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四百八十八章 我故意的

第四百八十八章 我故意的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尘埃落定,杨亢已经败了。

但在战场的某一个角落,董胖子却正在蹂躏吕家那位少爷,吕宋实力也不差,前几天在破镜湖畔更与董轻寒交过手,彼此间也都熟悉对方的底细。

今夜董轻寒特意找上他,吕宋也是来者不拒,痛快应战。

不曾想,几日不见,董轻寒居然实力大增,一番大战下来,吕宋惨败,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被董轻寒追着一通猛杀,好不狼狈。

这家伙是不是打鸡血了?怎么今晚这么厉害?吕宋被揍的鼻青脸肿,惶惶逃窜。

“跑!你给本少跑,再跑快点!”董轻寒冷着一张脸,肥胖的身子说不出的写意潇洒,只是一晃,便堵在了吕宋面前,随手一耳光抽了下来。

吕宋扬手去挡,哪知对方变招速度极快,根本没见到他有什么动作,手掌打来的方向就改变。

啪地一声,吕宋半边脸都麻了。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董轻寒这般恶劣行径,几乎让吕宋气得吐血。他好歹也是一等世家的公子,战场上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传扬出去他以后如何立足?

“董轻寒,你不要欺人太甚!”吕宋急退,拉开和董胖子的距离。

“我就欺人太甚,怎么了?”董胖子又是一巴掌打下来。

啪……

吕宋怒火攻心,彻底乱了分寸,本可以抵挡的招式都挡不下来。又狠狠地挨了一巴掌,眼珠子都红了。

“没眼力的东西,还不滚出战城!”董轻寒一边唾弃,一边猛抽。

“表姐!”吕宋声嘶力竭,朝虚空中呼喊。

“表你妈!”董轻寒反手又是一掌。

天空上的秋忆梦瞥了下方一眼,微微摇头,没去理会吕宋的求救。

当日他被杨开赶出府邸的时候。秋忆梦在第二天就私下里找他谈过,让他尽快离开战城,不要再来搅和夺嫡之战这趟浑水了。秋忆梦也是好意,知道他有些有眼无珠,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为吕家带去祸患。

却不想这小子非但不领情,在养好伤之后还寻觅到了杨亢作为靠山,企图与杨开作对。

这个时候再来求救……已经晚了。

董轻寒是不会杀他的,这般教训折辱他一顿也好,说不定能让他开窍,意识到夺嫡之战不是他能够参与进来的。

场面静谧,在杨亢从天空落下来之后,所有人都已经停手了,只有董轻寒不依不饶地在教训吕宋,后者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让人听着毛骨悚然。

杨亢府一片凄凉,此一战,损失惨重,伤亡超过一半人数,在大战开始之前。没人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都以为杨亢这边的实力纵然不是最强,也不是最弱,即便有人来打,也不可能打得下来。

可血淋淋的现实却让他们清醒了。

杨开在无声无息之间,居然已经有了凌驾于所有杨家子弟的力量。

望着天空中那个身影,不少人都流露出颓然无力的神色。

“取令旗!”杨开冷喝一声。

箫顺身子晃了晃。冲进杨亢府的中殿,拿了令旗大大方方地走了出来,无人阻拦,也无人敢拦。

令旗的丢失,也意味着杨亢在真正意义上的出局。

躺在地上,杨亢缓缓闭上了眼睛,从现在开始,战城里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了。

“给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望着下方杨亢府上还活下来的武者,杨开扬声喊道。

众人都不禁屏气凝声,侧耳倾听起来。

“将我五哥府上的所有物资收集好,然后送到我府上,以后不得再踏入战城,否则……杀无赦!”

没人答话,更没有人指责这样的强盗行径。这本就是杨开应得的。

经历了今夜的杀戮,这里的武者怕也没胆气再留下来了,更何况,杨亢之前还答应过杨开这个条件,有他在其中说话,这些投靠他的人应该会听从的。

“没听明白?没听明白的话一个也不用走了,全留下来好了。”杨开神色不善地望着下方。

“明白明白,九公子放心!”顿时有人叫嚷起来,生怕杨开府上这些人再开杀戒。

“恩。”杨开微微点头。

“我们该赶紧回去了。”秋忆梦神色凝重,略有些不安地道:“本来想速战速决的,你偏偏要拖延这么长时间,府上留的人不多,杨慎杨影那边也不知道有没有行动。”

现在的杨开府,只有一小半人马坐镇,杨慎和杨影若是得到这边的消息,心够狠的话,完全可以带领大批人马出动,趁杨开后方防守不利,夺走令旗。

就算有曲高义在那守护也不成!

“我故意的!”杨开微微一笑。

“什么意思?”

“六哥和七哥应该已经出动了吧?”杨开漫不经心地答道。

“你确定他们已经出动了?”秋忆梦花容有些失色。

“当然。”杨开点点头。

“那你就一点都不担心?”秋忆梦快急死了,实在不知道杨开为什么要故意拖延这么长时间,好让杨慎和杨影两人得到消息。

“担心什么。令旗没事的。”杨开摇了摇头,虽说曲高义一人镇守在中殿不足以保证令旗的安全,但府上还有个梦无涯呢。

梦掌柜嘴上说着不会插手夺嫡之战的事,但倘若真到了危机的时候,他也不会坐视不管,杨开对他有信心。

“今夜是个机会!”杨开轻笑着,“这边离六哥的府邸比较近,那咱们就去六哥那里吧。”

秋忆梦呆了。傻傻地望着他:“你这一夜,到底要做多少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