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三百九十一章 杨诏

第三百九十一章 杨诏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又出了点意外,更新晚了……化龙池,有鱼跃龙门,化身为龙的寓意。

这是杨家的一处重地,也是杨家的一处宝地!

化龙池内的池水也不知有何玄妙,对武者大有裨益,据传浸泡在其中可以洗经筏髓,易胎换骨。一个武者若是能在其中泡上几天,实力必定会增长一些,自身的资质都可能会提升。

一个武者的资质是成长的根基,是基石,资质决定了一个武者能成长起来的高度,一般在后天很难改变,除非服用一些及其特别稀少的天才地宝。

而杨家的化龙池,便有一点这样的功效。

从来都是杨家人争相哄抢想要进入的地方。

但即便是杨家的嫡系弟子,想要进入化龙池中也不容易,必须得经过族内长老院审核,让长老院觉得这个嫡系弟子有投入的价值,才会被放行。

而那些杨家的外姓人员,就更难进入化龙池了,除非立下了什么不得了的功劳,才会被恩赐一番。

“小公子,我和雨仙都去过化龙池,那可是好地方啊。”屠峰闻言,略有些兴奋地悄声道。

“是啊,我那次保护梅小姐受了重伤,险些丧命,幸亏梅小姐托五爷说情,才以那些许功劳进入化龙池,不但伤势稳定下来,实力也有所精进。”唐雨仙也点头道。

杨开何尝不知道化龙池的宝贵和功效?乍一听胖子尹天游这么说,也是不禁苦笑连连。

当年在家中的时候,因为自己先天不足,父亲杨应峰好多次向长老会申请,想让自己进化龙池浸泡一番。看是否能弥补自身的不足。

但无论杨应峰申请多少次,统统都被长老会驳回!

一个废人,何必去浪费化龙池的功效!

导致父亲杨应峰每次在看到自己的时候,都有愧色,似乎觉得是他身有顽疾,才让自己先天不足,那一段时间,母亲董素竹也是终日黯然神伤。以泪洗面。

父母二人时常会去接领家族的任务。劳心劳苦,只为挣取一些功劳,藉此让杨开有机会进入化龙池。

但是无论他们怎么努力,每次都无法达成心愿。

“下次一定有机会的。”每次从长老殿回来,杨应峰都是同样的一句话,似乎在安慰自己。也似乎在安慰杨开。

他眼中的愧疚和黯然之色,至今依然历历在目。

当年父母那么努力都没能达成的目的,却不想今天长老会居然主动开放了。

那他们当初的努力和拼搏。又是因为什么?

想到这里,杨开的心绪微微有些起伏,目光闪了闪。轻轻点头。

尹天游的笑容一直堆在脸上,拱手道:“小公子,事不宜迟,现在是否出发去化龙池?”

莫名其妙地,杨开心里居然生出一种排斥的感觉。皱了皱眉头,还未说话,一声清脆的鹰啼忽然在头顶上响彻起来。

听到这声鹰啼,众人都不禁抬头朝天上看去,神色齐齐变得古怪。

杨开肩膀上的金羽鹰也是扑腾着翅膀,忽然窜了上去,眨眼间便飞到高空。

“今日可是双喜临门,又有一位公子回来了!”尹天游大笑着,他在这里等了好多天,可一直没等到哪个公子回族,没想到今天一下回来两个,自然让他振奋。

话音没落,通道的那边便行来一队人马。

为首的是一个大约二十五六的青年,双目炯炯有神,生得英伟不凡,他骑在一匹踏云驹上,闲庭信步般地朝这边行来。

在他的身后,同样是两位血侍跟随。

在两位血侍身后,居然还有好几个实力不错的高手。

隔着不远的距离,杨开和那青年的目光在半空中微微交汇了一下,后者双眸闪了闪,微微有些意外地望着杨开。

旋即,露出笑容,冲杨开轻轻地点了点头。

杨开也点头示意,算是打过招呼,看到他的面容,杨开也知道他是谁了。

杨诏,族内嫡系子弟中排行第二,是大伯杨应豪的儿子。

而大伯杨应豪,正是杨家现在的家主!也是因为他在与苍云邪地的大战中受创,所以族内才会提前召回在外历练的子弟。

和杨开的默默无闻不同,杨诏以前虽然从未公开于世人面前,但家族的大部分人因为杨应豪的关系,都是知道他的存在,也知道他的面容的。

杨开与他也见过几次,不算熟悉。

胖子尹天游在看到杨诏之后,神色立刻就凝重了不少,连带着他身后的那些人也都屏气凝声起来。

不管杨诏本身的实力如何,不管他在夺嫡之战中的表现怎样,就说他是现任家主的儿子,也不能怠慢了。

“小公子……”尹天游倒是个玲珑人,先跟杨开打了个招呼,态度恭敬。

“你忙你的。”杨开淡淡点头。

“谢小公子!”说完,连忙整了整衣衫,待杨诏来到近前时,赶紧将刚才与杨开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杨诏自始至终都端坐在踏云驹上,八方不动,听完尹天游的汇报之后只是轻轻点头:“我知道了。”

说完,目光一转,微笑地望着杨开道:“是开弟吧?”

“二哥!”杨开微微抱拳,咧嘴微笑。

“果然是开弟!哈哈。”杨诏放声大笑,上下打量了杨开一眼,道:“都说女大十八变,我看男大也是十八变啊,几年不见,二哥险些都认不出了,这哪里还是当年那个弱不禁风的小子,分明是丰神俊朗的年轻才俊,不愧是我杨家的人!”

言辞间,颇有些以杨家主人身份自居的味道。

“二哥过奖了。”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