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三百二十四章 吃什么东西?

第三百二十四章 吃什么东西?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好吧,我承认有些yd了……

今日更新晚了,主要是身为一个资深宅男,出门一趟挺受罪的,而且还晕车,虽然前天晚上就到家了,可直到现在也没调整过来,估计还要调整个几天时间才行……芸丽微微一笑,走上前去,伸手玉手,正欲扣门,里面却突然传来一阵动静。

这动静奇妙怪异,声音也不小,似乎有男人正在嘶吼咆哮,也有女子正在呜咽呢喃,只不过那男人的声音酣畅淋漓,女子的声音不太清晰,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嘴巴。

声音传入外面三个女子的耳中,让她们都是一愣。

不过很快,美妇芸丽洁白的颈脖就粉红起来,抬起的一只玉手也微微轻颤,双眼微微迷离,水盈盈地一片,触电般地收回手来,轻咬着红唇杵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秋忆梦也是呆了一下,旋即似乎想起了什么,面皮忽然通红,咬牙轻骂一声:“混蛋!”

骆小曼眨巴着大眼睛,侧耳倾听,微皱着好看的眉头,讶然道:“秋姐姐,里面什么声音?”

“唔……”秋忆梦被问了个措手不及,一时根本不知该如何作答,“里面……里面大概在修炼吧……”

随口扯了一句,秋忆梦红着脸说不下去了。

骆小曼狐疑地打量着她,又看看芸丽,小声道:“修炼么?我感觉怎么像是在打架。你们……你们脸红什么呀?”

“没有啊!”秋忆梦睁着眼说瞎话,只觉得面皮犹如火烧一般滚烫。

就在这时。

里面的动静忽然更大更猛烈了许多,男人的嘶吼和女人沉闷的呻吟夹杂在一起,汇聚成一股蛮横的冲击,传入三女的耳中。

这声音似乎蕴藏了神奇的魔力。让人情不自禁地双腿酥软,娇躯泛红。

“啊……”骆小曼小声惊呼着,面上一片骇然之色:“秋姐姐,那混蛋男人是不是……”

“什么?”秋忆梦一双眼睛闪烁不定,芳心一片乱麻。

“他是不是把里面的女人杀了?”骆小曼惊呼,美眸剧烈地颤抖着,轻声央求道:“秋姐姐,我们快走吧。我好难受……”

“怎么了?”秋忆梦一惊。连忙问道。

骆小曼支支唔唔,好一会才轻声道:“我想上厕所……我们快走吧。”

“哦。”秋忆梦脸红的几乎快渗出鲜血,也觉得此地不宜久留了,正欲跟芸丽说一声然后离去,面前的房门却是忽然被打开了。

紧接着,一个妖娆的少女出现在三人面前。几人皆都脸红万分地互相看了一眼,那妖娆的少女发丝凌乱,衣衫不整。近乎是赤裸着雪白的**,**上一片殷红的光晕,手上抓着几件衣物。神色惶惶失措。

顺着那雪白的娇躯往下看,秋忆梦和骆小曼分明看到她的身体上一道道五指印,尤其是胸前两团白兔上,深深的五指印痕犹如烙铁烙上的一般清晰,似乎已经烙进了她的体内。看起来触目惊心。

修长白皙的两腿间,一片**的,有晶莹的丝线正在顺着大腿往下滑落。

她的嘴唇边,有还一抹乳白色的液体……

“啊……”碧洛猛吃一惊,傻傻地看着面前三女,然后咬了咬牙,红着脸从她们身边窜过,刷刷刷就不见了踪影。

虽然没穿好衣服,但行宫里的全是女子,她也没什么要避讳的,倒是杨开那里,她是一刻也不想多待了。

碧洛走后许久,三女依然沉浸在诡异的沉默之中。

好片刻,骆小曼才忽然回过神,轻轻地问道:“秋姐姐,那位姑娘吃的什么呀?”

秋忆梦面上也是一片迷茫,缓缓摇头。

吃的什么呢?怎么也不擦干净。

芸丽缓缓转身,声音轻颤着,有些不敢去看秋忆梦和骆小曼,只是问道:“两位姑娘,你们……还要见杨公子么?”

秋忆梦深吸一口气,微微点头。

都来到这里了,总不能还转身回去。

芸丽应了一声,这才站在门口娇声喊道:“公子,秋姑娘和骆姑娘过来了,想见你一面。”

“进来吧。”

芸丽一愣,然后看着秋忆梦和骆小曼道:“两位请!”

秋忆梦和骆小曼整了整脸色,这才迈步走进去。待她们进了房间,芸丽才逃也似的蹬蹬蹬蹬跑下楼。

屋内,杨开大刀阔斧地坐在一张镶金佩玉的太师椅上,衣衫周正,笑吟吟地看着两个走进来的少女。

和他的目光一对视,秋忆梦不禁想起刚才的动静,俏脸微微一红,赶紧撇开目光。

骆小曼怯怯地跟在秋忆梦身后,冲杨开咬牙切齿。

杨开也不以为意,只是看着她们。

被这肆无忌惮的目光一盯,秋忆梦竟一时忘记自己要来干什么了,傻杵在那里一言不发。

正沉默的时候,楼下再次传来蹬蹬蹬的脚步声,片刻后,一身火红衣衫的碧洛去而复返。

此刻她已经将衣服穿好,脸蛋儿虽然依旧红晕,却没了之前的窘迫,恢复一如既往的妖娆。

丝毫没有顾忌屋内的秋忆梦和骆小曼,碧洛对杨开喊道:“喂你这混蛋,我警告你啊,我只是想试试男人是什么滋味,并非要跟你扯上什么瓜葛,今日之事,你不欠我我也不欠你,日后少来纠缠本姑娘,知道了么?”

杨开愕然,苦笑点头:“晓得了。”

碧洛气哼哼地挥舞了下小拳头,耀武扬威道:“你若敢纠缠不清,小心本姑娘要你好看,哼!”

见她这么不待见杨开,骆小曼不禁生出一种同仇敌忾的感觉,微笑地望着她,似乎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