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百九十九章 破尽天下媚功

第两百九十九章 破尽天下媚功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杨开抿了抿嘴,暗暗留意着扇轻罗那边的变化,心中也是警惕万分。

从她的三言两语中,杨开不难推断出,此刻是她的危机关头,也同样是自己的危机关头。

她把自己抓过来,只是为了以防万一,一旦她抵挡不住修炼功法突破时的诱惑,自己铁定要被她给采了,至于结果……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肯定不会太好,要不然她为何那么严肃地叮嘱自己。

杨开脸色阴沉地考虑着出路。

山洞内忽然氤氲的光芒大放,抬头看去,只见扇轻罗娇躯内真元涌动,一道道肉眼可见的能量自她浑身要穴中喷薄而出,这一股股真元与空气一接触,似乎产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变化,转变成一条条晶莹洁白的丝线。

这些丝线千条万缕,垂散在扇轻罗身体四周,将她团团包裹。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丝线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

杨开看得眉头直跳。

这些丝线……感觉很像蜘蛛丝,又像是蚕丝,条条缕缕的充满了弹性和韧性,每一条中都蕴藏了澎湃的能量。

前后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扇轻罗整个人都被这些丝线给包裹住了,妖媚的绝世容颜消失不见,曼妙的娇躯也隐没进那些丝线之中。

杨开所能看到的,只是一个宛若蚕蛹般的洁白椭圆。

又似乎是一顶帐篷,将扇轻罗笼罩在其中,她的美妙娇躯倒影在这个椭圆形的蚕蛹一面,朦朦胧胧,让人看不透彻。

若有若无的香气慢慢地在山洞内蔓延开来,香气吸入鼻孔,杨开的心跳慢慢加速。血液缓缓沸腾,呼吸也逐渐粗重起来。

这些从扇轻罗身体内散发出来的体香,赫然就是最纯净的媚药!

察觉不妙,赶紧运转真阳诀,紧守心神不动。

越是抵挡越是艰辛。

正辛苦万分的时候,扇轻罗那边居然传来了一阵阵压抑的呻吟和呢喃。

声音入耳,杨开的双眸瞬间迷茫空洞。

周围的景象一阵变幻,昏暗的山洞不见了。跳跃的火光消失了。眼前晶莹洁白的蚕蛹和里面的扇轻罗也同时无影无踪。

自身所处的位置,忽然变成一间香气弥漫,花瓣纷飞的房间中,脚下的土地也铺上一层华贵的艳红地毯。

耳畔边传来一阵阵咯咯娇笑,举目四望,只见身体四周围绕着十几个穿着暴露的妙龄少女。这些少女只以一些薄纱覆盖住了自己的关键部位,娇嫩美妙若隐若现。

靡靡之音响起,十几个少女齐齐冲杨开莞尔一笑。围绕着他载歌载舞。

这些妙龄少女燕瘦环肥,体态各异,但无论哪一个都是美艳动人。无尘无垢,或青涩娇羞,或豪放火辣,或妩媚动人,或典雅恬静……

妙龄少女们一边围绕着杨开翩跹起舞。一边含情脉脉地朝他望来,极尽讨好之本能,将最动人的一面展现,喉咙里发出压抑的呻吟,红唇蠕动间,散发着无限的渴望。

杨开的呼吸陡然急促!

这糜烂淫秽的场景,似乎能将一个人潜藏在最心底的欲望挖掘出来,让人变成失去理智的野兽。

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杨开不顾一切地随手抓起身边一个少女,在她的尖叫惊呼中,将她扑倒在地。

少女好看的眉头微微蹙起,强忍着疼痛,却依然柔情蜜意地看着杨开,呢喃的呻吟从她口中哼出,伸出两只粉嫩柔荑缠上了杨开的脖子。

杨开咧嘴朝她一笑,神色挣扎间,一拳轰在她的脑袋上。

一拳打出,周围十几个少女全部消失。

杨开一身衣衫瞬间被汗水浸湿,心中忍不住一凉。

这种旖旎美妙的幻觉实在是太考验一个人的心智了,好在杨开虽然也受到影响,却在紧要关头清醒了那么一霎。

本以为破了这个幻境,但当杨开再站起身的时候,却发现刚才的场景并没有变化,十几个妙龄少女虽然不见了,但在那大殿中赫然多了一张挂着帷幕的香床。

香床上,一个身材丰腴的女子慵懒地斜躺着,一只手撑着自己的脑袋,正巧笑盈盈地朝这边望来。

透过那朦胧的帷幕,杨开看到她似乎浑身上下只穿了一件薄如蝉翼的丝纱。

咯咯的轻笑声从那边传出,香床上的女子对杨开轻轻地招手,那一声声呢喃蕴藏着无穷的魔力,将杨开才恢复的神智再次拉入泥沼之中。

猩红着双目,鼻息粗重地走到香床边,粗鲁地撕开那粉红帷幕。

入目所见,扇轻罗赫然就斜躺在那香床上,这妖女身材丰腴,一身肌肤晶莹剔透,雪白无暇,曲线玲珑,丰臀高高挺起,一头青色有一半覆盖在上面,将那完美的线条勾勒,让人血脉贲张。

她吃吃地笑着,缓缓起身,眼眸中含着万种风情,将杨开拉到香床上,缓缓地放倒。

杨开毫无反应,任由她摆布。

扇轻罗眼中含情脉脉,骑跪在杨开的身上,缓缓地替他褪去全身衣衫,脸蛋上红晕朵朵,醉霞片片,似乎既娇羞又渴望。

宽衣解带,吐气如兰,扇轻罗娇喘连连,紧咬着红唇,微微摆动臀部,一点点地坐了下去。

柔软湿润的感觉传来,杨开的双眸忽然抖动了一下。

阴阳合欢功不由自主地运转,胯下突然传来一股凶猛的吸力。

骑坐在他身上的扇轻罗发出一声凄厉万分的惨叫,所有的幻境瞬间崩溃。

猛地睁眼,杨开浑身大汗淋淋地端坐在原地,大口大口地喘息。

抬头看去,只见不远处,扇轻罗依然待在那个洁白的蚕蛹之中,外面也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