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三百九十四章 谁拉我我扎他小人

第三百九十四章 谁拉我我扎他小人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魂淡啊,这几天看笑傲江湖,正看的爽着,居然没更新了,太畜生了……离开杨家已经有五六年了,当年离开的时候,还是个不能修炼的普通人,而如今回归,却是已到真元境七层。

恍若隔世!

杨开心中对家中二老也甚是挂念,碍于族规却根本无法回来探望,再加上上一次董轻寒告诉他,母亲为了跑出来偷偷见他,结果被家族发现,杨四爷以身相替,挨了三十大板,更让杨开牵挂不已。

也不知这几年,二老如何了。

心绪起伏着,一路急步离开了化龙池禁地,才刚离开那一片云雾,便看见两道身影杵得笔直,静静地站在那里,冲着禁地处翘首以盼。

各自互相望了一下,全都愕然地怔住了。

杨开根本没想到,二老会守候在此处,毕竟自己回到家族才不到半日。若无人传信的话,说不定二老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回来了。

杨应峰和董素竹也是没有想到,儿子居然会这么快就出现在自己面前。

导致各自都还没回过神。

之前四爷说,杨开进了化龙池,最起码也要一两日才能出来,那也是尽可能地高估杨开的资质。

从屠峰那里,他们已经得知了杨开如今的修为,也知道他摆脱了当年先天不足的困扰,可对于杨开的资质如何。他们心中也是没底。

估算在化龙池内停留一两日,资质肯定不算好,但也正常。

万万没想到,不过半日功夫,杨开就从化龙池里走了出来。这么短的时间,说明杨开的资质很有问题啊。

三人互相望了一下,旋即。杨开就笑了,似乎这些年从来没有绽放过这么安心,这么畅快的笑容。

董素竹的嘴巴陡然就鳖了。眼泪水簌簌地往下掉着,一句话都没说,快步上前。一把将儿子搂在怀里。

但如今的杨开显然已经不比当年,这些年在外,个头长高不少,董素竹居然还矮了他半截,不得已,只能踮着脚尖,小手环过杨开的颈脖,将他的脑袋放在自己纤细的肩头上,一手摸着他的头发,一手放在他宽厚的背上。

张了好几次嘴。全被哽咽取代,泣不成声。

眼泪水滴落在杨开的肩膀上,温暖的感觉传来,嗅着那小时候让自己迷恋的香味,整个人的心神一片安宁。从未有过的放松彻底在身心中爆开。

远航已久的船只,终于回到了温宁的港湾。

杨开的鼻子酸涩起来。

杨四爷铁打般的汉子,此刻竟也是红了眼圈,悄悄撇了脑袋,使劲挤了挤眼。

“娘,我回来了!”杨开轻声呢喃着。

董素竹终于平缓了自己激动的情绪。一边轻轻地拍着杨开的后背,一边连连点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一连说了十几声,声音渐渐不那么颤抖了,说到最后,自己忍不住破泣为笑,这才将杨开松开,两只手捏着他的肩膀,就这么站在他面前,上下打量,美眸中满是喜悦之色。

长高了,长壮了,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弱不禁风的小孩子,现在的儿子站在自己面前,竟让自己都有一些可以依靠的感觉。

想到这里,董素竹又开始流泪了。

人的成长,总是会伴随磨难,杨开变成这样,和他这几年在外面吃的苦脱不开关系。

杨开正想给四爷打个眼色,示意他过来安慰一声,却不想自己这位老爹居然把脑袋撇在一旁,斜着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似乎天上有飞鸟飞过,老神在在地背负着双手杵在那里。

眼角一片湿润!

杨开无奈,只能自己开口安慰:“好了,别哭了!”

“恩,让人看见了笑话。”董素竹轻轻点头,自己擦着眼泪,两只眼睛肿得跟水蜜桃似的。

杨开这才微笑地看向杨应峰。

四爷依然摆着姿势,八风不动。

“爹……”杨开轻轻地喊了一声。

也不知道杨四爷怎么想的,一个激灵,连忙转过头,居然一脸正色地冲杨开抱了抱拳,嘴巴张了下,赫然发现似乎有些不对啊。

自己这是在见儿子,又不是见同辈长辈的,抱拳作甚,难不成还要给他行个礼?

老脸刹那间涨得通红,不着痕迹地伸手弹了弹衣袖,弹去那并不存在的尘埃,又把双手背负在屁股后面,微微点头,一片沉稳之色:“恩,回来了?”

杨开吸了吸鼻子,顿觉这个问题有些无解,只能点头:“恩,回来了。”

“那就……回家吧!”杨四爷心神不定,大手一挥,当先离去,耳朵根都是红的。

杨开和董素竹对视一眼,跟在四爷屁股后面,都是抿嘴偷笑。

虽然杨应峰在见到杨开的时候没有太多的表示,但任谁都可以瞧得出来,此刻的他颇有些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感觉,连脚步都变得比以往要轻快不少。

四爷府上。

三人一路疾行,片刻便已回到家中。

四爷的府邸不大,但也不小,毕竟是上一代的嫡系子弟,府上家丁婢女也仅有十几个,比起旁的地方倒显得有些清幽。

进了府邸,沿路碰到的家丁婢女皆都恭敬地冲杨开行礼。

杨应峰连忙让人去准备菜肴替儿子接风洗尘,董素竹却是拉着杨开,直接奔到了他以前的卧室中。

推开那记忆中的房门,杨开缓缓走了进去,入目所见,与记忆之中并无半点不同,无论是里面东西摆放的位置还是格局。都没有丝毫变化,那桌椅床榻上,也是一尘不染,显然每天都会有人来打扫。

杨应峰鬼魅般地闪了进来,低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