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三百八十章 我保你丹成

第三百八十章 我保你丹成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两个月之前?”杨开皱了皱眉头,“两个月之前我还在苍云邪地呢,你自然见不到我,我在云隐峰也就只待了两三个月就离开了。”

顿了顿,狐疑道:“斯长老既然去过云隐峰,怎么没让大师帮你炼丹?”

吕斯苦笑:“当时药王谷百废待兴,箫大师也正焦头烂额,听他那弟子说,似乎在研究什么东西,老夫倒是有幸登临了云隐峰,却连大师的面都没见到。”

说起这些,吕斯脸上没有丝毫尴尬,只有无奈之色。

这便是箫浮生!

纵然他实力不是很强,纵然药王谷只是个二等宗门,但吕斯这样的高人去了,箫浮生也是可见可不见。

而吕斯却也不敢有丝毫怨言,言语口气间依然也尊称箫浮生为大师!

“这样啊……”杨开怪怪地笑了笑,开口道:“我若是能让大师帮你炼制那枚玄丹呢?刚才的话是否算数?”

“你?”吕斯神色莫名地望着他,缓缓地摇头,“大师那等人物,怎么会听你的?”

外面吕梁也插嘴道:“杨公子,有些大话可不是随便能说的。”

杨开淡淡地望着吕斯,也摇头:“大话不大话,试一试便知。我虽然在云隐峰上待的时间不长,但请大师帮我炼枚玄丹还是可以做到的。”

吕斯一愣,目光灼灼地盯着杨开,眼睛一霎不霎。

外面吕梁等人也是惊骇莫名,他们都知道箫浮生的大名,更清楚他如今的地位,吕家第一人前去都吃了闭门羹,杨开凭什么能让箫大师帮他炼一枚玄丹?

那是一枚玄级中品丹,可不是没档次的丹丸。即便是箫大师炼制,也颇费心神和时间。

“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斯长老可得仔细考虑。”杨开笑吟吟地望着吕斯。

吕斯的神色阴晴不定,显然内心也是及其纠结,不知该不该信杨开。

按道理来说,杨家的公子没必要欺骗自己,但他只是一个年轻人,年轻人喜欢吹牛摆谱,也是正常的。

皱眉沉思了好半晌,吕斯才忽然道:“并非老夫不信任杨公子。既然你敢这么说。那想来与箫大师的关系也不浅。”

杨开不可置否,神色淡然。

“杨公子也在云隐峰上待过一段时间,那老夫便冒昧问几个问题。”吕斯显然是想验证下杨开说的是不是真的了。

“斯长老只管问就是。”

吕斯见他没有什么慌张之色,也是微微点头,沉吟一下道:“箫大师有一位弟子,杨公子可曾与她见过?”

杨开失笑道:“斯长老没打听下那弟子姓什么?”

“似乎是叫董轻烟。乃是董家的千金小姐。”

“董家与杨家有联姻,董轻烟是我表妹!”

吕斯顿时愕然,这才猛地回想起这一茬。惊声道:“原来那个人就是杨公子!”

“哪个人?”杨开疑惑了一下。

“老夫前去云隐峰时,曾听人说过,箫大师大半年之前设下考验。收取门徒,共有一男一女成功通过,那女子便是董轻烟,而那个男子据说是董家小姐的护卫……现在看来,那人哪是什么护卫。分明就是杨公子你!”

“是!”杨开也没否认,颔了颔首,“不过我与大师并非师徒。”

吕家诸人将这话听在耳中,齐齐动容。

万没想到,杨开与箫浮生之间居然还有这样一层联系。通过了箫浮生的考验,那便是箫浮生的弟子了,有这么一位炼丹大师罩着,即便他在杨家的夺嫡之战中失败了也没什么大问题呀,日后永远都是前途似锦。

吕梁目光闪烁着,似乎觉得该重新审视一下杨开了。

吕斯此刻心中已有八成的相信,但还是保险地问出最后一个问题:“老夫在那云隐峰住了几日,有幸从董小姐手上见到过箫大师正在研究的东西,敢问杨公子,大师研究的那是什么?”

杨开神态悠然,随意道:“一个阵法!”

能让箫浮生研究的焦头烂额的东西,肯定是与炼丹术有关。

应该就是杨开当初离开云隐峰时,托夏凝裳转交给箫大师的那个炼丹灵阵。

吕斯心神一震,终于确定杨开与箫浮生之间的关系确实非同一般,否则也不可能知道这些信息。

“应该是这样一个阵法!”杨开一边说着,一边随手在地上画出一个灵阵。

吕斯连忙屏住呼吸,聚精会神地望着,这个阵法玄妙复杂,让人看在眼中却是不明其意,纵然吕斯曾经见过一次,也只能回忆出一小半的内容,根本想不起全貌。

但杨开此刻却仿佛信手拈来,随意地将完整的阵法画了出来,显然对此已经烂熟于胸。

“就是这个!”吕斯连连点头,第二次见到,还是看不太懂,闭上眼睛去回忆,也回忆不起太多的内容。

画完之后,杨开随手将灵阵抹去,抬眼望着吕斯。

此刻吕家的这位高人终于不敢再小觑杨开,心知那一枚玄丹恐怕真的要寄托在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身上了。

神色紧张中带着一些期待之意,吕斯甚至有些小心地询问:“杨公子,那枚玄丹的事……”

“给我纸笔,我现在可以修书一封!”

“快拿纸笔来。”吕斯连忙对外面吆喝一声,老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润。

屋外众人正心绪起伏,听吕斯这么一喊,都是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哆嗦,吕梁连忙朝一人吩咐:“速去!”

那位神游境也是不敢有丝毫耽搁,身子化为一道青光直接从原地消失。

仅仅只是十息,便又返回,手上拿着笔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