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四百三十八章 挑衅

第四百三十八章 挑衅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师兄妹两人正说着话,就见杨开从里面急步走了出来。

“陈兄,舒小妹,别来无恙。”杨开笑容满面,似乎已经很久没这么开心过了。

陈学书和舒小语两人刚才还在猜测自己认识的杨开是不是中都杨家的那位,待真正见到人之后,都不禁一阵恍惚,居然忘记答话,傻傻地站在原地朝前望去。

这一瞬间,两人不知为何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似乎都没想到,自己两人居然有幸结交这样的人物,刹那间都有些红光满面。

“我脸上有花?”看出他们的拘谨,杨开调侃一声。

听出他语气中的亲和之意,师兄妹两人才回过神,恢复了平常的状态。

陈学书坦然招呼:“杨师弟,久违了。”

舒小语更是噘起嘴巴,上下打量杨开,气哼哼道:“你这家伙,真的是中都杨家的人啊,我们居然一点都不知道,讨厌死了!”

“师妹!”陈学书扯了扯舒小语的衣服,瞪眼道:“杨家有规矩的,子弟出门在外历练,不得泄露了自己的身份,杨师弟又不是故意要欺瞒你。”

“我知道啦。”舒小语展颜一笑,“就是有点意外罢了。”

“现在知道也不晚,先进来说。”杨开热情招呼,将两人让了进去。

一路行来,舒小语叽叽喳喳,犹如一只麻雀般问个不停,她只是出身二等宗门,虽是映月门未来的栋梁,可毕竟身份不高,平时连一等势力的公子小姐们都难得一见,现在忽然见到个出身超级势力的人,自然好奇溢满芳心。

尤其这个人还是她提前就认识的。并且大家还共患难过。

舒小语的问题又杂又乱,宛若是一个从乡下来的村姑进了大城池一般,各种各样的问题铺天盖地一般袭了过来。

杨开一边领着两人朝里走,一边随口应答,陈学书苦笑连连,摇头不迭。

“你们杨家大不大?我听说占据了整个中都十分之一的面积,单是骑马就得跑上三天三夜才能跑一圈,是不是真的呀?”舒小语越问越是兴奋。

杨开还没回答。忽然传来一声鄙夷至极的笑声。

声音入耳。舒小语不禁一怔,扭头四望,这才发现不知不觉间,杨开已经领着他们来到了一处偏殿,而在偏殿中已经坐了不少人。

那些公子小姐们衣衫华贵,一看就出身不凡。身边基本都带着实力高深的守护者,他们佩戴的首饰挂件也都流转光晕,显然都是档次不错的秘宝。

反观她和陈学书两人。虽然也有秘宝,穿着也周正,但和那些人比较起来。却如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发出嘲笑声的是一位端坐在椅子上的年轻少爷,此刻他正用一种看乡巴佬一般的眼神朝这边望来。

舒小语刹那间就脸色通红,恨不得找个地洞直接钻下去,从此不再出来见人了。

杨开微微皱了皱眉,微笑道:“别听外面的人瞎说。杨家虽然占地面积不小,可也没这么夸张。”

“哦。”舒小语的睫毛闪了闪,纵然有杨开为她圆场,她也依旧尴尬不已,陈学书不着痕迹地捏了捏她的手心,将自己的安抚传达过去,舒小语的心情这才好受许多。

她是真没想到这里还有这么多人在等待,如果早知道的话,她也不会问那么多听起来很白痴的问题。

她确实没怎么见过世面,但出门在外,她也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事该做。只是之前杨开表现的很随和,丝毫没有因为出身不凡而小觑她和陈学书的意思,舒小语一时高兴,才多问了几句,却不想传到了别人的耳中。

“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杨开轻飘飘将刚才的尴尬带过,热情洋溢,道:“这两位是我在一处异地中历练共患难过的朋友,映月门的陈学书和舒小语。”

在那异地之中,杨开得了陈学书不少指点,之后这师兄妹两人更是想与杨开结伴同行,互相照顾。

那个时候,他们是真元境三层,杨开只是离合境三层。陈学书和舒小语显然是想照顾他。

正因如此,杨开对两人也很有好感。

陈学书微笑摇头:“杨师弟严重了,是杨师弟救了我师兄妹的性命,若不是杨师弟,我师兄妹二人现在恐怕早就化为骸骨了,救命之恩,铭记在心。”

“既是杨开的朋友,那便是董轻寒的朋友了。”董胖子微笑起身,和颜悦色地抱拳,董胖子清楚,杨开在外这几年结交的朋友,都是用心结交出来的,那是不掺杂了丝毫利益和利害关系的朋友。

这样的人,才是杨开最喜欢的。一般出身豪门的公子们都有这样一个通病,别人来结交他,他第一个念头就是怀疑别人是不是要与他扯上了利益关系。

所以董胖子也是相当的郑重其事。

“原来是董少爷!”陈学书显然听过董轻寒的名字,闻言眼前一亮,连忙回礼。

“紫薇谷,范鸿!”

“见过范兄。”

“秋家,秋忆梦。”秋大小姐浅笑吟吟,俏脸上泛着惊人的光泽,绝色动人。

陈学书神色一震,舒小语也是惊讶万分地朝秋忆梦望去。

“原来是秋大小姐,久仰久仰!”这可不是什么客套话,陈学书言辞诚恳,久仰之意溢于言表,脸上还挂着一丝佩服的神色。

秋忆梦呵呵一笑,很是受用,挑衅一般地瞥了杨开一眼,大有一股你不把我当回事,可本小姐依然名闻天下的味道。

在坐诸人,都看在杨开的面子上主动与陈学书打了个招呼,唯独只有吕宋大刺刺地坐在椅子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