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三百四十二章 嚣张跋扈

第三百四十二章 嚣张跋扈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站在高台上朝下望去,底下那覆盖地面的邪煞泉水已经抬升了很高的位置。

这些泉水并非真的水液,可看上去跟水液一般模样,浓稠流质,其中蕴藏了种种邪恶和危险。

邪灵们对这些泉水趋之若鹜,不停地吞噬其中的能量,但如果武者掉进其中,肯定是没什么好果子吃的。

可是现在,一身黑气包裹着的杨开根本未被邪煞泉水影响分毫,宛若在水中畅游的鱼儿,不停地遨游穿梭着。

所过之处,所有散落在外的邪灵本源统统被他吸进了体内。

偶尔碰到一两只不长眼的邪灵,竟也没被攻击,那些邪灵似乎发现不了他的存在,竟对他视若无睹。

一群人都看呆了!

高台上那老者同样如此,睚眦欲裂,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

这小子此刻的状态无比诡异,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能量与刚才的完全不同,充满了邪恶残暴的气息,他就像是一尊杀人如麻失去理智的大魔头,那气息之邪恶让人心中战栗。

更让老者震愕的是,杨开此刻正在底下收取着邪灵本源,邪灵们互相厮杀到现在,下方的邪灵本源多不胜数。那小子只是过去晃一趟,便收了足足几十团,看得让人眼红又嫉妒。

而且他是直接将邪灵本源吸进了体内,似乎根本不担心这些本源中蕴藏的邪恶会对他造成什么危害。

“嘿嘿嘿嘿……”杨开一边欢快地在邪煞泉水中游动收取本源,一边不停地传出那森冷的笑声。

笑声中有些意外和得意,更多的却是兴奋。

身心皆是兴奋异常,就连一身的血液也沸腾起来,好似怀里抱着一个脱光的美人,正在上下其手,品尝美妙。

傲骨金身内传来一阵阵有节奏的蕴动。刚才吸入体内的那些邪灵本源,让金身也欢愉万分,疯狂地吞噬周围的邪煞泉水中的邪恶能量,这些能量似乎非常合金身的胃口。

身体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将周围的邪恶统统吸进体内。

杨开非但感觉不到难受,反而一脸欣然。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既然金身喜欢这样的能量,也无需去深究。只管吸纳就行了。

吸了好大一会。杨开蓦然有一种饱和的感觉。

倒不是金身饱和了,金身就是个无底洞,吸纳多少能量都不会饱和,而是他当前的境界到了极限。

不突破这个桎梏,金身也不会再吸纳,要不然恐怕会对杨开造成负担。

察觉到这一点。杨开不禁有些可惜。

这一通狂吸,不但让金身大补一番,丹田内也存储了近百团邪灵本源。这些本源杨开还没时间去炼化,只能暂时放在丹田内。

已经没法再存更多。

尤其是那只魂邪灵留下的特殊本源,让杨开极为在意。比起其他的本源,这一团无疑是有些与众不同的。

得赶紧炼化了,才能吸纳更多的本源,也可以趁机突破当前境界。

这么一想,杨开的心头顿时火热起来。

转头看看。高台上那一群人依然在担忧地望着自己,尤其是胡家姐妹,两人美眸中的忧虑和挂心是无法掩藏的。

心头不禁一暖,杨开窜到高台下冲他们招手:“把所有的净灵瓶都给我。”

“嘿嘿……”沈奕一脸贪婪地奸笑两声,“就知道杨兄仗义!”

说着,赶紧将所有人的净灵瓶收集起来,朝杨开抛了过去。

只有五个净灵瓶而已。其中有三个是宝器宗带来的,鬼王谷的人带了两个,胡家姐妹只是逃难避进此处,自然没有净灵瓶。

一个瓶子可以装二十团本源,五个净灵瓶,就是百团!

这么庞大的数量,任谁都不免动心。

杨开继续回到邪煞泉水中穿梭,肆无忌惮地在无数邪灵中间游荡,不停地用净灵瓶收取着本源,装满一个瓶子再换另外一个。

不大一会功夫,五个瓶子都装满了。

老者和逍遥宗众人巴巴地看着,每个人的眼中都写满了贪婪和羡慕。

他们在这高台上打生打死的,连收取本源的时间都没有,可杨开倒好,毫无顾虑地在泉水中游荡,收取一团又一团让人眼红的本源。

两相比较下来,哪里不羡慕嫉妒?

那老者现在悔的肠子都青了,一张老脸上的表情精彩纷呈,心中各种滋味翻滚。

早知道这小子有这么大的能耐,他哪里会跟杨开撕破脸皮?可直到此刻才见识到他的诡秘和强大,后悔也无用。

刚才打杨开的那一招,彻底断送了他交好杨开的希望。

就算不能让他帮自己弄出那神奇的防御罩,现在让他帮自己收点本源也是好的啊!他在下面收本源的动作,比摘西瓜还要简单。

***,真是流年不利,白白放过了这么好的机会!

一瞬间,老者觉得牙疼,肝疼,胃疼,浑身上下,哪儿都疼。

杨开拿着五个装满的瓶子,朝上面抛了过去,自己也没急着回去,而是悬浮在邪煞泉水之上,扭过头,阴森森地看了老者那边一眼。

老者心中一突,不知杨开那眼神是什么意思。

正纠结间,却见杨开冲他咧嘴一笑,那猩红的双目中有一种别样的味道,竟是慢悠悠潇洒万分地飞了过来。

高台上的所有人都如临大敌,紧张戒备。他们现在应付邪灵就有些捉襟见肘,若是杨开再趁机落井下石,那就完了。

这可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余庆心中暗暗责怪老者刚才的鲁莽,远远地跟杨开陪笑,口上道:“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