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三百五十章 分别

第三百五十章 分别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首先,小莫要感谢下我的盟主挡吾诛之,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他帮我找风铃要了个章推。

昨晚追看傲世九重天的时候,忽然看到风铃在章节后面推荐我的书,感觉大为意外,仔细看看,原来是挡吾诛之的功劳。

非常感谢。

也感谢那些把小莫的书推荐给朋友们的书友们。

小莫昨晚心绪起伏的很,现在只有一句话要说,武炼我会好好写,不会辜负书友们的期望。

另外,立春了,祝大家看书开心……地洞上方,鬼王谷和宝器宗,胡家姐妹一行人都面露焦急担忧之色,默默地等待着。

自杨开闭关到现在已经过去半个月之久了,可直到现在他也没出现,反倒是他闭关的那个地洞方圆几十丈范围,全部被厚重的冰层覆盖冻结。

“杨兄怎么还不出来?不会出什么意外了吧?”程英来回度步,大嘴巴又闲不住了。

话音刚落,便察觉到三道冷厉的目光朝他望了过来,不禁脑袋缩了缩,嘿嘿讪笑一声。

沈奕无奈苦笑:“可惜了,我们没人到神游境,若是有人修炼出神识,还可以查探下那边什么情况。”

陶阳一脸正色地摇头:“不,就算有神识也无法查探,这冰寒恐怕连一般的神识都能冻住。”

听他这么说,众人无不骇然。也越发担忧起来。

又过了许久。

那冰封几十丈范围的冰层忽然传出一阵咔嚓嚓的声响,旋即,看似万载不化的玄冰如面粉一般爆碎开,在那漫天的晶粉之中,一道身影从中窜出,飞掠而来。

众人神色一喜,连忙迎上。

“你终于出来了。要是再不出来,我们只怕要打进去看看情况了。”沈奕一见杨开落下来,立马哈哈大笑起来。

杨开微微笑了笑。看了一眼众人,颔首道:“让诸位担心了。”

“既然出来了,我们就先离开这里。邪洞现在有些不安宁。”冷珊神色有些急切地说道。

陶阳也微微点头。

凶煞邪洞出现了那么强烈的能量波动,而且鬼王座下魑魅魍魉也在其中折损两人,更有魔灵出现的消息传出,杨开闭关这些日子,已经有不少神游境高手赶到里面探查情况。

再留下来,肯定又是麻烦缠身。

距离凶煞邪洞三十里之外。

一群人停下了步伐。

沈奕好奇地问道:“杨兄,我看那魑魅魍魉都死伤惨重,你怎么会平安无事的,而且看你神色,似乎还大有收获的样子。”

听他这么问。众人都是将目光投了过来。他们对这个事也挺好奇。

杨开微笑颔首:“一点小收获吧,那四个老家伙与邪灵泉水里出来的东西一番大战,两败俱伤,被我捡了便宜,只是运气好。”

“这……”沈奕一阵愕然。苦笑连连:“果然是好运道,天下竟还有这等好事。”

陶阳轻笑道:“看样子魑魅魍魉把你抓进去,倒也送了你一场机缘,那几个老家伙,这次可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哈哈!”

“怎么没被我碰上呢?”程英嗫嚅一声。一脸的羡慕嫉妒。

冷珊冷笑道:“除非杨开,我们这里的所有人,谁被抓进去谁死。你以为捡便宜也是很轻松的事情么?”

程英讪笑一声:“就是随口说说。”

众人何尝不知想在魑魅魍魉手上捡便宜是比登天还难的事?杨开虽然没有细说,但其中肯定有不为人知的凶险,也只有他,才能在魑魅魍魉手上活下一条命。

这一段时间的相处,他们无数次见证了杨开的强大的诡异,知道不能以一个平常的真元境武者来看待他。

“不管怎么说。”沈奕神色一正,亲热地拍了拍杨开的肩膀:“这一次邪洞之行,我鬼王谷众人欠你好多条命,日后杨兄若有事,只需招呼一声,别的我不敢担保,在这里的所有师兄弟,定当竭尽所能,全力以赴,上刀山下火海,万死不辞!”

鬼王谷众人齐齐点头。

陶阳笑道:“我们师兄妹四人也一样,虽然我们打架可能不怎么在行,但论炼制秘宝的手段,嘿嘿……杨兄他日若想炼制什么秘宝,只管来宝器宗寻我。”

“好!”杨开正色点头。

“这里距离鬼王谷不远,杨兄若是方便,不妨去敝宗玩耍几日?”沈奕热情地发出邀请。

“他还是别去了。”冷珊不冷不热地道。

“师妹,你这也太不近人情了。”沈奕顿时苦起了脸,本还想跟杨开再多交流交流,却没想冷珊这般不给脸面。

“我是为他好,你晓得什么。”冷珊瞪了他一眼,“师尊认识他的,他若去了鬼王谷,只怕没办法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

沈奕悚然一惊,这才想起师尊鬼厉貌似和凌霄阁的掌门有天大的恩怨。

当下不敢再提,扭头看着陶阳道:“你们呢?”

陶阳笑道:“沈兄不说我们也要与你们同行,我对鬼王谷的孕鬼之地颇有些好奇,不知能不能去见识一番。”

“求之不得啊。”沈奕爽朗大笑。

“那我们就在这里分别吧,你们自己多保重。”冷珊看着杨开道。

杨开笑着点头。

“走了走了,杨兄,两位姑娘,后会有期!”沈奕招呼众人,冲杨开和胡家姐妹抱拳。

“保重。”杨开回礼,看着鬼王谷和宝器宗众人一同远去。

“邪宗的人,原来也不是很坏呀。”等到只剩下三人的时候。胡媚儿忽然开口说道,“他们鬼王谷的这些人都很不错呢。”

胡娇儿深以为然地点头,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