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三百八十二章 玉中真灵

第三百八十二章 玉中真灵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早上更了一章就出去了,回来才发现书评区里多了两条红色的书评,仔细一看,顿时兴奋。

再次感谢盟主挡吾诛之的十万飘红打赏,感激不尽,盟主威武……屋内,杨开盘膝坐在阳晶玉床上,真阳诀疯狂运转。

和吕斯坐在上面,只牵引一点点温和的阳气梳理经脉不同,杨开现在是疯狂地吞噬着阳晶玉床中的能量。

整个身体似乎变成了一个无底洞,周身穴位都散发出无与伦比的庞大吸力,一道道金黄色的能量,肉眼可见地从阳晶玉床中被牵引了出来,如丝线般涓涓流淌进杨开的穴位,钻进他的经脉内,汇聚到丹田处。

从未有过的舒畅感觉,油然升起。

不愧是玄级中品的宝玉,杨开能清楚地感受涌入自身的那些阳气是多么精纯,多么雄厚。

似乎是被这些阳气刺激了,自身的经脉也在不停地蕴动,以淬炼其中的微妙杂质,让这些阳气变得更纯净,更纤尘不染。

经脉很快饱和鼓胀起来,伴随着一声滴答的轻响,一滴崭新的阳液成型,沉浸到丹田处。

饱胀的经脉陡然变得空虚起来,吞噬的速度也再一次变快。

玉床中的能量一点点而又迅速地成为杨开的资本,丹田内的阳液一滴接着一滴地形成,而整个阳晶玉床。也以一种很微妙的速度在减小着。

在这个过程中,杨开一身血肉和五脏六腑,似乎也得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洗礼。

两日后,杨开缓缓睁眼,双眸熠熠生辉。

丹田内的阳液存储现在最起码也有两百多滴。当时从凶煞邪洞里出来的时候,阳液只剩下区区二十来滴了,而现在。这个数字疯狂地增长了十倍。

由此可见这一大块阳晶玉床中蕴藏的能量是多么恐怖骇人。

现在的阳液,与当初的阳液有很大不同,杨开的真元精纯。连带着一滴阳液中蕴藏的能量也比以往要庞大许多倍,所以纵然只有两百来滴,也是一笔绝对不可忽视的财富。

足以支持杨开很长一段时间的挥霍。

整个阳晶玉床几乎已经消失不见。吕斯恐怕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赖以疗伤用的,吕家花费了巨大的财力无力人力寻觅来的阳晶玉床,在自己转手不到两天的功夫,便已近乎从世间消失。

只剩下巴掌大的一小块!

杨开捏着手上的这一小块阳晶玉,目光闪烁,有些狐疑不解。

他发现在自己运转真阳诀的情况下,也没能将这一块阳晶玉中的能量吸收,似乎里面有什么神奇的力量,正在抵抗自己身体中传来的吸力。

如果真的狠下心去吸收。杨开自信也能把它给吸完,但发现这么个奇怪的现象,他也想弄明白。

巴掌大的玉块,依然通体金黄,而且色泽比起外围的阳晶玉。更加凝实厚重,隐隐有一种内敛的华光在其中流转不停。

好奇地观望片刻,没瞅出什么特别的名堂。

愣了一下,杨开放出神识探索,然而,神识探入玉中。也如陷入黑暗之中,一无所获,根本不能从这块玉中察觉到什么异常之处。

真元和神识全部无效,这块玉仿佛真的只是普通的阳晶玉,但杨开却总感觉它有些古怪,无奈之下冲门外喊了一声:“屠峰,雨仙!”

房门打开,屠峰和唐雨仙联袂而入。

“小公子有什么吩咐?”屠峰沉声询问,唐雨仙却是一霎不霎地盯着杨开,她发现才两天不见,这个小公子好像又有了一些变强的味道,原本才晋升不久的真元境七层境界,往前窜了一大截,整个人也是有些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感觉。

奇怪!唐雨仙暗暗摇头,只是两天的闭关,怎么会变强这么多?

而且,那个阳晶玉床哪里去了?唐雨仙在屋内并没发现之前的玉床踪迹。

杨开随手将手上的玉块丢给屠峰,道:“你来瞅瞅,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玄机?”

屠峰随手接过,目光闪过一丝讶然,却很快收敛,皱着眉头,抓着玉块释放力量,感应了一会儿,摇头道:“我对神识的造诣不如雨仙,看不出什么特别的,让她看看吧。”

杨开略有些诧异地看了一眼唐雨仙,似乎也没想她在神魂造诣上居然要强过屠峰。

实力到了神游境,不但要修炼自身身体的力量,还要修炼神魂的力量,有些人对神识和神魂技有自己独特的理解,对这一方面自然要比旁的神游境要强一些。

唐雨仙无疑就是这种人。

杨开点点头,屠峰顺手就把玉块丢给了唐雨仙。

后者温柔一笑,接过玉块,闭上美眸,将神识灌入其中。

渐渐地,唐雨仙娇媚的脸蛋上的神色微微有些凝重起来,似乎真的有什么不一样的发现,灌入玉块中的神识力量也渐渐变强不少。

杨开眼前一亮,心中暗暗期待。

好片刻功夫,唐雨仙才将自己的神识收回,轻轻地呼出一口气,睁开双眼,美眸中闪动着一丝兴奋的神采:“小公子,这是一块孕育了真灵的宝玉啊!”

“真灵?”杨开和屠峰齐齐动容。

“真灵!”唐雨仙重重点头,“而且据我感知,它孕育出来的时间不短,已经初具神智了,所以才能欺骗过你们的神识查探。”

“有神智的真灵?”屠峰惊呼一声,“那最起码也有几千年的时间了。”

“嘘!”杨开给屠峰打了个眼色。

屠峰一愣,旋即忽然想起什么。悄悄放出神识朝四周扩散,片刻后,神色一冷,重重地哼了一声,面色难看。

他感觉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