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四百九十八章 拘

第四百九十八章 拘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杨开府,伴随着地魔的怪笑和叫嚷声,闹出来的动静已经让所有人警觉了。

等到杨开赶到地方的时候,赫然发现距离丹房不远处的某一片位置被府上的武者围聚的里三层外三层,这些武者个个都真元浮沉不定,一脸戒备和忌惮之色,朝正中心望去。

见到杨开到来,纷纷让出一条通道,恭声问好。

杨开淡淡点头,神色从容地走到里面。

在那最里层,秋忆梦等人围聚在地魔身边,也都一脸好奇又惊愕地注视着前方。

“少主,那人来了!”地魔的神色略有些兴奋的样子,一边跟杨开说着,一边伸手指了指前方。

杨开的眼睛一眯,只见前方大约五丈处,几道通天的红色光芒自地面升起,如一根根烧红的铁柱,围成一个圆圈。而在那圆圈中,一道若有若无的身影正在横冲直撞,却始终摆脱不了这些红色光芒的束缚。

一群人看得啧啧称奇,就连秋忆梦等人也是惊讶至极。

因为这被红色光芒包裹的身影,几乎是透明的,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到它的存在。这身影在走动间,就好像一道清澈的水流在空气中流淌而过,将视野对面的景象折射的有些扭曲。

直到现在,众人都没看清这身影的真实模样。

此等手段,已经彻底超出了众人的见知和理解范畴!

影九也是精通隐匿刺杀的高手,他也能将自己的身形淡化在空气之中,但那是用一种特别的技巧和真元游动的方式,让别人忽略了自己的存在。

可眼前这个神秘人不是,她分明就在那里,却能让所有人都看不到!

杨开神色一凛,知道自己之前是小瞧了这个神秘高手的手段。

这个神秘高手。前后两次在杨开面前现身,却每次都能全身而退,上次在破镜湖,杨开斩下她一缕发丝,交予地魔,让地魔想办法找到此人的踪迹。

功夫不负有心人,直到今天,地魔才察觉这神秘高手的气息。当即便用大神通将她困住。

即便被困。她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只是随意地在那红色光芒包裹的一小片范围内来回走动,隐隐约约地,好像还能看见她在观察四周的人。

“咦……是个女子?”秋忆梦惊讶至极,刚才那一瞬,她分明是看到这模糊身影胸前的两团饱满。虽然只是惊鸿一现,可也让秋忆梦确定了她的性别。

“姑娘,露出你的真容吧。”杨开神色冷峻。淡然吩咐。

对方不置可否,没有回答,也没有现身。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杨开感觉到有一双目光正凝视着自己。

“我只是有些问题想要请教,还请姑娘配合!”杨开皱了皱眉。

依然没有回答。

杨开的神色渐渐不耐起来,他不知道这人三番两次潜入丹房附近到底想干什么,更不知道这个人是谁招揽的手下。但这样的一个人如果放任不管,只怕会让府上所有人都惶惶不安。而且她现在一副拒不配合的态度,也让杨开觉得再说下来也没什么用了。

“我给你十息时间,好好考虑下!”杨开的神色冷了下来,说完便静静地等待着。

很快,十息已过。

杨开缓缓摇头,凝视着身影所在的位置,淡淡道:“动手吧,若她敢反抗,杀了也没关系!”

地魔桀桀一声怪笑,迈步上前,被红光束缚的身影似乎没想到杨开如此心狠手辣,那身影再一次凝实了一瞬,但很快又淡化在众人的视野中。

“收!”地魔厉喝,围成一圈的红色光芒忽然向中间靠拢,带着一股诡异至极的气息。

“哼,就凭你们这些人也想抓住我?”就在那些红色光芒快要捆缚住那女子的时候,她忽然开口说话了。

声音入耳,所有人的神色都是一怔。

并非是这个声音很好听,又或者很难听,而是因为这个声音给人一种……很嫩的感觉。

一个人,随着年纪的增长,不但身形,外貌上会有些微妙的变化,声音也是会有变化的。年纪大的人,和年纪小的人,音质是不一样的。

这个神秘高手的声音很稚嫩,很清脆,单听她的声音,众人不由自主地就会联想到她是一个双十年华的妙龄少女。

很快,众人又暗暗摇头。

双十年华的少女,不可能有这么精湛的修为和深厚的实力!秋忆梦都已经二十二三了,才只有神游境一层而已。

柳轻摇年纪更大些。

这女子的资质,不可能妖孽的比秋忆梦和柳轻摇还出色吧?可能天生的音质就比较嫩,众人心中猜测。

神秘女子的话音刚落,地魔的神色便忽然一凛,丝毫没有犹豫,连忙从怀里掏出一物。

与此同时,伴随着女子咯咯的得意轻笑声,她被束缚在红色光芒内的身影,骤然爆裂。

杨开猛地朝前跨了一步,一只大手印当头就朝那边抓了过去。

他已经见过两次这样的场景,而每一次,这神秘高手都是这样逃脱的。

手印袭去,只抓到一片水雾,那女子竟在众目睽睽之下,忽然消失了。

在场众人,无不动容!

这里不但汇聚了年轻一代的武者,更有许多神游境,杨家血侍堂的几位高手也都在此,可谁都没发现,她到底是怎么逃脱的。

地魔却是神色亢奋,手上捏着刚拿出来的东西,往内灌入真元,随着真元的灌入,那造型古怪的东西骤然亮起。

“拘!”地魔轻喝一声,手上的东西化为一道流光,闪电般消失在众人的眼前,只见它以一种匪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