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四百一十章 血侍堂

第四百一十章 血侍堂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听杨开这么说,杨镇不禁惊讶地看了看他,没想到他的要求这么高,点点头道:“我帮你备齐,自会让人送到你府上的。”

“有劳长老,告辞。”杨开颔首。

转身朝外走去。

“小子,在夺嫡之战中可别太早败北,那样老夫可会失望的。”杨镇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长老们试目以待好了!”

话音传来,人已消失不见。

“猖狂!”杨镇轻哼一声。

刚才去请程百炼的那个胖长老皱眉沉思了一会,开口道:“杨镇,这小子是在赌啊!搞不好会万劫不复。”

“夺嫡之战本就是一场豪赌!那些年轻小子们何尝没看到其中的机遇?但却没一个人敢做出这样的决定,唯独只有他敢!”杨镇的双眸中闪着精芒,轻轻点头:“短时间内虽然看不到成效,但至少他在血侍堂那边已经取得了先机。老四府上的这小子胆子很大,也有魄力,很有杨家的行事风范!”

杨开要选择那两位血侍,其中的得失,以这些长老们的精明和眼力哪里还看不明白?这样的选择,在夺嫡之战中,只要前期稳住了阵脚,不被人迅速击败,那么以后能收到的利益将会越来越大!唯一需要担心的是,前期别在那两个血侍伤势未好之时就被人给灭了。

血侍堂。

杨家一处很特别的地方,是血侍们平日居住的地方。即便隔着十几里地,也能清晰地感受到血侍堂中传来一股股无穷战意。

这些无形的力量好似能汇聚成一柄利剑,锋芒毕露,割裂苍穹。

血侍是天生的战士,是专门为战斗而培养出来的人才,他们的战意强大,是杨家的一块金字招牌。即便他们不在征战,诸多血侍身上的那一股杀伐之意也凝固如实质,弥漫在血侍堂周围。

杨开一路行来。在感受到这股让人心惊的气势时也是神色凛然。

屠峰和唐雨仙两人就恭敬地站在血侍堂们外,静静地等候着杨开的到来,在他们前面。还有一位身材魁梧的男人,背负着双手,一件随处可见的漆黑武士装,体魄雄伟,神色淡然,一头长发披在肩膀上,显得卓尔不群,眼神如寒星,慑人夺魄。

血侍堂堂主风胜,神游境顶峰的高手。为杨家立下汗马功劳,施展霸血狂术之后,甚至能与神游之上的高手一较长短。

在整个中都,也是鼎鼎有名,为数不多的强者。

自从昨天听屠峰和唐雨仙两人回来汇报过之后。风胜便对那位年纪最小的开公子有了些兴趣,曲高义和影九是他的手下,身为血侍堂堂主,他自然比较关心两人。

他想亲眼看看,那位愿意起用曲高义和影九的小公子,到底是什么样子。

这一天。等来了好几位杨家公子,但直到此刻,那位小公子也依然未曾现身,风胜却没有什么急躁之心,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

屠峰心中暗暗焦急,虽然杨开昨天已经答应他和唐雨仙两人的请求了,也不会怀疑杨开话语的真实性,但说实话他是真不知道杨开到底有没有足够的功劳能把曲高义和影九换走。

如果功劳不够呢?

正焦急的时候,视野中忽然出现了一个身形欣长的年轻人,不紧不慢地朝这边行来。

“是他么?”风胜开口问道。

“是他,是小公子!”屠峰提在胸口处的一块大石终于落了下来,浑身一阵轻松,与唐雨仙两人对视一眼,会心微笑起来。

小公子果然是个可信之人!只可惜,这一次的夺嫡之战不能追随在他身边,想起这个,两人都深感遗憾。

走到近前,杨开抬眼打量着风胜。

目光如电,气息浓郁悠长,浑身的血肉里蕴藏了无与伦比的爆发力。

神游境顶峰!

杨开眼前一亮,只是一眼便瞧出了他的真实修为。这样的高手如果与自己对战,一招就能灭杀自己,实力境界上的巨大差距,不是秘宝和傲骨金身中的邪恶能量能弥补的。

穿着普普通通,但杨开却能明显地感受到,这人站在那里,并未运转什么功法,可天地中的能量依然源源不断地往他身上涌去,渗人他的身体内,时刻都在凝练真元,让他的真元变得精纯浓郁,比起旁人无疑要高上一筹。

不愧是血侍堂的强者!

杨开心中暗赞,杨家能够屹立这么多年不倒,独享中都八大家第一的名头,也不是毫无缘由的。

在他眼神游弋打量风胜的时候,对方也在暗暗地观察他。

穿着随意,不显华贵,比起一般的世家公子都要简约简单,这样的穿着无疑是更适合突发的战斗应变。年纪很小,大概只有十八岁左右,但实力已到真元境八层。神色冷静,双眸看似平常,却偶尔有些精芒闪过。

风胜的眼眸不禁微微一眯,神色肃然。

他从杨开的身上感受到一股杀伐之意,那气息浓郁,及其明显。

杀伐之意,他风胜身上也有,比起杨开也更胜更强。这种气息不是修炼能够获得的,唯有在杀人之后才会留下,而且是要杀很多的人才会造成现在的状况。

这位小公子年纪轻轻,居然杀了那么多人,看样子也不是个好招惹的对手,这才是让风胜在意的地方。

更让风胜感觉古怪的是,这位小公子体内似乎还有另外一股诡异的力量,这股力量牵动了他的杀伐之气,让他在那一瞬不禁生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似乎连自己一直压制在心间的暴戾气息也翻滚了下。

再仔细看去,却又感受不出来太多,只能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