次吧,妹妹错了,秋姐姐”

秋忆梦自言自语地呢喃一声:“哎,年纪大了,耳朵有些不灵光,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那几个守在偏殿外的侍卫一本正经地摇头。

“那就是我听错了,我还当有人在喊我呢。”秋忆梦咯咯笑了一声,扬长而去。

几个侍卫顿觉遍体冰寒。

他们忽然发现,秋忆梦居然也有如此腹黑的一面,再望向偏殿,都不由自主地露出一抹同情的神色。

那里面,还有一个全身赤裸的叶新柔

房间内,杨开盘膝而坐,少有的心情起了些波动。

并不是因为叶新柔,再是因为接下来要做的事。

七日前,刚晋升神游境的时候杨开还没察觉,等到察觉到的时候又有许多事情缠身,一直没来得及处理,直到现在,才空闲下来。

无字黑书,又有反应了!

意念一动,那由镇魂石制作而成的无字黑书,出现在了手上。

自得了这本无字黑书之后,杨开便在武道之路上高歌猛进,势头一往无前。

这其中,有无字黑书每一次解封后带来的助力,更大的原因却是杨开自己努力的结果。

至今,杨开也依然记得清清楚楚。

黑书第一页解封,自己得到了傲骨金身。

第二页,傲骨金身诀。

第三真,那个神奇的香炉。

第四页,得到了真阳诀这奠定自己一身真元成就的功法。

第五页,便是指引自己前往药王谷,得到了万药潭下的绝世宝藏。

同时,第六页解封,开辟了黑书空间。

一直以来,无字黑书都没有什么动静,直到晋升了神游境之后,杨开才感觉到第七页的禁制已经可以窥探了。

可以窥探,就代表着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和修为,能够玻开它的禁制,解封它,挖掘出第七页中埋藏的秘密。

可以说,无字黑书每一页解封,都让杨开大有收获。

如今又到了这个时刻,杨开怎能不激动?

深深地吸了口气,平息心绪的起伏,手握着无字黑书,将其打开,往内灌入真元。

但很快,杨开就发现了一个异常的情况。

以前往无字黑书内灌入真元的时候,黑书都尽数吞噬,达到一定程度,禁制便会被解开,可是这一次它却拒不接纳真元的灌入,全数反弹了回来。

杨开陷入了沉思。

是自己灌入的方式不对?还是说灌入的真元不够庞大?

又或者根本不是这样做的。

第七页是在自己晋升神游境,开辟出识海之后,才被自己感应到了禁制的存在。

这么说来,识海和神识才是最大的关键。

想到此处,杨开顿时有了计较,不再往黑书内无用地灌入真元,而是凝聚出自己的神识力量,朝第七页上冲击过去。

黑漆漆的书页,在神识力量冲击的瞬间,便泛起一抹微弱的光亮,同时,神识力量也被吞噬干净。

见到此景,杨开顿时肯定了自己的推断——解开第七页的禁制,必须得是神识力量才行。

一不做二不休,疯狂地凝聚起神识,不断地冲击着黑书。每一道神识冲击过去,都会被黑书吞噬干净,但杨开可以很清晰地察觉到,黑书的禁制在一点点地变得松动,变得薄弱,如亘古不化的冰山被暴置在炙热的阳光下,一点点地消融。

缓慢,却能让人察觉。

时间流逝,日隐约升,杨开也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