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三百二十七章 拿什么换呢

第三百二十七章 拿什么换呢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貌似……有要感冒的迹象,这两天一直轻咳啊,现在上颚也有点肿了,今天还要去扫墓……洞穴似乎极深,杨开下坠了好片刻功夫也没到底部。

再过一会儿,忽然有打斗的动静从下方传来,一团团忽明忽暗的光芒在眼帘前一闪而逝,应该是有人正在释放武技。

杨开更加凝重戒备起来,心知扇轻罗所言不假,这凶煞邪洞虽然凶险万分,但却每时每刻都有人在里面历练。这才刚进来,居然就遇到人了。

越是危险的地方就越是有好处,凶煞邪洞的种种奇妙,足以吸引人蜂拥而来。

这也是现在天下大乱的时候,许多人正在外面作战,若是平常时期,这里的人只怕会更多。

人多就会有纷争,就会打架流血,这在任何一处地方都是亘古至存的道理。

再过片刻,打斗声和光芒变得清晰。

杨开侧耳倾听,察觉对方应该是有四个人,实力也不是很高,大概全是真元境的武者。

下坠中,悄悄放出神识感受一番,一道道阴邪至极的能量遍布在神识范围内,这些能量或强或弱,给人的感觉很不舒服,应该就是所谓的邪灵了。

也有一些武者活动的气息,不过分布的很散,彼此间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暂时没察觉危险,但杨开还是很快就把神识收了回来。

神识外放是很危险的事情。万一遇到什么能伤害神识的攻击,就可能会受伤。所以就算是神游境高手也不会时刻外放着神识,只是偶尔会用神识查探周围环境而已。

足足半盏茶功夫,杨开才来到洞底。

面前不远处就有四个人的身影正在奋力战斗,各种武技打出,众人配合亲密无间,你退我进。你往我还,进退有据,不见丝毫慌乱。

与他们战斗的是几道呈现出绿油油光芒的东西。这些东西看着象人,面庞部位上也是有模糊而狰狞的五官,但那身体又像虚无又像实体。飘渺虚幻。

狰狞咆哮中,一阵阵鬼哭狼嚎,阴风森森的动静传出,虽然都不算太强大,但极难杀死。

这应该就是邪灵了!果然有些诡异。

杨开忽然出现在他们身后,这几人竟没一个察觉,大概也是太过专心于眼前的战斗了。

为免发生什么误会,杨开故意弄了些声响。

四个皆是一惊,慌忙扭头回望。

下一刻,便有一个人沉默着跳出战圈。面向着杨开,警惕地戒备。

杨开面无表情,也没流露丝毫敌意,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等待他们战斗的结束。

那人看了一会儿。也发现了这一点,不禁冲杨开嘿嘿一笑,算是示好。

杨开淡淡点头,也没去理会他,只是静静地打量凶煞邪洞的环境。

这地下似乎别有洞天,整个地底都是中空的。只是偶尔有一些石柱耸立,高不知几许。

邪洞内一片荒芜,几乎看不到一点生机,难免会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环境也是相当复杂,盘根错节。

虽然是在地底深处,但这里却并不黑暗,到处都是那种莹莹的光芒闪烁,似乎有些像萤火虫,又有些像鬼火,将整个苍云邪地印照的如修罗炼狱般,连带在里面的人,也看起来狰狞可怖。

看了一会,杨开心中已有计较。

若是地魔此刻在就好了,这些绿油油的邪灵对他来说,无疑是大补的食物。可惜他现在大概还在困龙涧底吸收邪魔之气,没这个福分了。

面前的几个武者,虽然有一人警惕杨开,少了一个同伴作战,但剩下的三个也不敢再藏私,各种凶猛武技打出,很快就将几只绿色的邪灵击杀。

伴随着一阵阵尖锐的嚎叫声,那些绿色邪灵的身体忽然崩散,消弭在空气中。

只留下几团看起来很清澈,但其中依然蕴藏一些阴邪之力的东西悬浮在半空中。

邪灵本源,杨开心神一动!

所有来凶煞邪洞的武者,都是为了这邪灵本源,吸收炼化它,可以从中获得种种好处。

不过这几团绿色的邪灵本源看起来有些弱的样子,并不算多浓郁的能量。

发现这一点,杨开便收回了目光。

那几人都看了看杨开,对他的安稳表现很满意,其中一个看上去比较沉稳的男子对另外一个女子道:“蓉妹,把东西收起来。”

“哦!”那女子点点头,然后从腰间的布袋里摸出一个小巧的瓶子,将瓶子对准那几团绿色的邪灵本源,微微运转真元。

咻咻咻……

并不算太大的瓶子将这几团邪灵本源都收了进去,那少女笑嘻嘻地晃了晃瓶子,一双美眸一霎不霎地盯着,一副很满意的表情。

杨开眉头皱了皱,好奇地打量这一切。

刚才说话的那个男子似乎察觉到这一点,不禁爽朗一笑,冲杨开抱拳道:“在下陶阳,敢问阁下怎么称呼?”

“杨开!”

“原来是杨兄。”陶阳呵呵笑着,剑眉扬起,直言道:“看杨兄的样子,好像对这里不太了解啊。”

“恩。”杨开点点头,扇轻罗只跟他说了凶煞邪洞里面的危险和机缘,并没有说还有这种可以收取邪灵本源的瓶子,所以他对这个也挺在意的。

“第一次来?”

“第一次。”

“难怪。”陶阳看起来有些自来熟,最起码没有表现出恶意,更没有依仗人多来以多欺少。

杨开觉得有必要重新审视一下苍云邪地的武者!世人对苍云邪地恐怕有太大的成见,所以觉得在这里生活的任何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岂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