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三百六十六章 醉翁之意

第三百六十六章 醉翁之意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年初一,给武炼的书友拜年了。祝蛇年大吉,好运连连,事事顺利,不尽财富滚滚来,学业事业节节高!也祝武炼的成绩越来越好,祝小莫自己越长越英俊……还是算了吧,再英俊下去,好多人要自卑了……半日后,杨开神采飞扬地走了出来。

屠峰和唐雨仙两人连忙上前行礼,细细一打量,发现他果然已经突破,抵达真元境七层的水准。

两位血侍暗暗点头,心中也有些赞叹之意,能在大战后迅速突破,这个小公子的资质应该不差。

只是让人奇怪的是,在杨家十几年,他为什么只是个普通人呢?在最近这几年,他身上又发生了什么事,让他能一举达到现在的成就。

屠峰和唐雨仙两人望着杨开,脸上表情各异,沉默不语,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杨家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这一次提前这么早就召集我们回族?”杨开皱眉看着两人开口问道。

屠峰的脸色有些阴郁,开口道:“是家主受伤了。与苍云邪地诸多高手决战的时候,家主身先士卒,被阴冥鬼王和绝灭毒王联手打伤,毒气鬼气同时入体,虽救治及时,挽回性命,但族中长老说,情况不容乐观,所以必须得尽快将下一任家主的人选确定下来。”

“家主受伤?”杨开神色一怔。

杨家现在的家主,论身份应该是杨开的大伯杨应豪,实力不低,这等人物居然在大决战的时候也被打伤,而且看样子伤势还不轻,否则也不至于这么急着召回杨家嫡系,展开夺嫡之战。

“我知道了!”杨开淡淡点头。

对家族里的人和事。杨开了解的不多,甚至连几位叔伯也未曾见过几面,除了自己的父母之外,杨开对杨家的其他人并无太多的感情。

这一节对杨家其他嫡系来说也是一样的。

上一代的嫡系,也是在外历练了十年才回到家族,夺嫡之战时对自己的兄弟更是手下不留情,所以说,杨家人之间的亲情纽带很淡薄。并不象其他家族那么深厚。

见他反应平淡。屠峰和唐雨仙也没有太多意外之色,两人在杨家待了这么久,自然知道杨家人的脾气。

“小公子。”屠峰征询性地问了一声,“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们先且返回杨家吧。”

杨开眉头皱了皱,道:“族里有没有规定最迟的回归期限?”

“这倒没有。”屠峰缓缓地摇了摇头。“而且,我估计你是第一个被寻觅到的公子,两日前金羽鹰才被放飞出去。我和雨仙一路追来,很幸运地就碰到你了。其他人,恐怕现在还在跟着金羽鹰寻找吧。”

“那就好。”杨开淡淡一笑。

“小公子可是还有事未办?”

“恩。我想回宗门一趟!”杨开颔了颔首。

屠峰和唐雨仙对视一眼,不禁啧啧称奇。

杜鹃鸟杨家,嫡系弟子都是被放养的,隐藏身份寄居在别的宗门内,一般到了十年期限的时候。这些公子们都会偷偷摸摸地离开宗门,不想让宗门长辈和宗内的兄弟姐妹们知道。

毕竟在那生活了这么多年,就算是木头人也有些感情,这样欺骗宗门,多少都会心生愧疚。

可眼前这位倒好,不但不偷偷摸摸地走掉,居然还特意要返回去一趟,这倒是有意思的很。

只是不知等见到宗门长辈的时候,该如何解释呢?

唐雨仙顿时好奇起来:“小公子的宗门叫什么?”

杨开呵呵一笑,看了她一眼,只见她嘴角含笑,正期待地望着自己,似乎想打探下情况。

“还是不说的好!”

唐雨仙一怔,不太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不过身为血侍,她也不好再追问下去,只是隐隐地感觉到这个小公子有些不好应付。

“走了!”正发愣间,却见杨开已经翻身上了踏云驹,朝自己和屠峰吆喝着。

两人对视一眼,飞身朝踏云驹上纵去。

他们虽然是神游境,飞行起来速度也相当快,但既然有踏云驹代步,自然也乐得省了力气和真元。

三匹踏云驹,风驰电掣,三人的头顶上,银血金羽鹰一路跟随,不时地传出清脆的鸣啼声。

从此地到凌霄阁,最起码也有万里之遥,即便骑着踏云驹,也要两三天才能抵达。

但杨开并没有放开全速,而是保持着一种不快不慢的速度。

杨家那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屠峰和唐雨仙知道,杨开又何尝不知道。

这一路上,自己的表现,将会影响这两位血侍日后的选择!

参加夺嫡之战,可不仅仅只是几位杨家公子各自武力的较量。甚至可以说,自身武力是最不重要的一个环节。

夺嫡之战看重的是,这位公子能聚集多少助力,能让多少势力俯首称臣!

聚集的助力越多,俯首称臣的势力越多,就越能说明这位公子的人脉和手段,如此才能坐上杨家的家主之位!

杨家身为八大家之首,需要的就是人脉和手段!

杨开现在可以说是一穷二白,自然对这两位迎接自己回家的血侍很上心。

如果能在路上就将他们给折服收拢,等于是一回到家就有两位实力高深的神游境帮手了。

所以这一路,不能走得太快。太快了,杨开纵然有万般手段,也来不及施展,也不能太慢,太慢就显得懒散了。

杨开在前方带路,屠峰和唐雨仙一路跟随,也是毫无怨言。

一日行个两千里地,悠哉游哉。

三日之后,才走了一半的路程。

夜晚,三人停下歇息,屠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