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三百一十三章 避而不见

第三百一十三章 避而不见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且不管扇轻罗派这一大两小三个女子来到底有什么目的,她们三人服侍的倒是很贴心。

这一栋阁楼,二楼处是歇息的地方,一楼里是个大浴池,白玉雕砌而成,造价不菲,至于三楼倒没什么讲究,大概只是个欣赏风景的位置。

在那美妇芸丽的指使下,若雨若晴两个妙龄少女一左一右搀着杨开,也不管他乐意不乐意,直接将他带到了一楼浴池前。

里面水雾蒸腾,花香扑面,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准备好了一池热水,而且这水池中布满了各种颜色的花瓣。

杨开脸色一黑。

一个大老爷们的在这里泡花瓣澡,怎么想怎么怪异。

“公子请先沐浴更衣。”美妇芸丽从始至终脸上都挂着淡淡的微笑,看起来赏心悦目。

杨开沉着脸点点头。

等了好半晌,发现无论是她还是若雨若晴都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不禁愕然地看着她们,道:“你们大人不会叫你们来帮我洗澡吧?”

美妇芸丽抿嘴一笑,娇滴滴地道:“若是公子想的话……奴婢等人听从吩咐……大人说了,您的任何要求都得满足……”

说到最后,声音渐低,脸蛋儿红起来,也是有些羞赧。

若雨若晴更是娇躯紧绷着。

“不用麻烦,你们先出去吧。”杨开摆了摆手。

美妇的一双桃花眼中不禁流露出一抹诧异,惊讶地瞥了杨开一眼。倒是若雨若晴,听到杨开这话,如梦大赦,都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

三人翩跹告退,杨开这才脱下衣服,跳进浴池中洗着身子。

池水的温度不冷不热,正好洗去这一段时间的疲惫。

也不知道苏颜现在怎么样了。从虚空甬道离开,应该瞬息就能抵达万里之外,他们现在在哪呢?凌霄阁又怎么样了?师公他们那一战的结果如何?

杨开有些心烦意乱。

……

阁楼外。碧洛正气鼓鼓地站在外面等待,她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大人要对那小子这么好,不但给他提供最好的住处。甚至连行宫内最好的婢女也派了过来。

那三人不管是姿色还是气质,在行宫内都是排得上号的,这等体贴的照顾,便是其他邪王来拜访的时候也不曾有过。

那小子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东西,此刻该不会已经把芸丽和若雨若晴给吃了吧?

这么一想,碧洛更是气愤,心中暗暗为那三女感到不值,芸丽也就罢了,守寡多年,久未滋润。对这方面定然也是想的,与那小子凑到一起,天雷勾动地火不足为奇,但若雨若晴是与碧洛一起长大的姐妹,两人都是心思单纯的小丫头。清白的身子真要是被那小子给糟蹋了……

老娘阉了他!碧洛眼中闪过一丝杀机,芳心暗暗下定决心。

正愤怒间,却见芸丽和若雨若晴两人一起从里面走了出来。

“咦……”碧洛怔了怔,旋即大喜过望,赶紧冲过来拉着若雨若晴的手,急切道:“你们没事吧。没被他给非礼吧?”

若雨若晴两女脸色一红,赶紧摇头。

美妇芸丽吃吃一笑:“碧洛姑娘多虑了,那位公子看起来不像是什么好色之徒,本分的很呢。”

“不会吧?”碧洛吃了一惊,“你把大人的叮嘱跟他说了?”

“一字不落地说了。”芸丽微微点头。

“他就没对你们动手动脚?”碧洛歪着小脑袋一脸不相信地问道。

“没有。”芸丽轻笑,“不相信的话你问问若雨若晴两个丫头。”

碧洛狐疑地看向她们。

若晴摇了摇头,红着脸道:“碧洛你自己想多了,刚才可吓坏我了,我还真当那人是什么登徒子。”

“怪事了,怎么会这样?本姑娘看男人一向挺准的,那小子一看就是一肚子坏水的类型,没道理不非礼调戏你们呀。”碧洛皱着眉头,忽然眼前一亮,哼哼道:“是了,定是初来乍道有些不好意思,男人嘛,都是那副德行,你们又不是没见过那些来行宫里做客的邪王公子们,哪一个看着你们不流口水,恨不得把你们全扒光然后抱到床上去。”

听她这么一说,若雨若晴又紧张起来。

“他肯定就是这种类型,先装着斯文来降低你们的警惕,然后趁你们不备,连身子带心一起吃掉,其实他就是个衣冠禽兽!”碧洛双眼冒光地推断着。

“啊……”若雨若晴吓了一跳。

美妇芸丽哭笑不得:“碧洛姑娘你别吓唬她们了,那位公子应该不是什么坏人……再说了,若他真要动手……我们也没法反抗……”

碧洛气哼哼地看着她,忽然扑上去,一双手紧紧地抓住了芸丽胸前的两团柔软,使劲揉捏着,狞笑道:“看样子芸姐姐你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是不是行宫里从来没有男人入住,这些年没被滋润,自己忍不住想要倒贴了?”

骤然被袭,胸前的两粒敏感被碧洛精准地揉捏着,美妇芸丽险些没软倒在她怀里,洁白的脸蛋上骤然浮现酡红醉人之色,咬牙着声若蚊呐道:“你瞎说什么?”

“哼,这么敏感,果然是了!”碧洛不但没放手,反而还变本加厉,运转真元,化为一股股冲击,自指尖有节奏地冲出,凶猛刺激着那两粒殷红。

“嗯……”销魂的呻吟从美妇的口中传出,一双桃花眼瞬间迷离,肌肤上也泛起了异样的红光。

声音入耳,若雨若晴心中泛起怪异的感觉。

碧洛嘻嘻一笑,脑袋凑到美妇修长白皙的颈脖间,伸出一条丁香小舌,舔了舔美妇的耳垂。

芸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