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四百四十九章 禽兽

第四百四十九章 禽兽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董轻寒的话传入耳中,蓝初蝶的美眸闪了闪,浅笑地望着他道:“少爷怎么想起说这些?”

董轻寒耸了耸肩:“随口一说而已。”

言罢,和一旁的董轻烟聊了起来,似乎真的只是随口一说。

蓝初蝶张了张嘴,有心想和董轻寒多说几句关于杨开的话题,却又抹不开脸面。

望着前方的人影,蓝初蝶缓缓摇头,知道这一辈子恐怕都没以前那样的好机会了。

半个时辰后,众人一起赶到府邸所在之处。

府内静悄悄的,不见一个人影,除了镇守在中堂外的曲高义和那些普通的婢女之外,其他人全被秋忆梦给带了出去。

杨开忙里忙外,安排药王谷的人进了大殿,让下人奉上茶水,连与小师姐多说几句话的时间都没有。

药王谷的人不会虚伪,也不会客套,再加上没把杨开当外人,气氛自然活络融洽。

一个时辰后,秋忆梦领着人马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她带着那九批人也只是战城内四处逛了一圈,并没有真的去进攻谁,绕是如此,也足够威慑到其他的杨家子弟了。

杨开将自己的这些助力,一一介绍与秦泽认识,秦泽只是淡淡点头回应,并无太多表示。

炼丹师的倨傲可见一斑,这还是看在杨开的面子上,若是平常时候,秦泽只怕连见这些人都不愿意见。

秋忆梦赶紧着手安排药王谷这群人的住处,对秋大小姐。秦泽还是给点面子的,微笑地说了几句话,赞扬秋家后继有人,让秋忆梦笑得花枝乱颤,谦虚不已。

很快,一切都已安排妥当。

秋忆梦在忙碌的时候,杨开也在忙。这一次逼不得已强势出击,有些打乱了杨开本来的计划,所以今夜必须得布防一下。以免自己的那些兄长们心中不岔,联手偷袭。

一直忙到夜晚,才得了空闲。

正要去休息的时候。却被秋大小姐在阴影中拦了下来。

“干什么?”杨开望着黑暗中的一双美眸,疑惑询问。

“哼,我还想问你干什么去呢,走得这么急。”秋忆梦挡在前方,美眸上下打量着杨开。

“你管我。”

秋忆梦又哼了哼,语气怪怪地道:“你不说我也知道,是去找你那位小师姐吧?”

“是。”杨开坦然承认。

“早就看出来你们关系不一般。”秋忆梦心中略酸,撇了撇嘴,又问道:“是你师门的人?”

“不错,也是出身凌霄阁。”

“可是为什么我看秦泽那群人对她很恭敬?似乎比对你的态度还要恭敬。她也没多大年纪啊,奇怪,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内幕?”秋忆梦一脸疑惑,在安排药王谷那群人住处的时候,她亲耳听到秦泽与夏凝裳的对话。那分明是一个晚辈对长辈的恭敬态度,这让她感觉有些不太寻常。

“是有些原因,说不清楚的,等过些日子你就知道了。”杨开也没去解释。

“这应该是你计划中助力的一批吧?”

“在计划中,但我没想到会来这么多人。”

秋忆梦呵呵一笑:“三十位出身药王谷的炼丹师,还有一位是玄级的。杨开你真的发了。这消息要是传出去,肯定会有许多人来投奔的。”

杨开缓缓摇了摇头:“有好处,也有坏处,这一点你应该看得比我明白。”

秋忆梦颔了颔首:“你不想木秀于林,可是现在已经树大招风。以后怎么办,还要韬光养晦么?”

“为什么不?”杨开咧嘴一笑,“美女,你好像只看到药王谷这群人带来的轰动效应,没有去计算他们的战斗力啊。他们如今来投奔我,确实会让我的几个兄长忌惮,但是别忘记了,这一群人是没有多少修为的。等我那几位兄长冷静下来,想明白这一点,就不会再把他们当回事了。”

秋忆梦一愣,旋即点点头:“是的,我也被他们的到来带的有些兴奋,忽略了这一点。”

就算是有这批炼丹师的加盟,杨开这边助力的修为想要有质的提升,最起码也要三个月的时间,而且,这还得在材料供应充裕的前提下。

三个月,足够发生很多事。

更何况,他们的府上也是有炼丹师的,只不过那些炼丹师的整体水平无法与药王谷这群人相提并论。

真的计算下来,药王谷这群人最少要三个月才能让杨开这边的人马提升些修为,最少要六个月,才能拉开和其他府邸中武者们的差距。

今日的事,只能说杨家的那些子弟惊闻药王谷的炼丹师到来,心神震动,有些小题大做了。

秋忆梦沉思着,轻声道:“这么说来,药王谷的人加盟,其实对他们的威力也不算太大,至少短期内是这样的。”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药王谷这群人能发挥的作用将会越来越大。

“就看他们能不能想明白了。”杨开咧嘴一笑,黑暗中两排牙齿无比白皙,看得秋忆梦一愣。

皱了皱眉,秋忆梦忽然轻笑起来:“我发现,这几天你对我的态度有些不一样,没以前那么冷淡了。”

“是嘛。”杨开也怔了一下。

回想一下也确实如此,以前的秋忆梦太精明,处处算计,所以他也不想多亲近这女人,不过随着夺嫡之战的展开,秋忆梦脱离秋家加入自己的阵营,可能让自己有些认同她了,态度自然有些不经意的变化。

“是不是发现我的魅力,开始有些喜欢我了?”秋忆梦轻笑着,目光挑衅。

杨开望着她,嘴角慢慢挑起,什么话也没说,只是一步步地朝她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