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百七十八章 冤家路窄,怨魂不

第两百七十八章 冤家路窄,怨魂不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一整天的功夫,香姨都在炉火前忙着,时不时地往药汤里丢点药材,直到傍晚时分,她才轻喘着气,一身香汗淋淋,告诉杨开吸收完药力就可以出来了,这才离开房间回去休息。

杨开又在里面泡了一整夜,将汤药里的药力吸纳的涓滴不存。

回到自己的房间中,闭目打坐感受着身体的变化。

境界提升了那么一点点,体内的真元也精纯了一些,最显著的改善便是经脉和血肉。

香姨白天说过,那一炉药汤的最主要作用,就是从根本上改善一个人的经脉,让之以后修炼起来更容易地淬炼元气,更简单地让元气变得凝实纯净。

这种好处暂时看不出来,但却是足以影响一生的好处。

尝试着运转了下真阳诀,杨开赫然发现真阳诀的运转速度比起以前迅猛了一些,而且吸纳进身体内的天地能量,确实比往常要精纯那么一点点。

这种改变很微妙,但滴水穿石,聚沙成塔,长年累月地积累下来,效果必定不凡。

一炉汤药,一套神奇功法,便能做到这种程度,箫浮生果然手段通天。

他的战斗力在这天下恐怕排不上什么名号,但他却是天下为数不多的玄级上品炼丹师,对炼丹之术的掌控已登峰造极。在炼丹中窥探到的这种种神奇手段,可谓是功参造化。

天明,箫浮生将杨开和董轻烟一并唤了过去。

并未传授炼丹之术。而是传下一套控制元气的手段。

这与炼丹术有很大的关联,因为炼丹师在炼制丹药的时候,需要将自身元气掌控的炉火纯青才行,有道是差之毫厘,谬之千里,想要炼制出一炉好丹,微妙的元气操控必不可少。

这种控制元气的手段与任何一个武者也有很大关联。在战斗之中,武技的施展都关系到元气的操控。

任何一个强者,都会将自己的元气精打细算。能用一份元气释放出一招武技,绝对不会耗费一份半!这种精打细算能让元气发挥出最大的功效,能让一个武者支持最长的战斗时间。

所以无论是杨开还是董轻烟。都学的及其认真。

这一套手段是箫浮生自己在炼丹的时候摸索出来的,可以说是他最宝贵的经验之一,毫无保留,全部授下。

这一番传授,便是好几天时间。断断续续的学习,杨开和董轻烟两人将方法全部熟稔于心,差的就只是实践了。

到了这个时候,杨开蓦然想起箫浮生当日说过的另外一句话。

谁说炼丹就不能登临武道巅峰?

箫老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洋溢着的是浓浓的自信。

单是这元气操控的手段,练到极致便有可能窥探巅峰的奥秘。

杨开肃然起敬!箫老说的每一句话都大有深意。耐人寻味,可谓是字字珠玑。

接下来的几日,杨开与董轻烟两人都在熟练元气的精妙操控,随着时间的推移,杨开发现这样的练习不但能让自己更好地控制每一份元气。更让自身真元在无形之中慢慢融合精纯。

真元境两层的境界隐隐已到了巅峰,只差一线便可突破到三层的境界。

这一日,正当杨开和董轻烟在屋外通过自己的武技习练元气控制之术的时候,赫然发现周旁诸峰都是热热闹闹的,许多人在那些山峰的崎岖山路上行走奔回,其中有不少是药王谷的弟子。也有许多外人。

“这是怎么了?”董轻烟停了下来,好奇地看着周旁诸峰,“药王谷怎么来了这么多外人?”

杨开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炼丹大会再过几日就要开始了。”香姨和兰姨漫步走了过来,柔声开口解释。

“药王谷虽然平时不允许外面的人进入,但这里毕竟与天下各大势力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每到这个时候,都有很多人来到诸峰,拜访各大长老。”

杨开和董轻烟这才恍然大悟,自进入云隐峰到现在,两人无忧无虑,深居简出,日子过的特别快,都没察觉炼丹大会即将开始的痕迹。

香姨轻笑一声:“诸峰都很热闹,除了禁地丹圣峰和咱们的云隐峰之外!”

“是啊,还是我们这里清净!”兰姨也微微一笑。

董轻烟嘻嘻道:“若是师傅他老人家打开山门,保证那些人趋之若鹜!只怕诸峰马上就要清净了。”

香姨嗔了她一眼道:“那我跟你兰姨两人可要累死了,那么多过往来客,端茶倒水的,哪里能忙得过来?”

这段时间相处下来,香姨和兰姨对董轻烟也甚是喜爱,两个美妇也是无儿无女,只把董轻烟当成自己的女儿来看,对她关怀备至。

小丫头嘴巴也甜死人,并没有因为她们是普通人和婢女的身份而轻视她们,甚得她们的欢心。

香姨的话音刚落下来,箫浮生的大门突然就打开了,大笑声传来:“看来我云隐峰今日也清净不得了。”

“师傅!”

“箫老!”

杨开和董轻烟连忙行礼,只见箫浮生笑容满面地从自己的屋内迎出,龙行虎步,神采飞扬。

“师傅,什么事这么开心呀?”董轻烟走上前腻声问道,杨开不禁起了一胳膊痱子,自己这个表妹在自己面前古灵精怪,但在箫浮生和香姨兰姨面前却乖巧无比。

“有朋自远方来,我当然开心。”箫浮生哈哈笑道。

董轻烟眼珠子转了转:“我以为师傅您不喜欢别人来拜访呢,原来不是这样啊。”

箫浮生呵呵一笑:“那得看是什么人了,来求我办事的我自然不欢迎,可马上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