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四百七十二章 这下麻烦了

第四百七十二章 这下麻烦了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想起少主,中年人的神色就有些复杂。

其实说起来,自己与少主之间的关系在本质上并没那么和睦,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自己以神魂之体,企图夺舍他的身体,不曾想被他克制,种下神魂烙印,反被控制。

随后就过上了一段为人奴役的日子,那段时间,中年人表面温顺,忠心耿耿,实则无时无刻不想脱离少主的奴役,恢复自由之身。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年人也逐渐发现了少主身上隐藏的巨大潜力,虽然他的记忆并没恢复多少,可还是有眼力的。

少主,不同于一般的武者,他身上笼罩了各种各样的神秘光环,即便是与他日夜相处,朝夕相对,中年人也未能看透这些神秘之处,反而越来越迷惘,才让他渐渐地收敛了小心思,暗暗期待少主的成长。

再然后,在困龙涧下找到了这具魔体,少主更是很放心地让自己的神魂入主其中。

说实话,那个时候自己是有些担心的,担心少主猜疑自己,如果他不允许自己入主现在这具魔体,那自己真的很可能会记恨他,想法设法地摆脱他的控制。

所幸,少主允许了。

这让当时的自己感激涕零!

仔细想想,少主似乎待自己也不错,就为了这具魔体,自己也该多帮帮他,毕竟,自己的神魂中还有他的烙印,若是惹毛了他,只有灰飞湮灭一个下场。

打定主意。中年人神色坚定起来,不再迟疑。

不过……这么孤身一人过去,似乎有些不妥啊,万一少主问将起来,难不成告诉他自己在苍云邪地流连忘返,忘记刻在石壁上的约定了么?

皱眉沉思了一下,中年人连忙将自己浩瀚的神识力量散开。

本意也只是想看看附近有没有可以利用的借口。但当神识铺散开之后,中年人的神识力量竟陡然波动了那么一瞬,似乎在远方的某一处。有一个熟悉的神魂波动传了过来。

“咦?”中年人的神色不禁惊疑,遥望了那边一眼,忽然想起了什么。嘿嘿低笑一声,身形一晃,裹着一股黑芒,闪电般逝去。

百里外,一群人正在仓皇逃窜。

人数不多,也不少,足有三十人左右,但领头的一人也只有神游境四层而已,余下的也没几个神游境高手坐镇,大多都是真元境武者。

在他们四周。好些道身影正在急速飞驰,将这群人团团包裹,可也没有立刻下杀手,只是这么寸步不离的跟随着。

而这些跟在一旁的武者们,似乎也不是一批人马。共有好几批。这几批人马之间也在互相警惕。

“这些人可真够讨厌的,跟了我们十几天也甩不开!”人群中,一个面容俏丽的少女一边飞奔一边抱怨。

“这下麻烦了。”她旁边的一个男子苦笑一声,“这个样子我们怕是到不了战城的。”

“师兄,我们怎么办呀?”那少女焦急询问。

“走一步看一步吧。”那男子显然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跟在师门长辈身后飞驰。

两人说话的时候。另外一个神色清冷的女子靠了上来,这女子身段纤细苗条,腰身婀娜多姿,单看样貌,也是难得一见的美女,但让人感觉奇怪的是,这个女子的一双芊芊玉手,却是被白带缠绕着,根本看不见她那一双手是什么模样。

不但她如此,这一群人当中,有很多人都是用白带将双手缠绕住了,似乎那些人的双手上隐藏了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陶师兄,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就此分开吧。”那女子的一双美眸中闪烁着寒光,这些天被追逐下来,她也动了真火,“那些人的目标是我们鬼王谷,我们分开的话,他们就不会找你们宝器宗的麻烦了。”

陶阳闻言摇了摇头:“冷师妹,你想的太简单了。你真以为他们这些人是盯着你们鬼王谷去的?”

“虽然不全是,但我们也有一定的责任。”冷珊神色一黯,她不是笨蛋,自然知道那群人追着不放,更时不时地口出威胁之言,却没有直接攻击的最大原因是不想得罪宝器宗。

鬼王谷只是他们的名正言顺的借口而已。

这次,恐怕是做错了!

几个月前,夺嫡之战的消息传到苍云邪地,鬼王谷这些人自然也听到了风声。

和陈学书那些人一样,当冷珊听到杨开的姓名之后,也是有些疑神疑鬼,不知这个杨家最小的公子是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一位。

后来经过多方打听,这才确认下来。

冷珊在鬼王谷的身份不低,当下便上言请求鬼厉允许她带领宗门之人参与夺嫡之战。

鬼厉拒绝了。

鬼王谷毕竟是苍云邪地的宗门,弟子贸然离开苍云邪地,肯定没什么好下场,中都杨家的夺嫡之战,他哪里敢参加?

不但拒绝,还将冷珊关了紧闭,责令她不到神游境绝对不允许出来。

后来,师兄沈奕和程英将她偷偷放了出来,三人集结了一批当初在凶煞邪洞内受过杨开恩惠的师兄弟,偷偷离开了鬼王谷,赶赴中都。

只为报当初杨开以一己之力,三番五次的救命之恩。那一次在凶煞邪洞中,如果没有杨开,这些鬼王谷的弟子早就死了千百遍。

但鬼王谷弟子的标志实在太明显了。

那一双惨白毫无血色的鬼手,一旦被人看到,就会知道他们出身邪宗,邪宗之人在外面游荡,被人杀了也就杀了。

所以众鬼王谷子弟便将自己的双手用白布缠绕了起来,虽然看着怪异,好歹也能隐藏下身份。

这批年轻人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