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四百九十一章 已经迟了

第四百九十一章 已经迟了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不得不说,吕梁打理家族是一把好手,但在教子方面却有些力不从心。

父子两人唱双簧般吵闹不休,秋忆梦黛眉微皱,语气淡漠道:“表叔,若是你只是想教育自己的儿子,回吕家也行,并不是非要在这里。”

听出秋忆梦语气中的不耐和冷淡,吕梁心中一惊,也顾不得心疼儿子,走到吕宋面前,一把将他提了起来,然后摁倒在地上。

顺手将其禁锢。

吕宋涨红了脸,跪在地上,只觉得颜面扫地!连望向吕梁的目光,居然都仇视起来。

“你再敢跟老夫倔强,我现在就把你打残了!”吕梁面色阴冷,神情平静地道。

他不是在开玩笑。

似乎察觉到这一点,吕宋当下也不敢再吭声。

“大小姐见笑了。”吕梁微微躬身抱拳。

秋忆梦忽然觉得没滋没味起来,吕梁的用心她自然知道,但摊上这么一个不服管教的儿子,谁都头疼。

这个吕宋,在品性方面,连霍星辰那种纨绔子弟都不如,霍星辰纵然纨绔浪荡,飞扬跋扈,好歹他有眼力,知道跟在杨开身边。

“表叔有什么事,不妨直说吧。”秋忆梦不愿再去看吕宋的嘴脸,连客套话也懒得说了。

吕梁叹了口气,道:“这次老朽本是去中都,看望一下你父亲,哪曾想在来的路上,却是得知了一些让我大为意外的消息。”

“这混账小子被九公子赶出府邸的时候,居然没往吕家传信告知老朽实情。反而还故意隐瞒,老朽一直以为他是在九公子名下效力,直到此番出来,才知晓他投靠的是五公子。”

“表叔……”秋忆梦喊了一声,那意思是让吕梁别说些无关紧要的事。且不管这件事,吕梁是不是知道实情,现在最重要的。是吕梁想干什么。

吕梁神色一讪,也不再就刚才的话继续下去,只是陪笑道:“大小姐。老朽只想问……九公子现在的态度如何?”

“他的态度?”秋忆梦沉吟了下,苦笑道:“要我说,是表叔你有些小题大做了。”

“啊?”吕梁有些不解。

“杨开根本没有将吕宋放在眼里。他被打成这样,也只是董家人下的手,以杨开的性子,如果吕宋真的惹怒了他,你觉得昨晚他还有命活下来么?”

“他敢杀我?”吕宋嘴角一扯,厉声询问。

“你可以试试,看他是不是敢杀你!”秋忆梦的俏脸骤然阴冷。

吕宋心中一寒,马上收敛了面上的狂傲。

“表叔。”秋忆梦转向吕梁,语气平缓下来,“吕宋那一日来投靠。被杨开赶出来,我也有责任,因为我觉得他不适合留在杨开府。你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样,你应该清楚,他留在杨开府。早晚有一天会死于非命。所以我怂恿他做了一些事,让杨开找借口赶他走。”

吕梁面含苦笑,点头道:“大小姐用心良苦,老朽感激不尽。”

“第二天,我也找他谈过,让他离开战城。他没听,留了下来。投靠杨亢,这也是他的自由,杨开甚至不知道这个消息,而且就算知道,他恐怕也不在乎。更没有理由去怪罪你们,他不要的助力,难道还不允许投靠别人么?”秋忆梦苦口婆心,完全可以说是推心置腹了。

“现在搞成这样,也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谁。”秋忆梦凝视了吕梁一眼:“真要怨,也只能怨你,居然让他来参加夺嫡之战。”

“是老朽教子无方!”吕梁一脸惭愧之色。他自然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什么德行,但夺嫡之战这么大的事,他也想让吕宋出来历练下,好磨练磨练性格,以后继承吕家的基业。

来之前,更是千叮咛万嘱咐,可吕宋将他的话全当了耳旁风。

“杨开没有要怪罪你们的意思,这一点表叔你尽可放心,就算杨开真的当了杨家之主,你吕家也不会因为这一次的事而被牵连。”

听她这么说,吕梁顿时松了一口气。

他最怕的就是这个,看这架势,杨开必定是成为杨家下一任家主的继承人了,若是哪一天他心血来潮要清算下夺嫡之战中的仇怨,吕家搞不好就要遭受无妄之灾。

“多谢大小姐指点迷津!”吕梁道谢不断,神色也放松不少,顿了顿,又有些不好意思道:“大小姐,老朽再问一句,九公子现在还需要人手么?”

秋忆梦抬眼看了看他,轻笑道:“表叔你想做什么?”

吕梁搓了搓手,笑道:“老朽只想让这混账小子戴罪立功!放心,只要九公子一句话,我吕家这次出人出力,并且什么东西都不要。”

“怕是没这个机会的。”秋忆梦缓缓摇头。

“大小姐是不放心吕宋这混账小子?吃过这一次亏,我想他应该有了记性。只要……”

“表叔,当日我与杨开在你吕家盘亘的时候,我曾经说过,我若是你,一定会选择杨开做为盟友!”

“是。”吕梁神情苦涩,当日秋忆梦确实说过这样的话,但是他并没有放在心上,而是坚信自己的判断,从最开始有些在意杨开,到后来的轻慢于他,态度转变的尤其明显。

“可是你呢……”秋忆梦冷笑一声:“三百万两,表叔你出手可真够大方的。”

吕梁老脸一红,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三百万两,确实不少,但对于吕家,对于参加夺嫡之战的杨家子弟来说,只不过是杯水车薪。杨开离开吕家的时候,吕梁只给了他三百万两,这还是看在他与药王谷箫浮生有关系的份上。

谁知道他现在如日中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