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三百九十三章 家有二老

第三百九十三章 家有二老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今天就两更了,下午有点事要出门,晚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莫等。

****************************

杨家。

两位公子率先回归的消息很快便传开了,那两只重新回到族内的金羽鹰便是最好的佐证。

一男一女两道身影,正在急速朝化龙池边飞奔。

两人的脸色都是那么的紧张期待,又有一些愧疚心疼。

那中年男子还好一些,强作镇定,唯有健硕的身躯抑制不住地微微轻颤,一丝不苟的脸庞上甚至还有些喜悦的神色。

反倒是那女子,一边飞奔一边抹着眼角,无声地哭得梨花带雨,眼泪水撒落一地,眼圈儿通红一片。

飞奔了一阵,中年男子实在看不下去了,闷声道:“素竹,你哭哭啼啼地做什么?儿子回来了应该高兴才是!”

董素竹继续抹眼泪,还没开口说话,便哽咽起来,断断续续道:“我……我就是忍不住嘛……你……以为我想哭啊……这眼泪水……自己就蹦出来了,呜呜……真是讨厌死了。”

杨应峰无语至极:“你这样子若是叫儿子看到,指不定会以为我在家怎么欺负你了。”

董素竹顿时凄婉起来:“难道没有欺负么?你倒是跟我说说,上次那个狐狸精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直杨大哥杨大哥的喊着不停,还喊得那么亲热!哼……”

口齿伶俐至极。眼泪水似乎也不淌了,哪里还有刚才语无伦次的模样。

杨四爷大囧失色,尴尬的脸都红了,嗫嚅许久才闷闷道:“意外,上次只是意外……”

“意外?”董素竹不依不饶,楚楚可怜道:“想我十八岁便嫁入你们杨家,跟了你快二十年。这么多年没享你们杨家的福,倒是吃了不少苦,到了这年纪。居然还要担心自己的丈夫别被别的狐狸精给勾引走。早知如此……我就不应该来中都参加什么夺嫡之战,结果碰到你这么个没良心的男人……呜呜……”

一边说,一边抹着眼角。悄悄地打量杨应峰的反应。

“真是意外!”杨四爷的额头上顿时渗出冷汗了,虽说董素竹如今也不年轻了,俨然已到了妇人的级别,但也不知道她怎么长得,直到如今看起来也跟二八少女没什么区别,漫长的岁月似乎根本没在她脸上留下什么痕迹。

而且董素竹不但人看着年轻,心性也极为活泼,时常会说出一些少女才会说的话,整出些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

夫妻两人一起外出的时候,经常会发生这样的尴尬事。

不相熟的人一上来便恭敬行礼:“见过杨四爷。见过杨小姐……”

杨应峰每每就纳闷地询问一声:“谁是杨小姐?”

人家就客气地道:“这位难道不是四爷的闺女么?果然是龙生龙,凤生凤,不愧是四爷所出,杨小姐风华绝代,绝世无双……”

使劲地吹捧。捧着捧着杨四爷的脸就黑了。

董素竹反而还一脸笑容地挽着杨应峰的胳膊,连连点头,非常享受,似乎巴不得人家多说自己几句好话。

经历的次数多了,杨四爷也长了经验,但凡再去不相熟的人家做客什么的。不等主人家开口,便声势夺人地自报家门:“我是杨应峰,这是内子董素竹!”

主人家顿时就郁闷了,心想这位杨四爷倒是个古怪的人,似乎生怕天下人不知道他老牛吃嫩草一般,居然逢人就这么自我介绍一句。

或许杨家人的性情……就是这么怪也说不定。

大世家嫡系子弟的心思,果然不是我等能够轻易揣摩的。

董素竹口上说的上次的事情,其实发生在三年之前,那对杨应峰有好感的女子也早就不知所踪了,偏偏董素竹还使劲抓着不放,每到郁闷之时总会拿出来说上一番。

更偏偏的是,杨四爷性情木讷,还就吃这一套!

明明自己没有错,只是那女子被他的风采英伟吸引,可只要董素竹一提起,杨四爷就变得跟孙子一样,连连道歉,窘迫无比。

“真是意外,素竹你不要多想,我只是在她困难的时候随手帮了她一把,其实我跟她说过的话不超过三句!”杨四爷一边拿衣袖擦着额头上的冷汗,一边紧张解释。

其实也不知道解释过多少次了……

“真的嘛?”董素竹吸了吸小鼻子,满脸泪痕,“没骗我?”

“不骗你,这一辈子都不骗你!”杨四爷说的铿锵有声,神态端正。

“四哥你真好。”董素竹顿时破泣为笑。

杨四爷咧了咧嘴,憨厚地笑着,与杨开的笑颇有几分相似,却没有杨开那种邪气和诡谲。

“你不会把这事告诉儿子吧?”杨四爷忽然脑袋灵光了一下,急忙追问。

“唔……那要看你以后表现怎么样了,若是哪天我不开心了,说不定就会去找儿子聊天,你知道的,聊天嘛,说着说着说不定就说起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咳咳咳咳……”杨四爷顿时一阵难受,心想若是自己高大的形象若是在儿子心中倒塌了……那可是天大的不妙。

说起儿子,董素竹的脸色端正了一些,喃喃道:“在外这几年,也不知道儿子有没有给我们带个媳妇回来。”

“没有吧,我听屠峰说他就是只身一人回来的。不过屠峰告诉我,似乎有女子对他有好感。”

“有几个女子?”董素竹顿时来了兴致。

“几个?”杨四爷浓浓的眉头往上一挑,忽然煞气满布道:“只准有一个。他若是敢花心,我打断他的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