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三百七十六章 闲来无聊

第三百七十六章 闲来无聊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失神间,杨开问了三遍,屠峰才忽然反应过来:“小伤,小公子不用担心。”

话才刚说完,又呕出一口鲜血。

岂是什么小伤?那是他们两个人全力的一击,结果在自己体内爆发出来了,等于是毫不设防地自己给自己狠狠地来了一下,没有当场昏过去已是万幸。

“疗伤药,有没有?”杨开沉声询问。

他的魅影空间里有些疗伤药,但那些丹药还是当年凌太虚为他准备的,档次并不是太高,屠峰和唐雨仙两人身为杨家血侍,随身肯定有携带杨家炼制的丹药,比杨开的无疑要好。

所以杨开也就不去献丑了。

“嗯。”唐雨仙颔了颔螓首,与屠峰两人一起从怀里摸出一个瓶子,从里倒出唯一的一粒褐色玄丹。

两人的脸上都浮现出一抹隐蔽的肉疼感和哭笑不得的神色。

这一粒褐色玄丹,是血侍们常备在身的丹药,足有玄极下品档次,一般的大小伤势都可以治疗。

这种丹药贵重无比,即便是血侍,每人也只会携带一颗在身,两人自然有些舍不得此时服下。

但他们的职责是守护杨开的安全,若不尽快把伤势养好,万一出了什么变故就大事不妙了。

所以纵然心疼,纵然可服可不服,两人也依然果断地将玄丹吞了下去。

一切,都以保护杨开为最大前提!

两人服下丹药之后,杨开的神色忽然动了动,赶紧将他们拉了起来,然后伸脚在地上抹了几下,掩盖了地面上的血痕。

下一刻,吕梁便带着吕家的众多高手齐齐到来。

“发生什么事了?”吕梁面色仓皇,急急询问。

刚才那么大的动静传出去。吕家的高手自然有所察觉,待醒悟传出动静的地方是杨开居住之所时,再也不敢有什么犹豫,疯狂赶来。

一个两个都生怕杨开出了什么意外,如果杨家的公子在吕家出事,那即便有秋家做靠山,吕家这一亩三分地也完了。

以杨家的跋扈嚣张,只会毫不迟疑地将此地碾平。

事关家族存亡。吕梁怎能不紧张。怎能不仓皇?

问出话之后,众人的目光都齐齐朝杨开望去,见他平安无事,身上也没有什么伤痕,都是明显地松了一口气。

屠峰和唐雨仙也隐藏的极好,两人微微运转真元。让血气浮现在脸上,看起来容光焕发,根本没露出受伤的痕迹。

“没事。”杨开呵呵一笑。“本公子刚才让屠峰和雨仙两人过过招让我瞅瞅,不曾想动静闹的稍微大了些。”

“过招?”吕梁神色愕然。

杨开随意地笑了笑,道:“闲来无聊嘛。看高手过招也能解闷。”

听他这么一说,吕梁等人的神色顿时古怪起来,皆是眉头皱了皱。

目光在地面上的两个大坑上看了看,又看看布满在四周的裂纹,吕梁等人都暗暗心惊两位血侍的强大。

只是过招便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若真的生死之战,那该有多厉害?

爽朗一笑,吕梁道:“原来杨公子还有如此闲情雅致,倒是吕某等人轻率了,你们继续,我等告辞!”

“慢走!”杨开温文尔雅地笑着,还不等吕梁离开,又扬声喊道:“对了吕家主。”

吕梁眉头一皱,回过身询问:“杨公子还有何吩咐?”

语气神态间似乎已不见昨日的凝重和谨慎,反而还有些不耐的感觉,在不知不觉间,他的态度似乎有些了变化。

杨开并不在意,只是道:“吕家人杰地灵,此地也山清水秀,我与两位血侍想多住几天,不会给你们带来什么麻烦吧?”

吕梁微微有些意外,也没去多想,只是笑道:“杨公子能做客吕家,是吕家的荣幸,何来麻烦之说。”

“嗯,如此就好。”杨开淡淡点头。

吕梁再次拱手,领着众人退去。

等到他们离去之后,杨开才霍地一回头,看向几十丈之外的一处阁楼。

在那二楼处,秋忆梦正倚在扶手上,面上挂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好整以暇地朝这边望来。

四目相对,秋忆梦微微扬起光洁的下巴,颇有些示威的味道,她身边的骆小曼也是嘿嘿笑着,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杨开冲她们咧了咧嘴,领着两位血侍走进屋内。

厢房内,杨开也没避讳开两位血侍,只是自顾地换下湿透的衣衫。

屠峰和唐雨仙两人神色复杂,心情纠结,七上八下地等待着。

可等了半晌,杨开也没有要说话的意思。

换好衣服之后,便直接坐在了椅子上。

两人对视一眼,这才硬着头皮上前,一起半跪在地,沉声道:“我等有罪,还请公子责罚。”

杨开扫了他们一眼,神色淡漠道:“何罪?”

屠峰面色尴尬,沉声道:“因为我等的轻率鲁莽,耽搁了公子的行程!”

杨开在最后的时候跟吕梁说,要在这里多住几天,分明是想让屠峰和唐雨仙两人有个安全而稳定的疗伤空间。

这一节,无论是屠峰还是唐雨仙都心知肚明,也因为这一点,两人心中都生出一些感激。

杨家的公子,很少有人会这么体恤下属。他们的伤说轻不轻,说重也不重,但如果不及时养好的话,说不定会有什么隐患。

屠峰说完,杨开没吭声。

唐雨仙也道:“因为我们的事,让公子被吕家的人看轻了!我等有罪!”

吕梁前后态度的细微变化,也没能瞒过众人的眼睛。

他为何有那种变化,只是因为杨开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