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三百九十六章 金羽鹰来寻

第三百九十六章 金羽鹰来寻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接下来的十几天,杨开闭门不出,对二老说要配置药液。

各种各样的珍贵材料被送房中,全被杨开收进了黑书空间内。

这些材料,不是杨家所出,而是杨应峰夫妻二人自己寻来的。虽然算不得是什么天才地宝,但档次也都不差,最高的已经到了玄级下品之列。

杨开必须得让他们产生一种那药液非比寻常的错觉,否则简简单单随随便便就配置出来了,也实在有些说不通它的神奇功效。

倒不是杨开有意要对二老隐瞒万药灵液,只是这玩意来历奇特,事关药王谷丹圣遗像,让他们知道了,只会多一重危险,还不如不说。

十几日后,杨开提着两大水袋的万药灵液送给杨应峰,嘱咐他与董素竹两人每日都要服用一滴。

万药灵乳也给了不少,这才是驱除邪气的关键,万药灵液只是让他们洗经筏髓用的。

至于最高级的万药灵膏,杨开没有动用。

这东西可以助人感悟天道,杨开想等到二老到神游顶峰的时候助他们突破再用。虽说那可能要很久一段时间,但杨开等得起。

四爷不知道万药灵液的珍贵,也是随手接了下来,放到一旁,略微有些古怪地看了杨开一眼,皱眉道:“夺嫡之战……你要参加?”

杨开觉得他似乎有话要说,不答反问道:“你的意思呢?”

杨应峰叹息道:“我和你娘本没想到你在外这几年会成长起来,所以也没想要你去参加夺嫡之战。你娘的意思是……让你不要参加!”

杨开目光灼灼地盯着他。嘴角噙着一抹微笑。

自己问他的意思,父亲却告诉自己母亲的想法,那么他的想法到底是怎样的,已经不用再询问。

“参加!”杨应峰沉声道,“夺得家主之位,才能为师门正名!”

“我也是这么想的。”

父子二人对视一眼,大笑起来。笑着笑着。杨应峰的神色就黯然了下来:“莫要怪为父的想法有些自私,当年我亏欠你师公很多,现在也只能指望你来报还。凌霄阁,不能在你师公手上断绝传承!”

“我知道,娘那边……”

“我会跟她说的。你不用担心。”杨应峰挥了挥手,说的豪气万丈。

“恩。”杨开颔了颔首,放下心中的担忧,虽说四爷一直表现的很惧内,但在家里大事方面,四爷还是能做主的,董素竹只会在一些无关紧要的地方去戏弄他,反对他。

“对了。”杨开忽然想起一事,“我想要一些消息灵通,心思灵活但又忠心耿耿的人。爹你手上有没有这样的人选?”

“有事要办?”杨应峰挑了挑浓浓的眉头。

“恩。”

四爷沉思了一会儿,随手丢给杨开一个东西,开口道:“去北城区的通天客栈,找一个叫庞迟的人,他应该能帮到你。”

“那是什么人?”杨开把玩着手上的东西。赫然发现这居然是一截青色的竹节,大概只有一指长短,被制成一只短笛的造型,轻轻往内吹点气,还能发出声音。

只是这竹节的材料杨开却认不出,非金非玉。也不是一般的材料。

“竹节帮帮主!”杨应峰微微一笑,“我自己培养出来的力量,虽然里面的人实力都不是很高,但打探消息搜集情报却是一流的好手,你若真能降服他们,对夺嫡之战也大有裨益!”

“我知道了。”杨开点点头。

杨四爷颇有些内疚,道:“家族中的力量我虽然也掌管了一些,但不能给你。因为在夺嫡之战中,除了家族允许的那些参战人员,其他任何人都不得参与其中。就算给了你,你也调动不了,更无法用到。”

杨开轻轻点头,也是清楚这一节,自然不会说什么。

“距离夺嫡之战大概还有一段时间,你可以用这段时间好好和他们熟悉一下。”杨应峰意味深长地笑着。

杨开也咧嘴一笑,笑的很是危险。

杨四爷看得神色一愣,他可从未见过杨开有这样邪气的一面。

一声鹰啼忽然在屋外响了起来,杨应峰眉头一皱,狐疑道:“金羽鹰?”

杨开却是面露喜色,侧耳倾听起来。片刻后,又一声鹰啼响起,果然是金羽鹰没错。

杨应峰顿时迷茫了:“金羽鹰怎么会落在我们府上?”

杨家的这些鹰儿,从来都是归属一个外姓家族在管理,这个家族很小,只有寥寥几口人,但是他们祖上传下了一种奴役妖兽的法门,借助这个法门,他们才得以居住在杨家,饲养照看那十几只珍惜异兽。

杨开回到杨家之后,一路跟来的金羽鹰便重回了兽笼,这一连十几天没出现,不想今日自己飞过来了。

杨应峰不知道金羽鹰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但杨开却是清楚的。

恐怕这鹰儿怀念万药灵液的味道,所以才前来寻找。

父子两人连忙走了出去,正见到几个下人站在一颗树下,手上拿着些肉食,逗弄树梢上的金羽鹰。

那些肉食都是新鲜至极的血食,从来都是金羽鹰最爱的食物,但此刻那一双鹰眼却是连瞧都不瞧一下,反而直勾勾地盯着杨开所在的屋内。

见到杨开现身,金羽鹰竟是展开翅膀,一跃而下,电光火石间就飞到了杨开肩膀上站着,弯勾般的鸟喙对着杨开的头发一阵亲昵磨蹭。

一群下人看得啧啧称奇,就连杨应峰也是惊异连连,怔怔地盯着杨开不放。

金羽鹰神智很高,而且脾气很大,就算是饲养着它们的那个家族,若是惹它们不高兴了,也很难安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