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奇幻小说 >武炼巅峰 >第两百六十六章 赶尽杀绝

第两百六十六章 赶尽杀绝

小说: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类别:玄幻奇幻

匆忙间被制,然后又被抛回,少女连反应的时间都来不及,直直地朝地面落去。

后面追过来的一群人见到此景,皆都神色大振,奔袭中四散开,待少女落下地面之后,众人已将她团团包围。

“小蹄子!这下我看你往哪跑!”为首的一个大汉咬牙怒喝,满脸煞气。

其余人皆是嘿嘿冷笑,更有好几个人上下打量着少女娇柔丰满的身躯,眼中闪过一两丝隐蔽的淫光。

杨开察言观色,将这群人的神色看在眼中,脸色骤然阴冷下来。

这群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少女神色愤懑,紧咬着红唇,万分忌惮地看着周边的大汉,动也不敢动。她的实力不算多强,只有离合境顶峰而已,现在被人包围,哪里还能逃脱。

水濛濛的一双大眼朝杨开那边望去,尖声骂道:“你混蛋,你无耻,我诅咒你不得好死,神魂俱灭,天打雷劈……”

要不是被杨开丢回来,她现在已经冲进药王谷,早就安全了。想到此处,少女又是委屈又是愤怒。

杨开轻哼一声,转身就走!

他虽然知道这一群大汉不是好货,可少女刚才的做法也让他微怒,打定主意要吓唬吓唬她。

一见他如此绝情无义,少女浑身一片冰凉。

见杨开欲走,那几个包围着少女的大汉互相交汇了一下眼神,当下有两人悄无声息地窜了出去。手持利剑钢刀便朝杨开摸了过去。

不管这两人是不是表哥表妹的关系,既已被他撞见,就没有留下活口的道理。

少女正欲开口提醒,一柄利剑便已架在了她的颈脖上,冰凉的感觉传来,少女立马将提醒的话咽回肚中。

两个大汉都是离合境顶峰左右的实力,与少女境界差不多。速度如风,很快便来到杨开身后,两人手上的武器荡起一片森冷的幽光。直朝杨开要害处击去。

少女忍不住惊呼一声,一双大眼睛都眯了起来,长长的眼睫毛抖动不已。这一刻她不禁有些后悔。

自己真的不应该把这个素未谋面的男人拖下水的,刚才也实在是被追的太急了,脑海中灵光一闪,也就那么喊了一声,却不想连累他遭此横祸。

正往前走去的杨开背后仿佛生了眼睛,在那武器及身之前,身子猛地往前飘了出一截,神奇地避开了两人的袭击。

转过身,杨开淡淡地看着两人,嘴角慢慢上挑。诡异地笑了起来。

这番变故惊得两个大汉冷汗直冒,当下也知道这少年实力不弱,大喝一声,元气催动,施展杀招朝杨开袭去。

半空中暴起两道拳影。两个大汉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身子便被一股大力冲撞的往后飞去。

半空之中,齐齐呕血不止,待落下地面之后,已命丧黄泉。

“桀桀桀桀……”地魔怪笑出击,在那异地之中。他没发挥出多少作用,如今好不容易出来了,自然是要大展身手。

黑气破空而出,在那两个死人的身上打个转又飞了出去。

那为首的大汉见自己的两个手下瞬间毙命,也是面色大变,长剑架在少女的颈脖上,冷喝一声:“上!”

余下诸人皆都不禁吞了吞口水,齐齐怒吼,凶猛地朝杨开窜去。

“桀桀……”地魔又袭来,几个人被这诡异的秘宝惊得面皮直跳,当下便分出一人与地魔的破魂锥战做一团,其他人余势不减地袭向杨开。

碰碰碰……

三声闷响,刚冲到杨开身边的大个大汉都是不由自主地应声飞出,每个人的胸口处都塌方一般地凹陷下去。

自进入异地这一年来,与杨开交手的皆是各大小势力的精英弟子,这些精英弟子每一个都有越阶作战的能力,每一个都能斩杀超过自己境界两三个甚至更多小层次的敌人。

但是这些精英在杨开手上依然处处吃瘪,就连实力最强横的武乘仪都难逃一死。

现在碰到的这些杂鱼,哪里会是杨开的对手?

一人一招,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实力低一些的直接毙命,稍微强一点的也是倒地不起,彻底失去作战的能力。

三人的身体刚落下地面,地魔便很没节操地抛下自己的对手,直接去摄取别人的神魂了。

地魔的那个对手甚至还没来得及逃跑,便被杨开一把抓了回来,双手卡住他的脑袋,狠狠一拧。

咔嚓一声脆响,这个人的颈脖直接断裂,身子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丢下这人的尸体,杨开神色冰寒地朝那劫持少女的大汉一步步走了过去,一身真元透体而出,衣衫无风自动,宛若一尊威风凛凛的杀神。

少女嘴巴圈成了一个圆形,惊异地看着杨开,似是没想到这个被她拖下水的少年实力如此强横!

他看起比自己也大不了多少,怎么这么厉害?

她闪烁不已的大眼中已有一层深深的惧意和惊骇。相比较这群追了她好些天的敌人来说,杨开才更象是无恶不作的恶徒,血染满身的侩子手。

他杀起人就象是捏死一只蚂蚁般简单轻松,从始至终那冷峻的神色都未曾变过丝毫,眼睛更是没眨过一次。

人命对他来说轻如鸿毛,根本未被他放在心上。

少女胆战心惊,那个劫持她的大汉何尝不是如此?

他虽然有真元境四层的实力,此刻也是肝胆俱裂,神魂皆冒。自己的几个手下实力他最清楚不过,单对单,他也可以解决,但根本不可能象这个少年这么轻松,这么写意。

“这位朋友,一切都是个误会!”为首的大汉额头上渗出一片