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四百六十七章 久违了

第四百六十七章 久违了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2013年第一场停电,来的稍微晚了些--

久违了的感觉啊。

**********************************

杨开神色一愕,旋即目光如剑,无可匹敌的神识力量凝聚成一点,在那秘宝周围寻找着。

下一刻,手上的长剑便朝一个方向劈了过去,气势如虹。

在那个方向上,又有一道模糊的身影出现,一把抓住秘宝,化身为一道虹光,转瞬千丈。

速度快的有些离谱,杨开甚至都来不及再发出一招攻击。

这番变故发生的快,结束的也快,等到那神秘高手抢走秘宝,消失在众人眼帘中的时候,杨家其他五人还在犹豫要不要冲过去。

破镜湖上,殷红的湖水淋淋撒撒,那虹光已经消失不见了。

杨开凌立在半空,手上提着修罗剑,脸色有些变幻。

第二次了,一天之内,接连两次让这个人从自己眼皮子底下溜走,而且是光明正大地溜走!

诡异又神秘的人!

伸出手去,抓住从空中飘落下来的东西,待看清楚之后,杨开的神色错愕。

将手上的东西揣入怀里,立刻返回自己的阵营。

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在那漫天湖水中抓到了什么,但大家都看到了这个动作,一时间揣测不已,好奇的要命!

杨家六人依然在打量彼此,但看来看去。也没从哪个人眼中看出点喜色,大家都在怀疑别人,怀疑那个神秘高手是别人招揽的手下。

夺宝之战已经快要进入尾声,八件玄级秘宝尘埃落定,只剩下少量的天级秘宝还在争抢中。

半盏茶之后,一切都平息了下来,六大阵营的武者。且战且退,各自回归。

一如最开始那样,在破镜湖畔分六角而立。但每一方的人数都最起码少了四分之一,损失的人手中,不乏神游境的高手!

其中要属杨亢杨慎杨影三方损失最大。在第三批秘宝出现的时候,这三方人马猝不及防被阴了一把,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一点劣势逐渐有被扩大的趋势,幸亏战斗持续的时间不长,否则这些人会不会全军覆没也未可知。

每一方武者都打出了真火,各自仇视地四下打量,在夺嫡之战中结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夺嫡之战进行的时候,不能私下里打击报复。但是等到夺嫡之战结束之后,这些有仇怨的势力之间注定会有一场生与死的较量。

所以夺宝纵然结束,场面也依然有些硝烟弥漫的味道。

杨开这边也有些损失,但收获更大!比起其他人,己方阵营武者抢得了秘宝数量无疑要多一些。

尤其是杨开独得了两件玄级秘宝。这比任何秘宝都要有分量。

杨威背负着双手,冲众人轻轻点头,领着自己的人和抢来的秘宝凯旋而归,旋即,杨诏和杨亢联袂离开,杨慎和杨影也无奈退走。

一场大战下来。所有人都没心思再起事端。

“影九,情况怎么样?”杨开看了一眼自中了封元咒之后,一直盘膝坐在地上的影九。

影九缓缓摇头:“提不起真元,经脉被禁锢,想要冲破最少也要两个月。”

神游之上高手动的手脚,就算是血侍强者也没办法轻易解除。

杨开眉头微微皱了皱,影九被封住真元,对他来说损失很大,如影子一般的存在,对任何对手都是一种威慑。

现在这个威慑不存在了,只能依仗曲高义和箫顺两人,虽说他们也很强大,但在隐匿刺杀这一方面,还是影九更出色些。

只能等回去之后看看梦无涯有没有办法解除了,如果连梦掌柜都没办法,那影九真的只能闲置两个月。

“回去吧。”杨开淡淡道。

“这个给你!”董轻寒走了上来,递给杨开一个巴掌长的小剑,正是杨开之前看上的那一件神魂秘宝。

“得手了?”杨开微微一笑,也没客气,伸手接过,入手冰寒刺骨,神识感应下来,这确实是非常吻合自己神识力量的一件秘宝,只要能够炼化,便能发挥出巨大的作用。

“表哥出马,哪有不得手的道理?”董胖子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肉,“那吕宋还想跟本少作对,哼,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德行。”

顿了顿,又道:“不过这秘宝得手,说起来还得感谢一个女子。”

“女子?”杨开一边把玩着手上的小剑,一边疑惑询问。

“恩。”董轻寒面露回忆之色,“我感觉自己似乎在哪见过,但又想不起来。是她把这东西扔给了我。”

“哪个阵营的?”杨开顿时愕然。

“一个看热闹的人。”

“漂亮么?”霍星辰一听女子两个字就来劲,一脸猥琐地追问。

“不但漂亮,还有些小妩媚!”董轻寒一脸你懂的的表情,嘿嘿低笑,“而且还是双胞胎哦,她身边还有一个跟她一模一样的人,吕宋实力也不低了,真元境七层,被她一招打翻了好几个跟头,那女子好生厉害。”

“双胞胎?”杨开的声音陡然拔高许多,“什么样的双胞胎?”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感觉那两人应该是娇媚双花。其实按道理来说,血战帮和风雨楼的人也应该早就到自己府上了,可直到现在也没见到人影,这不禁让杨开怀疑娇媚双花是不是在跟自己怄气,毕竟当时在太房山分别的时候,胡娇儿对自己的态度不算太好。

董轻寒怔了怔,也不知道该怎么去描述。只是把手一指:“刚才在那边看热闹,现在不知道跑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