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四百四十四章 十一家

第四百四十四章 十一家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武炼巅峰444_武炼巅峰全文免费阅读_第四百四十四章十一家说完,笑望着骆小曼:“说说,为什么这么怕我?我似乎也没对你做什么事吧?”

骆小曼眨巴着长长的睫毛,低着脑袋,轻声道:“我不知道……反正,我就是很怕你。”

“有多怕?”杨开往前走了一步。

骆小曼尖叫一声:“别过来!”

杨开愕然,连忙顿住步伐,生怕再走一步的话,这姑娘要吓晕了。

“算了,你们聊吧。”顿觉有些索然无味,大步离去。

映月门的人马果然已经来了,不但如此,陈学书之前提到的那几个宗门,也全部到齐。

他们本就已经在路上,得了陈学书传信之后,更是星夜兼程,速度不慢。

而这些人,此刻都在秋忆梦的安排下,各自寻了一个院落住下。

得知杨开已经出关,纷纷赶到大殿来相见。

水月堂的风浅痕,问心宫的左方,万花宫的寒小七,夜晗,柳青如,花若隐,一个不差,再加上陈学书和舒小语,那一次在异地之中历练遇到的人,几乎全部到场。

这么长时间没见,这些各自宗门内的领军人物自然都各有机缘,实力修为都有了不小的长进,但察觉到杨开的强大之后,一群人都苦笑不迭,只叹这辈子再努力恐怕都追不上杨开的步伐了。

当初在异地之中,他们每个人都最少超出杨开一个大境界,而现在。杨开已经超过他们了。

更何况,杨开这个真元境八层,根本不能与一般的真元境八层相提并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差距只会越拉越大。

寒暄声不断,大殿内热闹非凡。

“可惜,夜青丝和周霸的修罗门在海外。紫陌的森罗殿也在他国,要不然现在人就齐了。”陈学书叹了口气。

诸人都不禁露出一丝缅怀之色,当初在那异地。众人都是同生共死过来的,自然都有了一份友谊。

“来日方长。”杨开呵呵一笑,忽然扭头看着左方道:“厉心远现在情况怎么样?”

当初在异地之中。问心宫最后活下来的有两个人,一个是左方,一个便是厉心远,只不过后者运气比较差,被天狼国武者的控魂虫钻破了丹田,一身修为尽废。

听杨开问起这个人,众人都静默下来,关切的眼神望了过去。

左方神色一黯,苦笑道:“自那一次回来之后,厉师兄表面上看起来倒也乐观。但其实心中的苦,唯有他自己知道。我师傅也去药王谷打探了一下,知道有一种叫补天丹的丹药,有几率能修补好破损的丹田。只是这丹药材料所需甚多,而且品阶也高。鲜有人能够炼制。师傅这段时间一直在收集材料,只是药王谷前段日子出了变故,现在正是忙碌的时候,也不接受外来武者炼制丹药的请求,只能多等上一段日子了。”

“恩,既然有丹药可以修补他的丹田。那就好办。”杨开点点头,“到时候我帮你找人炼制。”

“杨兄有门路?”左方大喜过望,旋即醒悟过来,面前的这个人可不是当初在异地中碰到的那个杨开了,现在的这位,可是杨家的嫡系子弟!

“认识一些人,大概用不了几天就会到了。”杨开微微一笑,想起了一个温柔恬静的面容。

秋忆梦忽然笑眯眯地插话:“杨开,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有多少助力了?”

“不到十家吧?”杨开望了她一眼。

秋忆梦轻哼一声,随口道来:“秋家,霍家,向家,董家,紫薇谷,映月门,问心宫,飞羽阁,万花宫,这共有九家,是你知道的。”

“不错。”杨开颔了颔首,虽然他这几天一直在闭关,但心里也是有数的,“怎么,有什么不对么?”

“还有你不知道的呢。”秋忆梦抿嘴微笑。

“我不知道的助力?”杨开轻笑着,“这倒有意思了,说说看,哪些是我不知道的?”“正好要跟你这个东家汇报一声,天元城也派人送东西过来了,还有一批人手。”

“天元城?”杨开愣了愣。

秋忆梦摇头无语:“你不会讹了人家,又不记得了吧?”

“岚江所属的那个一等势力?”杨开忽然想了起来,那一次回中都的途中遇袭,不但吕家遭了无妄之灾,天元城也被杨开点名了。

不过并没有刻意去讹诈它,更没有传信过去。现在看来,这个天元城的管事之人倒是相当玲珑,一声不吭就派了人手和物资过来。

“不错。”秋忆梦点点头,“来的人我看了,还算可以,而且领头的那个年轻人是天元城城主的儿子,脾气也很温和,来了有两天时间,手下的人都很老实,可以接纳。“

“只要别象吕宋那样没眼力就成。”杨开无所谓,“这事你自己决定吧。有用的话就留,没用的话就送走。”

秋忆梦眼前一亮,心中窃喜,看样子杨开这是准备放权给自己大展手脚了。不禁暗暗庆幸,当初幸亏暂时脱离秋家来给他当帮手,否则去了杨慎那里,也只是一个盟友而已。

“不过天元城的人来了也就罢了,算是有些缘由,以后其他不认识的人,还是不要接纳了。”杨开又嘱咐一声。

“恩,我知道的。”秋忆梦很是开心。

“除了天元城,还有什么哪家是我不知道的助力?”杨开又询问道。

秋忆梦的神色凝重起来,沉声道:“端木家族,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

“端木家族?”杨开皱了皱眉头,若有所思,“似乎是在哪里听到过,一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