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百八十七章 起死回生

第两百八十七章 起死回生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屋内,杨开上前,探出两根手指搭在凌太虚的手腕上,闭目查看。

神识漫过,杨开一颗心渐渐沉入了谷底。

凌太虚体内的五脏六腑全部移位,浑身的骨头都不知道断了多少根,生机无多,气血之力也是若有若无。

体内真元飘渺,微不可查,一身经脉断裂无数处,真元流通不畅,功法运转受阻。

不但如此,他身体各处,更有许多邪恶的气息在侵蚀着他的生命力,蚕食他的真元。若非有一口精纯的元气护住心脉,凌太虚恐怕早就命绝多时。

师公的伤,用极重两个字已经无法形容了,现在的他根本就是命悬一线,随时都可能逝去。

他保住这最后一口元气,恐怕也只是想等杨开平安归来,毕竟他把杨开送进异地之中历练,直到现在也没有任何消息。

“用药了么?”杨开沉声问道。

那师叔苦笑一声:“掌门这样子,哪里禁得住药物?前段时间倒服用了几枚丹药,但现在却是不敢给他用任何东西了。”

杨开微微点头,师公的身子现在太虚,若不是什么能立刻起死回生的丹药,服用下去只会将那最后一口元气泄掉,到那时候就真的回天乏术了。

还好,能赶得上。

杨开皱眉思付着,过了片刻才道:“师叔你先出去,我与掌门有些话说。”

那凌霄阁炼丹师迟疑了一下,这才起身离去。虽然他不知道杨开与凌太虚到底什么关系。但是掌门昏迷之前可是嘱咐过,杨开一旦回来立刻带他来见。

掌门这么看重杨开,两人的关系显然不一般。

等到那师叔离开之后,杨开才赶紧从黑书空间里取了一些万药灵膏出来。

不敢取太多,只是半块小拇指甲大。

他不知道万药灵膏能不能起死回生,但现在也只能将希望寄托在上面。毕竟这是耗费几千年光阴,几百万颗丹药汇聚而成的最精华部分。

屋内有水。杨开取了一个杯子,将那些万药灵膏放进杯中,倒进热水化来。

这才端着杯子。一手将凌太虚的嘴巴捏开,一边慢慢地往里面倒着药液。

半杯热水,耗费了好大一会才让凌太虚全部喝完。

不敢怠慢。杨开伸出双手,摁在凌太虚胸口要穴上,缓缓地往内灌入真元,助其炼化药效。

同时神识探出,仔细地观察师公体内的变化。

随着万药灵膏药效的化开,杨开分明感觉到凌太虚原本干瘪的丹田迸发出了一丝生机,就连浑身血液的流动也渐渐快速起来,胸腔里的心跳比刚才好像有力了那么一点。

有戏!

杨开面色一喜,稍微加大了一点真元的输出。

天知道他刚才担了多大的忧虑,凌太虚现在的身子太弱了。万一要是承受不住万药灵膏的药效,万一万药灵膏并不能起死回生,那就等于是他亲手结束了凌太虚的生命。

眼前这位,是杨四爷的师傅!是杨开自己的师公,他怎能不担忧?

好在万药灵膏确实发挥了作用。

片刻后。凌太虚的丹田内慢慢滋生了一股不算浓郁的真元,在杨开的驱使带动下,真元裹着药效流淌在经脉之中,断裂的经脉迅速被修补,在神识的查探下,所有的过程清晰可见。凌太虚体内移位的五脏六腑也在迅速归位。

苍白的脸色渐渐红润起来,凌太虚更是无意识地轻呼了一口气,痛苦之色渐渐放松。

见到此景,杨开越发用心起来。

万药灵膏,确实具有起死回生的功效。

一炷香后,门外突然传来一阵仓促的脚步声,杨开不禁眉头一皱,侧耳倾听起来。

片刻后,来人到了门外。

只听苏玄武的声音传来:“听说杨开回来了?”

苏颜答道:“恩,就在里面。”

大长老魏昔童的声音紧接着传来:“你怎么出来了,不是让你时刻陪同在掌门身边么?”

这话,是对那个炼丹师说的。

那人答道:“杨师侄说他有话要与掌门说……”

“胡闹!”魏昔童叱喝一声,“掌门都昏迷不醒了,哪能说什么话。”

大长老一直不明白掌门为何那么看重杨开,昏迷前唯一的一句话就是让杨开回来之后立刻去见他。

虽说之前他以离合境一层的境界战胜了白云风,却也不至于让掌门这般刮目相看啊,难道说掌门真把他当成凌霄阁未来的掌舵人了?

这个猜测让魏昔童心中很不舒服,他与杨开的关系并不融洽,自然不太想见他得势。

说话间,便领着其他几位长老推门而入。

印入眼帘的一幕让四位长老皆是大吃一惊,只见杨开身上真元涌动,双手摁在掌门的胸口,正在往内灌入真元。

“混账!”魏昔童勃然大怒,掌门气喘游丝,碰都碰不得,哪里承受得住往身体内灌入真元?

这不是要他的命么?

怒喝一声,抬手就是一道掌风朝杨开背后袭去。

苏颜眼中寒光一闪,还未动手,苏玄武便同样袭出一掌,将魏昔童的掌风中途拦截。

两人掌风相碰,消弭无形。

“二师弟你干什么?”魏昔童神色冰冷地看着苏玄武,面上一片愤然之色。

苏玄武忍着心头的不快,皱眉道:“我倒想问问大师兄你干什么。”

魏昔童冷声道:“我干什么?你先看看这混账小子在作甚……混账,你还不赶紧松开,想要杀死掌门吗?”

“闭嘴!”杨开扭头,脸色阴沉地喝了一声。

虽然他一直不喜欢大长老魏昔童,刚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