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三百一十一章 飘香城

第三百一十一章 飘香城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半个月后,飘香城。

这是一座繁荣度丝毫不逊于外界任何大城池的存在,也是妖媚女王的行宫所在。

苍云邪地,占地面积广袤,共分六大板块,分属六位邪王镇守。

以飘香城为中心,方圆千里之地,是扇轻罗的地盘。

这半个月来,扇轻罗带着杨开和秋忆梦骆小曼两女穿过了另外两大邪王控制的地盘,一路小心翼翼地回到这里。

踏入飘香城后,无论是谁都不禁松了一口气。

这半个月相处下来,不但杨开对苍云邪地的认知有所改观,就连秋忆梦和骆小曼也颠覆了自己对苍云邪地的印象。

在传言中,苍云邪地内到处都是邪恶武者,邪魔遍地都是,随便碰到一个人都是大奸大恶罪无可赦之徒。

可在扇轻罗的介绍中,苍云邪地并不像外界传言的那般不堪!最起码,在她控制的地盘上是这样的。

不可否认,苍云邪地里的奸邪之徒确实有不少,但更多的也都是有真性情之人。

在自己的宗门内犯了事,逼不得已踏入苍云邪地的武者比比皆是,也有一些人得罪了不能得罪的大势力,为躲避灾祸进入苍云邪地,更有一些人,只是因为修炼的功法比较阴暗,便被世人划为邪魔中,如过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

可以说很多苍云邪地的武者,都有着自己的过往辛酸事,他们并不一定恶贯满盈。

“世人只认同光明,不承认自己心中的阴暗,所以我们便被称为邪……呵呵,真是岂有此理!”扇轻罗说起这些的时候也是一脸无奈。

虽然她是六大邪王之一,更统管了千里方圆大地,但仍然无法改变天下人根深蒂固的念头和看法。

杨开想起了地魔曾经说过的话。

什么是人。什么又是魔?人魔本就是一家!

每个人心中都有邪魔。

进了城内,热闹至极的城池让杨开眼前一亮,啧啧称奇。

若不是清楚地知道自己置身在苍云邪地内,杨开怕是要以为这里只不过是跟外面城池一样的地方。

这里所有的一切,都与外面城池没什么不同,许多普通的贩夫走卒在此地生活,来来往往的武者如过江之鲫,大多数人在与这些普通人交流的时候也不曾恃强凌弱。偶有几个卖相乖张。邪气满身的武者,也紧遵着飘香城的规矩,不敢有丝毫造次。

城内,时不时地有些身穿黑色劲装的武者走过,这些人是维持飘香城秩序的执法队。

但凡有在飘香城内干坏事之人,都会被这些执法队无情攻击。

所以。在整个苍云邪地之中,飘香城是最安全的城池,扇轻罗的有效管理让这座城池越来越繁荣昌盛。鲜有作奸犯科之人。

女王大人此刻以黑纱蒙面,并未显露真容,在前头领路。不紧不慢地走着。

秋忆梦和骆小曼跟在她身后,一边偷偷观察城池中的景象,一边心中暗暗佩服。

能让整个城池这么安宁,扇轻罗的手段不简单。

走着走着,杨开的步伐突然顿了下来。

察觉到这一点。扇轻罗转过身望着他:“怎么了?”

杨开咧嘴一笑:“美女,俗话说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咱们就在这里别过吧。”

虽然得美人青睐也是让人挺开心的事情,但杨开真的怕哪一天扇轻罗把持不住把自己给采了。

而且,与苏颜他们分开也有一段时间了,杨开更想去打探下苏颜的情况。

听他这么说,扇轻罗美眸流转,洞悉了他心中所想,笑吟吟地走了回来,一把抓住杨开的胳膊,吐气如兰:“你觉得你走得掉么?”

“不用这么热情吧!”杨开神色一苦,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他就怕扇轻罗不放他走,在回来的路上他也多次尝试逃跑,可每次还没开始行动就被她给看穿了。

扇轻罗这么强大,真要强留下他,他也没辙。

“外面兵荒马乱的,你出去了也不见得安全,还是在这里陪我一段时间。”

“得多久?”

“看我心情吧,咯咯……”

杨开的脸色更阴沉许多,***,这要是留下来了,不就成了这妖女的面首?

秋忆梦和骆小曼两人幸灾乐祸地看着他,没来由心中一阵快意。

被扇轻罗束缚着,一身真元都动弹不得,偏偏这妖女还摆出一副及其乖巧的样子,一手挽着杨开胳膊,轻轻地依偎着杨开,情意绵绵。

幸亏她蒙着面纱,要不然被人看到,指不定飘香城会乱成什么样子。

不一会,便来到了扇轻罗的行宫处。

这一座行宫修建的及其富丽堂皇,占地面积巨大无匹,琼楼玉宇,飞龙雕凤,气势宏伟。

进了其中,杨开意外地发现这巨大的行宫竟及其幽静,似乎没有多少人生活在这里。

拐拐绕绕,在走廊中行走着,耳畔边还传来一些小桥流水的动静,颇有一股诗情画意的感觉。

“我这行宫,除了几个丫鬟之外再没有旁人,向来冷清,所以你们也不用拘谨!”扇轻罗轻声解释着,回到行宫,她也彻底放松下来,伸手解开了面上的纱巾,还慢慢地伸了个懒腰,美妙的曲线显露无疑。

“什么人!”一声娇喝传出,旋即一道紫色的身影迅速逼近。

“是我!”扇轻罗轻轻地答道。

那边来人顿了顿,以更快的速度飞窜过来,眨眼间,一个相貌甜美,娇小玲珑的女子出现在众人面前。

“大人,您终于回来了!”这女子看着只有双十年华,正是青春美好时,待见到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