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三百八十四章 遇袭

第三百八十四章 遇袭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岚江,贯穿东西,如一条匍匐在地的长龙,将大地隔成两块。

宽逾数百丈的江面上,激流喘息,水流凶猛澎湃,岸边浪花阵阵。

杨开一行五人来到岚江边,望着这喘息的河水,不禁都停了下来。

“快到了,过了岚江,穿过丰州,便可抵达中都!”屠峰仿佛怕杨开离家好些年,不记得回家的路似的,自顾地说了起来,“以踏云驹的脚力,顶多也就是三天。”

“恩。”杨开微微颔首。

“小公子你们且歇着,我去寻一艘渡河的船来!”屠峰嘿嘿笑了一声,放开神识感应片刻,一转身朝一个方向飞纵而去。

这一群人,个个都是真元境以上,纵然岚江宽逾几百丈,也挡不住他们飞行的步伐。

但人能飞,踏云驹却不行,所以还是得找一艘渡船,将这几匹妖兽给载过去。

不多时,一艘不大不小的船只便朝这边使了过来,屠峰站在船头上,冲众人直吆喝。

唐雨仙抿嘴笑了下,牵着自己和屠峰的坐骑,道:“我们过去吧。”

四人五妖兽,来到岸边,正欲上船,那船夫却是皱起了眉头,对屠峰道:“这位壮士,怎么你没跟小老儿说,你们这还有五匹马呀?”

骆小曼将这句话听在耳中,不禁扑哧一笑。

踏云驹的模样确实很象马,但尽管两者相似,可归根结底并不是同一种类。人家一个普通人看不出这一点。自然也无可厚非。

秋忆梦和唐雨仙两人也是有些忍俊不禁。

屠峰道:“有马怎么了?你难不成不渡马?”

“这倒不是。”船夫是个五十多岁的小老头,闻言摇了摇头,“只是这马匹渡河,也是要付钱的。”

屠峰顿时翻了个白眼:“付钱便付钱,又不会缺了你的。”

闻言,船夫顿时面露喜色:“壮士既然这么说,那便赶紧上来吧。”

一群人都是缓缓摇头。大家身份都不低,又有修为在身,人家一个普通老头子在这里摆渡维持生计。看起来虽然市侩了些,可也没有要跟他计较的意思。

船只不大,却足以一次性载着五人五妖兽。

随着船夫熟稔的动作。船只轻快地朝江中心驶去。

站在船板上,唐雨仙笑道:“我还从未坐过船呢,这摇摇晃晃的,若是不常坐的人,只怕很容易就会晕过去。”

屠峰点点头道:“确实如此,在江边上讨生活,不容易啊。”

秋忆梦和骆小曼虽然没说什么,也都露出赞同的表情,两人似乎也从未乘过船,不免对这一段行程颇感兴趣。身子随着船只来回摇晃,对着船边急喘的河水指指点点。

“一条江河便如此凶猛,那大海是什么样的光景?”屠峰说着说着便有些跑题了,他虽然实力强大,见识广博。可这一辈子也从未去过海边,自然也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扭头看着那船夫道:“老丈,你去过海边么?”

船夫闻言憨厚地笑了笑,摇头道:“小老儿这一辈子都在岚江边上,哪里有功夫去那海边?不过虽然没去过。却听说海上的船都巨大无匹,似乎个个都有几百丈长短,那大海波涛凶猛,可大船行驶在上面却是稳稳当当,倒一杯水放在桌子上,也不会洒落分毫。”

“是不是真的?”屠峰笑了一声,显然不太相信。

“怎么不是真的?壮士你想想啊,那大船那么大,海上的风浪就算厉害,也撼动不了它们啊。”

两位血侍和秋忆梦骆小曼顿时露出感兴趣的神色。他们虽然知道这船夫说的话当不得真,可左右无事,听在耳中也能打发时间。

见几人兴趣满满,船夫也不怯场,居然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

杨开在一旁神色无声地笑了笑,神色平淡。

在场诸人,唯有他去过大海,更深入过大海内部,险些还没能回来。对于船夫的夸大其词,杨开也不去点破。

说了一阵,船只便来到了岚江中心。

杨开正在神游方外,忽然有一些不太协调的感觉传来,警兆顿生,不禁眯起了双眼,直直地盯着船夫不放。

那船夫依然在讲着大海的事情,杨开却是忽然开口道:“老丈,你的划桨方式似乎有些不对啊。”

船上几人都是一愣,齐齐扭头望着杨开。

船夫更是笑了起来,道:“小哥儿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杨开微微一笑:“常年划桨的人,都会在呼吸中寻找划桨的节奏,尤其是在这种激流拍案的大江上,因为你若找不到节奏,只会付出比旁人多一倍的体力!老丈你既然一辈子都生活在这水边,难道这一点还不了解么?”

闻言,屠峰和唐雨仙的脸色陡然凝重起来,警惕而戒备地望着船夫。

船夫眼中似乎闪过一丝诧异和慌乱之色,不过很快便镇定了下来,道:“小哥你说的也有道理,只是小老儿我这一辈子都是这么划过来的,怕是习惯了,改天试试你说的方法,看是不是省力了一些。”

杨开继续笑着:“你用这种方法划过了半条河,依然面不改色心不跳,而且……既然你生活在江边,那应该是以江鱼为食物吧?这船上居然一点鱼腥味都没有……嘿嘿嘿嘿!”

声音渐冷,双眼慢慢眯起,声音低沉起来:“老丈你不是一般人啊。”

话音未落,屠峰和唐雨仙两人已经齐齐朝船夫冲了过去。

就在此时,天空中一直盘旋的银血金羽鹰发出一声急促的鸣啼声,声音中夹着清晰的示警意味。

秋忆梦和骆小曼也是花容变色,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