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五百二十五章 全来了

第五百二十五章 全来了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众目睽睽之下,地魔大放厥词,在八大神游之上面前侃侃而谈,让所有人都对他侧目不已。

“不知所谓!”杨立庭冷哼一声,挥手就是一掌打出。

在那一掌下,地魔不禁身子一矮,险些跌跪在地,但他依然强硬地撑住了,反倒是他身边不远处的傀儡血魔,骤然爆开,如那向楚一样,尸骨无存。

地魔的双眸陡然绽放出丝丝寒光,冰冷地望着杨立庭。

“恩?”八位神游之上全都神色一怔,似乎没想到地魔居然有这么强大的抗压能力,杨立庭的那一招纵然没有用出全力,也不是神游境武者能够抵挡的,最起码也应该是断骨吐血,重创倒地的下场。

可地魔仅仅只是矮了下身子——这根本不是神游境武者能够做到的事情。

杨立庭虽然老早就看地魔不爽了,但他好歹也是站在巅峰上的人物之一,一招未能奏功,倒也抹不开脸面继续攻击地魔,只是冷哼一声,不再理会他。

地魔狞笑不止,望着杨立庭的眼神,变得危险起来。

傀儡血魔炼制不易,就这么被杨立庭一掌打成齑粉,他自然心中恼火。

顾忌杨开此刻的状态和处境,地魔也只能忍气吞声,不敢纠缠。

“杨前辈……”秋忆梦小心翼翼地呼唤了一声,心中忐忑不安,抿了抿干涩的嘴唇轻声道:“杨开正在突破之际,您若有什么指教,能先告诉晚辈么?晚辈稍后一定替您转达!”

她看出一点杨立庭心中的想法,却不敢确认,只能用这样的说辞来替杨开争取一些时间,也指望杨立庭念及血脉亲情,不要做的太决绝。

哪知杨立庭根本没有理会她的意思,一双眼睛依然直直地盯着正在接受天地威能洗礼的杨开,神情一如刚才那般冷冽。

傲骨金身内的邪恶能量自从杨开的意识沉浸到脑海中之后,就一直毫不间断地在往外喷涌。到了这个时候,不但没有收敛的迹象,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杨立庭的眉头紧锁着,其他七位神游之上的脸色也都不是太好看。

“杨兄,这小子怕是真的走火入魔了!”胖老者一声叹息。“可惜了这么好的苗子啊。”

他早就让杨立庭出来制止杨开的暴动。可杨立庭却没有听。拖延到现在,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只是他体内怎么会有这么庞大的邪气?”另外一人眉头紧皱,有些疑惑不解。

一个真元境九层的武者,根本不可能具备这么多真元。他的丹田和经脉。又不是无底洞,这么庞大的能量,几乎都比得上一个神游境巅峰了,而且还在往外迸发。

“看样子,他修炼邪功已经有不短的时间。”一个脸色暗红的老者沉声道。扭头望着杨立庭:“杨兄,你到底要怎么做,赶紧拿个主意啊,放任他这么搞下去,战城里这几万人怕都要坠入邪魔之道,他虽然是你杨家的血脉,可也不能因为他而导致生灵涂炭。”

“何须你来说!”杨立庭冷哼一声,看样子是有了定计。

“前辈,你到底要怎么做?”秋忆梦连忙上前一步。沉声询问,芳心越来越不安,越来越担忧。

秋道人皱了皱眉,缓缓伸出一只手,秋忆梦顿时感觉自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束缚牵引。扯到了秋道人身边。

“太长老……”秋忆梦花容失色。

“杨家的事,你不要插嘴!”秋道人缓缓摇头,说话间,往秋忆梦体内打入一道能量。秋忆梦顿时僵硬在原地,动不得。开不了口,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双眸里溢满了失措和焦急。

“你小子也给我闭嘴!”霍家的那位神游之上眼看霍星辰有些不知死活的欲开口说话,连忙如法炮制,将他扯到身边禁锢。

霍星辰不禁翻了个白眼。

杨开府上出身八大家的两位公子小姐瞬间失去了话语权,剩下的人立刻意识到不妙了。

这八人显然是想对杨开干什么啊,要不然不可能这么做的。

“杨兄,事不宜迟,要动手就赶紧动手吧。”有人催促道,面露不耐之色,他们坐镇封神殿,只顾着自己修炼,期望在有生之年能够窥探出更高一层的境界,可今日却被杨开打扰,不得不出动,自然有人心情不爽。

并非每个人都如胖老者那样,同情怜悯杨开的遭遇,惋惜他的资质。

杨立庭轻轻点头,望了一眼围聚在杨开身边不远处那些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等,开口道:“都让开!”

关键时刻,董胖子站了出来,略显肥胖的脸上有些紧张之色,却依然坚定地挡在杨开面前,不卑不亢拱手询问道:“前辈到底想干什么,能说来听听么?”

胡家姐妹也跨前一步,站在董轻寒身旁,严肃地朝杨立庭望去。

万花宫的四个少女,紫薇谷的骆小曼,问心宫的左方,飞羽阁的储景山,端木家族的五位神游境……

所有人都上前来了,排成一列。

八位神游之上不禁讶然,没想到杨开的人缘这么好,在这种关头还有人敢替他出面说话。

他们相信,若不是秋忆梦和霍星辰被禁锢,肯定也会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而且会是领头的两个人。

杨立庭也没动怒,只是轻轻点头,耐心说了一句:“我要阻止他晋升!”

众人勃然变色,董轻寒骇然询问:“为什么?”

如果杨开的晋升在这里被阻止,那他的修为可能就会彻底被废,沦为普通人。从云之巅跌落到世界的最底层,这样的打击,恐怕没人能承受。

杨立庭缓缓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