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三百章 正是本座!

第三百章 正是本座!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时间匆匆。

一眨眼,十天过去了。

杨开缓缓地睁开眼帘,微微动了下僵硬的身子,一阵炒豆般的爆响从身体各处传达,浑身上下似乎蕴藏着使不完的力量,体内真元澎湃,状态前所未有的美妙。

真元境四层!

这十天的打坐,再加上从扇轻罗的洁白蚕蛹中分夺不少精纯的能量,一举让他突破到这个程度,收获巨大。

对面有两道目光投来,杨开抬头一看,正见到那妖女慵懒地靠在洞壁上,一双美眸复杂万分地朝自己望来。

杨开悚然一惊,体内真元不由自主地运转。

扇轻罗娇笑,轻咬着红唇:“我若想杀你,早就动手了,你有几条命也不够活的。”

杨开脸色一讪,心想也确实如此,当下神态也轻松起来,嘿嘿笑了一声,抱拳道:“多谢姐姐不杀之恩。”

扇轻罗摇了摇头:“我本就没想要杀你,掳你过来也是情非得已。”

说话间,不由轻咳了一声,面色微微有些苍白。

“你怎么了?”杨开皱眉看着她,这妖女现在一身气息比之前要弱了不少,而且好像还受伤了。

“还不是你干的好事!”扇轻罗贝齿轻咬着,一双丹凤眼中流露出凄苦的神色。

“我?”杨开指了指自己,一脸迷茫,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都对我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啊。”杨开迷迷糊糊的。

“那为什么我一身能量被你分走不少?”扇轻罗恨得咬牙切齿。

杨开神色一呆,回想起之前的遭遇,皱眉道:“我陷入一个幻境,与你颠龙倒凤,大被同眠,然后运转了一套功法,就从幻境中脱离了……”

扇轻罗脸蛋微红。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与我?”

“恩,你很主动,很豪放的。”杨开猛点头,回想那香床上扇轻罗的表现,不由一阵热血沸腾,“太可惜了!”杨开长吁短叹,有些懊恼。

“小混蛋!”扇轻罗轻啐一声,脸蛋酡红。

“对你有影响么?”杨开皱眉问道。

“你说呢?”扇轻罗深吸一口气。饱满的酥胸起伏着。红色衣衫险些被挣裂,“我正在突破的当口,一身能量被你分流……呵呵,你说有没有影响?”

杨开顿时不好意思起来:“不会吧?我不知道啊。”

“你若是知道,我早就杀了你了。”扇轻罗恨恨地看着他,“哪会留你到现在。”

“那你没突破?”杨开的目光闪了闪。

“没有!不但没突破。而且还受功法反噬,实力大跌!下一次突破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你说。这是不是你的错!”

“这哪能怪我……”杨开捏了捏鼻子,不过听她说自己实力大跌,神态越发放松不少。大有深意地望着她,道:“那你现在什么水准……”

“真元境一层,你满意了?”扇轻罗没好气地答道,风情万种地嗔了杨开一眼。

“早说嘛!”杨开哈哈大笑,仅有的一丝拘谨和小心也全部消失。彻底放下心来。

这妖女只有真元境一层了,比自己的境界还要低,这下不用再怕她了。

不过她虽然比自己的境界低,但毕竟高手的底子还在那,真要跟她打起来,也不一定谁赢谁输。

好在无论是谁,对彼此都没有杀心,应该不至于兵刃相向。

“哎,也不能全怪你,若不是我把你掳来,也不会遭此厄运!都是我自找的。”扇轻罗幽幽一声叹息。

听她说的诚恳,杨开也有些愧疚,尴尬点头:“这么说来,我还要谢你之前救我一次呢。”

“臭小子还算有些良心。”扇轻罗抿嘴轻笑,似乎这一次突破失败并未对她造成什么影响,也没给她带来丝毫的坏心情。

闲话一阵,杨开忽然站起身来道:“你歇歇,我去找点东西吃吃。”

“小心一些!”扇轻罗轻声叮嘱。

杨开诧异地看了她一眼,不知道这妖女现在怎么对自己挺上心的,也没去深思,转身就出了山洞。

待到杨开离去之后,扇轻罗才轻轻一叹,神色微微有些古怪,洁白的小手抚上自己的心口,脸蛋上浮起一片酡红,自语道:“情种么……哎……”

扇轻罗这一脉体质特殊,修炼的功法特殊,虽妖冶妩媚,可终其一生也只会喜欢上一个男人,更只会与那个男人发生一次关系。

在此之前,必须得在心间种下情种,待到时机成熟,情种饱满,便是两人翻云覆雨之时。

一夜春宵,那男子必死无疑!同时,所修功法将会大成。

杨开之前对她的放肆,无意间深入她的识海,在识海中留下一缕神识气息,无疑是在不经意之间在她心中种下一颗种子。

这就是情种!

她这一脉是很凄苦悲凉的一脉,一脉单传,所生也只是女子。

但每一代的姑娘都要经历这种惨无人道的折磨。

扇轻罗至今还记得自己的母亲,在余生之中是如何思念父亲,心中受着怎样的煎熬和折磨,最终郁郁寡欢,无疾而终。

因为情种唯有在情到浓时才会圆满,所以想要功法大成,扇轻罗这一脉的女子也得付出全部真心,那是刻骨铭心的爱念。

一夜春宵,爱郎横死!

这种事哪个女子能接受?

而现在,这种事即将降落到她的头上。

轻咬着红唇,扇轻罗有些不知所措,她还没有一点心理准备。

本来是想再过几年,找个合适的男子倾心于他,催生情种,却不想这事来的如此突兀。

……

劈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