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四百一十六章 打个赌

第四百一十六章 打个赌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听曲高义和影九自称属下,而且态度如此恭敬,霍星辰不禁眉头一皱,下意识地感觉到有些不太对。

杨家血侍堂的高手,待人似乎没这么和善吧?

“我们打个赌怎么样?”杨开忽然开口提议,微笑地望着霍星辰。

“赌什么?”霍星辰顿时来了兴致。

“就赌我能不能撑过今天晚上!”

扭头望着杨开,中都狼霍公子的神色玩味起来,一双眼睛微微眯起,心思急转。

“怕了?”杨开暗笑,神色颇为冷淡,哼了哼道:“怕就不要跟过来了,小心今晚丢掉性命,我可是听说你是霍家的独苗,真要是死在战城,事情可不好收场!”

“怕?”霍星辰嘿嘿冷笑,“本少爷长这么大,还不知道怕字怎么写。敢跟我赌,我就让你输得心服口服!难道你不知道,本少爷最拿手的便是吃喝嫖赌么?”

说话间,一脸的兴奋。

“赌注是什么?”霍星辰追问。

杨开上下打量他两眼,道:“你现在一穷二白,怕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吧?”

霍星辰一怔,挠挠脑袋道:“也确实如此。”

“那就玩小一点。”杨开轻笑一声,“你要是输了,我不要你什么东西,你便光着身子在战城里跑十圈好了!”

“这……这不太合适吧开兄……”霍星辰顿时愁眉不展,在战城里面裸奔十圈,岂不是丢死人?

“反正你早已声名狼藉,跑十圈也没什么大不了,债多不愁,虱多不痒啊。”杨开冲他挑了挑眉头,一脸猥琐。

听他这么说。霍星辰不禁觉得言之在理,点点头道:“说得也对。不过我可不认为我会输,你若输了呢?能给我什么?”

杨开吹了一声口哨,天空上忽然传来一声响亮的鹰啼!

旋即,一道金光俯冲而下,神俊的金羽鹰稳稳地落在杨开的肩头,锐利的双眸熠熠生光。

“输了我就把它送你!”

霍星辰喜不自禁,若杨开说要输给他什么财物秘宝。他可能还不会有兴趣。身为霍家独苗,岂会缺财物秘宝?

但金羽鹰不同,这是杨家独有的妖兽,不说它的实力本就不错,单是那卖相,就让霍星辰大为动心。

日后出门的时候。若是能如杨开这般将金羽鹰带在身边,那也是长脸面的事。

纨绔骄奢的公子爷,就喜欢这些调调。

“一言为定!”霍星辰生怕杨开反悔。连忙敲定下来,还一脸欣喜地望着金羽鹰,口上喃喃道:“鹰儿鹰儿。过了今晚你可就改姓霍啦!”

杨开笑笑,什么都没说。

距离中都百里之外,战城。

这是杨家自己建造起来的一座城池,虽然不如中都繁华广袤,但也相当不错了。平时。也只当是普通的城池在使用,但每次到夺嫡之战的时候,这里便会成为战场。

战城八角,各有一座府邸,那是为参与夺嫡之战的八位公子准备的。

或许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们都会在这里拉锯作战。

纵观历年历代,杨家夺嫡战很少有在短时间内分出胜负的,大多都是持久的战斗,经常进行个三年五载才能决定出结果。

而据杨家典籍记载,百年前有一位杨家家主,只花了不到半年的时间,便夺取了最后的胜利。

这样的成绩已经足够傲人了,因为越到最后,需要对付的敌人就越强大,想要胜利也就越难。

唯有在本身占据了相当大的优势时,才能轻松击败敌人。

众兄弟依次进城,整个战城也瞬间沸腾起来。这里原本有不少人居住,但更多的人却已经走了,就是怕被牵连到杨家夺嫡之战中。

还留下的人都是些胆大之人,他们对夺嫡之战也相当期待。

各自寒暄一番,众兄弟都心照不宣地分开开,各自去往自己的府邸。

杨开的府邸在西北角处,位置并不是太好,比较偏僻,也比较冷清,不过他也不在意。

一行仅有四人,施施然来到西北角的府邸处,门口站着两位俏生生的侍女,府邸内还有一些仆人可供使唤,这是杨家派遣过来服侍诸位公子日常生活的,是每一座府邸都有的待遇。这些人只是普通人,也不会担心他们能影响到夺嫡之战的胜负。

杨开到来的时候,两个妙龄少女都盈盈地行了一礼,口上道:“见过开公子!”

语气说不上多热情,只是例行公事,但无论是杨开还是霍星辰,都微妙地发现这两个侍女的表情隐隐有些失落。

显然是因为被分到一个没什么前途的公子府邸内,两个少女自觉没盼头。

这些府邸内的仆人,虽然不会参与到夺嫡之战中,但他们当然也希望跟着比较出色的公子,这样一来不但自己的安全可以保证无忧,二来若是服侍的公子满意了,待公子日后继承家主之位,自身也能水涨船高。

霍星辰笑望了杨开一眼,似乎觉得连这普通的下人都认为他没前途,颇是有趣。

杨开神色淡然,只是微微点头,领着曲高义和影九两人进了府邸。

背后,霍星辰嘿嘿淫笑着,冲那两个妙龄少女道:“两位姑娘叫什么名字啊?”

见到霍星辰那**的表情,两个少女都不禁吓得花容失色,连连后退。

中都狼的大名,她们自然知晓,正暗暗焦急这次怕是难逃毒手的时候,杨开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我府上的人,一个也不准动!”

霍星辰一怔,叫嚷道:“喂杨开,你管得也太多了吧?”

说话间,急步追了上去,愤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