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三百二十一章 疗伤

第三百二十一章 疗伤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碧洛小心翼翼地跟在杨开后面,怀里抱着十几瓶恢复神识力量的丹药,一双美眸在那不算伟岸的身影上打量不停,眉宇间的神色复杂又懊恼。

今天这事干的实在是让她后悔不迭。

要是不带他去乐天药坊的话就什么事都没了,关键是自己先抱着让乐煜教训他的主意,结果又不想这么恶毒,反倒得罪了他,偏偏他还这么强大,竟能与乐煜一战不落下风。

稀里糊涂的弄到最后,碧洛感觉自己里外不是人,没脸没皮。

一路行来,杨开的缄默和冷淡更加让她如芒刺背,浑身不是滋味。

好不容易回到了行宫,碧洛实在忍不住了,迅疾几步来到杨开前方拦住了他,气哼哼道:“你怎么一声不吭?”

杨开淡淡地瞥了她一眼,眉宇微皱。

“喂!”碧洛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你这家伙,怎么不理人,我知道你很厉害,但也不用不理人吧?之前我带你去乐天药坊,确实想让乐煜教训你一顿,谁叫你那么讨厌,可是后来我也不想了呀,但那时候局势已经不是我能控制的了……哎,对不起好吧,你别生气!”

碧洛虽然是个孤儿,出身也不高贵,但她再怎么说也是扇轻罗眼前的第一红人,而且生得妖娆艳丽,向来眼高于顶,平日里颇为傲慢。

再加上她独特的爱好,所以从来都不把任何男人放在眼中。

扇轻罗那天将杨开带回来,不但将凤还楼让他居住。还遣下三个行宫里最好的女子来服侍,自然让碧洛有些气恼。

她对杨开本就没什么好印象,只是迫于扇轻罗的命令,才与他接触而已,心里并没将杨开当回事。

直到今天这一战,杨开能与乐煜一较高下,甚至不落下风。碧洛才意识到这个男人跟别的男人有些不大一样,也明白扇轻罗为什么会这么看重他了。

以她的脾气和高傲,能在此时诚恳地道歉。已经是她能做到的极限。

站在原地,杨开眉头紧皱着,只是看着她。没有说话。

碧洛神色顿时不悦起来,气鼓鼓地道:“我都道歉了,你就不能原谅我么?不是说男人的气量都很大,我看也不过如此!”

杨开忽然伸出一只手,一把抓住了碧洛胸前的衣襟,直接将她提到自己面前。

碧洛霎那间花容变色,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地要出手攻击,但一想起杨开那骇人的战力,她又赶紧忍了下来,只是惊声喊道:“你干什么呀!”

“再敢算计我。你就死定了!”杨开冷哼一声。

语气森冷,掷地有声,丝毫不像开玩笑,察觉到他的认真,碧洛芳心一阵颤栗。浑身冰凉。

正欲嘴硬逞强几句的时候,杨开又突然松开了她,面色一白,张口就朝旁边吐出一口鲜血。

鲜血中,还蕴藏着一丝紫色的能量,那一丝能量在蠕动。似乎活了一般。

“啊……”碧洛颤声惊呼。

“滚远点!”杨开忽然扫出一道掌风,将碧洛推出十几丈,下一刻,身上便被一片紫色的邪火包裹,熊熊燃烧着。

彻骨的冰寒传开,杨开的头发衣服刹那间雪白皑皑,一缕缕冰寒的气息犹如实质般蔓延。

咔嚓嚓……

以杨开所站位置为中心,方圆十几丈范围瞬间冰封。

碧洛美眸剧烈地颤抖着,一霎不霎地盯着杨开。

原来,这个人并没有彻底化解乐煜招式的威力,而是不知用什么方法封印在体内,现在又再一次发作了出来。

这是来自凶煞邪洞的紫灵邪火!

并非真的火,而是紫灵邪气凝聚而成的一股能量。乐煜将之吸收炼化,掺杂在招式之中。

这种邪恶的能量及其难缠,一旦中招,便如跗骨之蛆,除非实力远超过乐煜,否则早晚会被这股邪恶能量吞尽一身元气,冰冻致死。

碧洛只是听闻过,以前从未见到,也是在今天才有幸目睹。

“你受伤了?”碧洛颤声询问,察觉到杨开现在的状态,芳心里的不满瞬间被愧疚取代。

“废话,你被那狼牙棒打一下试试!”杨开咬牙答道,深吸一口气,运转真阳诀,将体外的紫灵邪火再一次压制进经脉内。

乐煜不愧是年轻一代的高手,与他一战没有打到最后,虽然场面上看起来杨开大获全胜,乐家的神游境高手都跑出来陪不是。

但真正的结果唯有杨开自己知道。

真的再打下去,他也没有必胜的把握!毕竟乐煜的境界比他要高出四个小层次。

而且那一狼牙棒砸的也相当瓷实,纵然有千蕊血海棠防护,杨开也是被砸的五脏六腑移位,直到现在还没缓过气。

“那怎么办啊?”碧洛焦急地询问。

“疗伤啊,你猪脑子啊!”

“哦,那赶紧回去!”碧洛急忙道,走上前来搀扶着杨开,迅速朝凤还楼赶去。

虽然杨开骂她猪脑子,碧洛也没有丝毫恼意,最起码,她从杨开的语气中感受不到那森冷的杀机。

这也就是说,他已经不是那么生气了。

凤还楼。

杨开一回来便直接来到一楼处,奔袭中衣衫退去,迅速窜进那个满是温水的浴池中。

屋外,三个服侍杨开的女人和碧洛并肩站立。

“公子这是怎么了?”美妇芸丽察觉有些不对,轻声开口问道。

“跟乐煜打了一架,受了些伤。”碧洛轻声答道。

“啊……”芸丽伸手捂着殷红的嘴唇,美眸中满是骇然之意,“跟乐家的那个少爷打了一架?为什么打架?”

“你别问了,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