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三百九十七章 小把戏

第三百九十七章 小把戏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说一下,之前下大雪,有些亲戚没来得及走,所以今天明天两天时间白天都要出门,只能两更了,早上和晚上各一更。

***********************

怔怔地看了金羽鹰许久,杜成白只从那一双鹰眼中看出了敌意。

身为杨家的养鹰人,现在居然拿养了十几年的鹰儿没了办法,这要是传扬出去岂不是笑死人?杜成白刹那间尴尬万分,愣在那里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看出他的尴尬,杨开微微一笑,悄无声息地在黑书空间里沾了一滴万药灵液出来,然后摸了摸鹰儿的鸟喙,将万药灵液送进它的嘴中,道:“不能伤人!”

鹰儿抖动了下翅膀,似乎有些不太愿意地啼叫了几声。

“听话!”杨开皱了皱眉头。

金羽鹰的翅膀立刻收拢,变得乖巧至极。

杜成白不禁动容,愕然地望着杨开,一双眼珠子里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惊声道:“小公子你能与这只鹰儿沟通?”

“差不多吧。”杨开点点头。

杜成白顿时露出崇拜的神色,他的杜家,正是依靠祖上传下来的一套奴兽法诀,才得以进入杨家,当个专门饲养调教金羽鹰的养鹰人,本来他以为自己这一套奴兽法诀已经足以独步天下。

可现在跟杨开的神奇手段比起来,简直有着云泥之别。

杜成白自问做不到象杨开这样的程度,即便将那奴兽法门修炼到最顶峰。也不可能有这样的神奇。

一时间,杜成白又是震惊又是骇然。

天底下居然还有人能与妖兽沟通到这等地步!

杨应峰的双眸更是一亮,精光爆射,神色间颇有自豪之意。杨开是他儿子,杨开表现的越出众,他自然越高兴。虽然与妖兽沟通不算什么通天手段,但这也算是一技之长。

“杜老先生!”杨开看了杜成白一眼。

杜成白神色一凛。连忙道:“不敢,小公子唤我名字就行。”

隔行如隔山,没有人比杜成白清楚金羽鹰的难调教。杨开能让鹰儿这么听话乖巧,自然是得到了他的尊重。

“若我想要这只鹰,该如何做。才能得到它?”杨开望着杜成白问道。

“要这只鹰?”杜成白一惊,疑惑地望着杨开。

“恩,完全地拥有它,而不是属于家族!”杨开沉声道。

杜成白立刻明白他什么意思了。

不是没有杨家的嫡系弟子打过金羽鹰的主意,但金羽鹰桀骜难驯,而且只是五阶妖兽,本身也只相当于一个真元境的武者,就算得到了用处也不是太大,所以基本上没有人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但四爷府上的这位小公子不同,他能直观地与金羽鹰沟通。若是能得到一只这样的异兽,那对他的用处可就大了。

最起码,用来传信就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沉吟了一下,杜成白正色道:“小公子见谅,这鹰儿是家族所有。杜某也只是个养鹰人,并不能做主将它送与你。”

“这一点我知道,现在我只想知道我该如何才能将它据为己有,你在杨家养鹰这么多年,难道没有人从你手上带走过几只鹰?”

杜成白缓缓摇头:“从未有人成功带走过,即便是家族应允了。鹰儿也不会离开兽笼。”

杨应峰皱了皱眉头,插嘴道:“若是别的时候,我还可以用自己对家族的功劳帮你换一只鹰,眼下却不行,在这敏感时期,你所有的一切,都得由自己来筹备!”

杨开点头表示理解,再过一段日子就是夺嫡之战,家族是不会允许那些公子的亲人们变相的协助。

杜成白点点头:“正如四爷所说,可以用自己对家族的功劳来换取鹰儿。”顿了顿,苦笑摇头:“不过小公子你才刚回杨家,对家族是没有功劳的。”

“功劳?”杨开眉头挑了挑,“什么样的功劳才能换到一只鹰?”

这一点杨四爷也不太清楚,只能将目光投向杜成白。

后者道:“能给家族带来明显好处的功劳,比如说让整个势力来投诚效忠杨家,再比如说,给家族奉上一些秘宝,武技,还有珍惜的灵丹妙药,天才地宝!”

杨开眼前一亮:“玄级武技,够不够分量?”

此言一出,不但杜成白面色一变,就连杨应峰也是吓了一跳。

他万万没想到儿子在外这几年,居然能习练到玄级档次的武技。记忆中,凌霄阁内只有区区一套玄级下品的武技,还全部掌管在凌太虚和几位长老手上,平常弟子根本无法习练。

“开儿,你不会是……”杨应峰皱了皱眉头。

“不是的,我在宗门未曾习练过任何武技!”杨开摇摇头,知道他是在担心自己泄露宗门之秘。

这下杨应峰更惊诧了,不是在宗门里习得的,那是从什么地方习练来的?难道儿子这几年还在外面闯荡过?

反倒是杜成白在一旁连连点头:“玄级武技足够了。”

玄级武技,一般都是各自势力的镇派武技,非下一代传人无法习得,拿一套玄级武技来换一只五阶档次的金羽鹰,家族没道理不应允。

“小公子,要不要杜某帮你向家族申请下?一般金羽鹰的事情都得由我来经手才可以。”杜成白自告奋勇地提议。

“好,那就有老杜老先生了。”

“小公子客气。”杜成白老脸红了红,抱拳道:“杜某只期待,小公子能在闲暇之余在奴兽之法上指点杜某一二,杜某就感激不尽了。”

“好说。”杨开点点头。其实他也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